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兵者 > 871 从没见过这种孙子

871 从没见过这种孙子

  年龄最小的去护送,可以活,因为年龄最小。

  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其他人选择留下,选择牺牲,只是因为他们的年龄更大,活路留给年龄最小的战士。

  这就是共和国的兵,在真正生与死的时候,考虑问题的方式简单直接又粗暴。

  没有谁能决定谁的命运,但命令可以。

  牺牲就在眼前,他们争夺烈士不是为了争夺谁去死,而是去争夺一个自己必须履行的责任,在这个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如果自己的死能够换来身边兄弟的活,一切都值得!

  “煽情呢?都给我滚蛋!”葛震骂道:“你们留下能干什么?拖我后腿吗?本来我能活的,你们留下就是要我死呀。你们记住你们的任务,我记住我的任务,一个萝卜一坑,懂吗?都给我滚蛋!”

  “葛震……”

  徐辉刚交出葛震的名字,就被粗暴打断。

  “滚蛋,别在这拖我后腿,赶紧带着医疗队撤离。我有办法阻挡住他们的同时保证自己活着回去,徐辉,老子跟你们的账还没算完。”

  “我得留下。”徐辉盯着葛震,丝毫不为所动。

  到了这个时候,在可以安全护送医疗队离开的时候,他选择留下跟葛震并肩作战,如果不留下,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给葛震一个人扛着,他徐辉也不是孬种。

  “呼……”葛震摇摇头。

  突然,他拔出手枪冲四名战士扣动扳机。

  “啪!”

  “啪!”

  “啪!”

  “啪!”

  四声枪响,鲜血迸溅而出,三个人肩膀中弹,一个人大腿中弹。

  这是真真正正的开枪,直接让四人受伤,失去战斗力。

  “你——”

  看到这一幕,徐辉瞪圆眼睛,瞳孔中喷出怒火,猛地拔出枪指着葛震的脑袋。

  “你什么你?”葛震笑眯眯的收起枪,迎着徐辉的枪口笑道:“四个人失去战斗力,其中一人大腿受伤,得需要一个人来扶着走。你们撤还是不撤?留下来还有意义吗?”

  听到他的这番话,徐辉放下手枪,面色狰狞,他恨不得一把将葛震撕成两半。

  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从来没见过这种孙子!

  “你T……狠!”徐辉咬牙切齿:“葛震,给我活着,你给我活着……撤!”

  他搀扶起大腿受伤的战士,带着所有人向东面撤去,一边撤,一边牙齿咬的嘎嘣嘎嘣作响,却又努力死死的压制住内心的情绪起伏。

  “队长,葛震他是疯子吗?”伤到大腿的战士苦笑。

  “是个疯子……是个纯爷们的疯子呀!”徐辉怒道:“他以为他是谁?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二中队盖过我们中队?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服,就能确定他们才是狼头旗的真正拥有者?想多了,他想多了!!!”

  脸上是愤怒,眼睛却是红的。

  谁也没有料到葛震会以这种方式让他们离开,直接向自己人开枪。

  四名战士都受伤了,全都是手枪弹头的穿透伤,伤口的位置不致命,也不会留下后遗症,可战斗力却丧失。

  不是都要留下来吗?既然劝说无果,那就直接动粗。

  狂妄自大的疯子,纯爷们式的疯子,葛震才不会让徐辉他们留下呢,而且他清楚这些战士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要跟他并肩战斗。

  他不允许,因为这些战士都可以活,既然都可以活,那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人死。

  葛震很霸道,这就是他的霸道之处。

  “咔擦!”

  看了一眼进入平坦区域的徐辉一行人,他快速拉动枪机,把所有的弹匣掏出来,顺着山头跑,隔一段距离扔下一个。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趴在地上,盯着已经不足五百米的反叛军,拿出剩下的半瓶白酒仰头喝的干干净净。

  “啊!——爽!”

  酱香型白酒最大程度刺激着葛震的喉咙跟胃部,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胸腔燃烧起一团火焰,继而这股火焰顺着血管神经涌动,点燃每一根神经,每一根汗毛。

  战场喝酒,他是第一人;战场喝的酒越多,杀的人越多。

  “啪嗒!”

  看着敌人距离还剩下四百米,葛震点上一根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大口。

  “呼……”惬意的吐出烟雾:“我现在就给你们我的态度,从未改变,从未消失。我是兵者,我是葛震,我是兵者葛震。”

  他的眼睛里闪烁出一抹骄傲的光芒,为他是兵者。

  兵者,为国为民,大英雄!

  “砰!”

  枪声响起,葛震吐出嘴里的香烟,端着步枪对四百多米外的反叛军实施精度狙杀。

  “噗!”

  弹头钻进一名反叛军的身体,将其狠狠惯倒在地。

  “砰!”

  “砰!”

  “砰!”

  “……”

  在这个距离上,他把步枪当成狙击步枪来使用,每一颗子弹干掉一名敌人,打破战场上子弹消耗跟杀敌永远不变的规则。

  “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

  “……”

  反叛军反击,枪声阵阵,无数弹头飞向葛震所处的区域,打的土石迸溅,灰尘扬起。

  “攻击!攻击!!攻击!!!——”葛震端着枪一边横向奔跑狙杀,一边发出高昂的吼声:“兵者无王,胸中无畏——我是兵者葛震!!!吼——”

  战斗打响,葛震变成一头雄狮,变成一头凶兽,变成一架高速运转的战争机器。

  已经不需要营救护送了,没有任何牵挂,没有任何担忧,终于可以放手血战了,而这个时候,就是他不再缚手缚脚彻底放开大杀四方的时候。

  枪声阵阵,激烈无比。

  葛震在小山坡上快速奔跑,不断的打出弹匣里的子弹,当子弹打空之后正好到达下一个点,捡起弹匣撞上继续实施狙击。

  以一个人对抗数千人,葛震纵横在一公里的横面上,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规避,不停的射击。

  远处,徐辉他们转过头望去,看到的是孤独狂傲的身影。

  “可爱的疯子……”

  这是他对葛震的评价,也是所有人对葛震的评价。

  “队长,他会死吗?”战士问道。

  徐辉瞪着眼睛:“速度放快,放快!!!”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因为答案已经在每个人的心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