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破之再世炎帝 > 第一卷第四十四章天地有大道

第一卷第四十四章天地有大道

  万籁俱静,一片祥和,一片森林,无边辽阔,清风吹过,一道犹如刀光一般的树浪席卷而开,带着巨大的哗哗声响,迎面拂过,带走片片凋落的树叶。

  “嘭!”

  流光一瞬,一声巨大的肉体相撞的声音,在绿林间响起,一道白衣人影,站在一棵巨树的顶端,身形略有些不稳的左右晃了晃。

  萧炎略微摇了摇头,把脑中的眩晕之感甩出体外,看了看自己现在所站的位置,眉头微微一皱,身形一动,从树顶之上飘落下身来落到地上。

  看着那地上一只巨大的魔兽尸体,萧炎撇撇嘴,这是一只六阶的裂云豹,以速度见长,极为敏捷。

  但不巧,萧炎在这里修炼天绝步,但萧炎却又控制不好速度和方向,因此,这只裂云豹,就运气很不好的被萧炎撞个正着。

  而一只六阶魔兽的肉体强度,又怎么能跟萧炎,这个半帝级别的强者的肉体相比。

  因此,在萧炎那恐怖的肉体之下,再加上天绝步的速度,就凭裂云豹那六阶的肉体,一击之下,就这样被萧炎,以一种极为怪异的方式,直接轰杀。

  萧炎一脸的古怪之色,看了看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裂云豹,略微欠身,做了个抱歉的样子,随后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萧炎离开刘家距今天已经有五天了,五天以来,萧炎一直在向着刘画白告诉他的蛮荒古城行去,说是在那里,萧炎能得到离开南域的方法。

  这让萧炎听的也是感觉有些怪异,不过也没有追问,离开刘家之后,萧炎便是一路向着蛮荒古城的方向走,顺便修炼天绝步。

  可惜,天绝步不愧为人阶斗技,修炼难度,丝毫不低,即便是萧炎,经过这五天的琢磨,依旧可以说是毫无进展。

  天绝步,乃是一套以空间之力,修炼为主的身法斗技,不求速度,但求虚无。

  修炼至大成,可无视空间规则,行于大地,仿若虚无,一切真实,皆为缥缈,瞬息之间行与千里,赶超生死,千年度外,可追幻化,无所能及。

  这天绝步,当真是堪称神奇,就连它当年的主人,天绝上人,也是未能将其完全,领悟透彻。

  天绝步,主要在于对于空间的运用,顺化空间,让空间跟着你走,而不是他挡在你的面前。

  天绝步,共有的三个境界,风动,凌云,御空,每个境界,又分为入门,小成,大成,三个小境界。

  第一个境界,风动,脚底生风,风由脚动,风顺人行,人行步,脚生风,看似人是顺风而行,实则风随人走,将天地大道逆转,化为天地之奇境。

  风动之境,在入门之时,搅动风云,天地纷乱,使人无法感知到使用者的气息走向,极为妙用,乃是借天地之力,化为人之助力,奇妙无穷。

  小成之时,使用起来威力更甚,但不再是像入门之时那般搅乱天地,而是有序的鼓动风云为之助力。

  大成之后,风云策动,气息幻化,天地一般,令得对手无从可查,而当此时,也是天绝步真正开成为始修炼者的助力之时。

  凌云之境,主要以速度为长,步入凌云大境之后,修士各方面的速度,都会急剧暴涨,从整体方面提升修士的实力,这一点,让得萧炎心中火热不已,但可惜,凌云大境,又岂是轻轻松松便成达到的。

  凌云大境,主要追求的是修士在风动之境时对风的掌握力。

  若是修士对风的掌控能力足够强大,那么,以速度上来看,就算是同级别的风属性修士,如若单比速度,也那将完虐对手。

  由此可见,天绝步的修炼,对于每个境界的要求,是有着多高,想要变强,就必须对每一个境界,都掌控自如。

  最后一个,御空大境,此御空,非彼御空,这天绝步的御空之境,最低的要求,便是掌控,空间之力。

  而此掌控,也是与一般的掌控有所不同。

  此种对空间之力的掌控的最低要求,便是需要领悟虚空大道。

  虚空大道,乃是天地之间的万种大道规则之一。

  天地之间,万年恒古,人类一直在追求长生大道和不灭大道,欲望所求,便是恒古长生,天地唯一,也称为:

  永生大道,或者说,天道!

  只可惜,长生大道,何其难,万年恒古,已是最终尽头,长生,不过虚妄。

  长生虽难,但,大道方可,从古至今,虽然没有登临长生大道级别的强者。

  但,天地大道,没有唯一,除了永生大道,各种天地大道无所不有。

  从古至今,不少人类强者,都发现了许多,种类不同的天地大道。

  天地大道,横恒古今,人们作为熟知的,便是有着较强威力的的混沌大道,雷霆大道,云水大道,风之大道,火之大道,光之大道,暗之大道,生之大道,死之大道,亡灵大道等等。

  这其中,以混沌大道,雷霆大道,火之大道,光之大道,这几种大道的攻伐之力最强,位列所有天地大道之前。

  而其中,云水大道,生之大道两种大道的生命之力最强,一般乃是用于辅助之用,也是颇为玄妙。

  当然,其他多种大道也是有着各自的好处,皆是妙用无穷,神异无比。

  大道之用,也是实力本身的一部分,本身大道之力多强,那就要看修炼者所感悟的多少了。

  半天光景悠悠过去,萧炎也是身上略有些凌乱的停了下来,这一上午,萧炎都不知道撞死了多少魔兽,搞得浑身都凌乱无比。

  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纵身一跃,站在一棵通天古树的树顶,看着那从远处席卷而来的一波波树浪。

  萧炎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两臂张开,双目微闭,任凭那风浪迎面而来,从自己身上吹掠而过。

  风浪席过,将萧炎的衣袍吹起,发出阵阵呼呼的风啸之声,萧炎的手指微微岔开,感受着那从指间流走的空气。

  听着耳边的风声,萧炎的双脚,微微挪动,身体微微调整角度,任凭那风,拍打在自己身上,任凭那狂猛的气流,从指间划过。

  衣袍鼓动,发丝乱舞,萧炎紧闭双眼,静静地听着这一切,感受着身周的万物,感受着身上劲风,身体不断左挪右移,改变着自身的位置,好似是在调整着什么。

  片刻之后,萧炎的双眼猛然睁开,右腿向前稍稍跨了半步,只是这个动作看上去,极为古怪,但就在他那只脚顿住的一瞬间,萧炎身形猛地向后一转。

  下一瞬,距离萧炎数百丈的地方,一道白衣身影,缓缓浮现,此人,正是萧炎。

  萧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刚才所站的位置,一道残影,渐渐消失,萧炎一笑,脸上露出一抹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