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疆 > 第九百一十三章 黄金时代

第九百一十三章 黄金时代

  “淳熙十六年的十一月你离开临安,如今已经是绍熙二年的九月,一走就是两年。叶大人,大宋朝廷不欠你什么吧?”昏黄的灯光下,李凤娘的目光虽然被叶青双鬓的白发刺痛了内心深处,但嘴上依然是很强硬。

  几乎是近两年的时间,虽然不至于是物是人非,但如今也不得不承认,当两人再次行走在一起时,当初的那种默契与心有灵犀,在此时此刻却是显得有些遥远。

  叶青两年的时间在南征北战,身上自然而然的多了一丝沧桑跟深沉。

  李凤娘这两年的时间,使自己如今隐隐成为了能够跟,大名鼎鼎的吕雉、武则天相媲美的女人,此时的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之媚俨然已被威严与不可侵犯的高贵所代替。

  站在一起的两人,明显能够感受到,一别两年后的再见,使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即便是如今叶青站在她跟前,但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再像当初那般伸手就能触摸到了。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叶青停下脚步,看着越发显高贵威严的李凤娘,缓缓道:“臣是大宋之臣,不曾有半点儿不臣之心,皇后当年当成笑话听,但臣心里却是很清楚,臣从来没有想过要谋反、要自立。”

  李凤娘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照叶大人的意思,整个北地疆域如今朝廷水泼不进、针插不入,还是朝廷的错了?”

  “自杞、罗甸朝廷插的了手吗?受降书早已经放进了朝廷的手里,可朝廷有任免任何一个官员吗?到底是谁在自杞、罗甸、京西南路、利州路、夔州路、成都府路说了算?是当朝左相,是左相之子韩侂胄说了算,是一个如今为了两浙路合二为一,想要成为两浙路安抚使,想要成为第一权臣的韩家说了算。而北地呢?是朝廷不愿意要,当初收复的北地四路,朝廷唯恐烫手惹来灾祸,深怕若是接手后招来金人的报复,如今这件事儿又怪罪到臣的头上。皇后,不能两头都是朝廷的理,臣就两头都不对。”叶青的眼睛格外的深邃,紧皱着的眉头心事重重,像是藏着无数的心事儿。

  “如今朝廷想要接手,但你叶青连一个淮南东路都不愿意……。”

  “非是臣不愿意,而是这是他们在逼臣去死!我如何能够愿意!”叶青瞬间语气变得急促又凌厉,甚至是带着一股枭雄之势,看着李凤娘冷声质问道:“如今臣倒是想问一句,是皇后想让臣死,还是其他人想要臣的性命!赵汝愚是独自一人勾结金人、夏人围剿我叶青,还是说受了朝廷的指使?抑或是……受了你李凤娘的指使!”

  看着愤怒如同一头雄狮在低吼般的叶青,李凤娘不自觉的微微后退了一步,转而则是脸上露出了一丝浅笑:“原来你叶青也怕死!”

  “想要在朝堂立威,想要在朝堂占有一席之地,想要处置赵汝愚,本宫可以随你处置!但!你叶青必须答应本宫几个条件!”李凤娘有些不敢去对视叶青那愤怒的双眸,同样,也不愿意去看那斑白的两鬓,扭头继续向前迈步道。

  “庆王、崇国公之事免谈。”叶青转身,看着独自向前的李凤娘说道。

  “那你今夜就休想从沂国公府带走赵汝愚!你人如今已经回来了,城外不过三千人,韩诚手里有八千人,加上城内的禁军、殿前司、侍卫司的人,你叶青以为你有赢的把握吗?”李凤娘停步转头,不屑而又高傲的问道。

  “

  皇后不妨试试就知道了!鱼死网破于我根本没用,关山一战我叶青能逃出来,而且还敢回临安,便是有足够的把握从临安全身而退。至于后果,皇后能不能够承担的起,怕是就不一定了!”叶青毫不相让的迎道。

  “你敢!”李凤娘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两个字。

  “李凤娘,要么让我带走赵汝愚,你我相安无事。要么……好,赵汝愚留下,我叶青立刻回京兆府路,拥立庆王!敢不敢不是嘴上说,而是我叶青就敢如此做……!”

  “啪!”的一声,快步冲到叶青跟前的李凤娘,一巴掌打在了叶青的脸上,面对叶青瞬间举起来要还击的手掌,李凤娘却是毫不示弱,甚至是把自己的一边脸庞,向叶青递了过来:“你打啊,我看看你叶青到底敢不敢打女人!”

  “李凤娘,你别欺人太甚!”叶青深深的吸一口气,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缓缓放下了自己的手。

  “我就欺负你叶青了,怎么着?你打我啊!”李凤娘一张风情的脸颊此刻同样是布满了寒霜。

  于是叶青忍无可忍,于是远处的竹叶儿以及左脚,便隐隐约约看到,皇后的身影跟叶青纠缠在了一起,而后像是皇后终于被叶青按倒在了蹲下的大腿上,只见叶青的一只手臂不断的起落,啪啪啪的声音,在宁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的刺耳,甚至还能够听到皇后一开始的喊痛声,在最后变得却是有些让竹叶儿脸红耳热。

  直到叶青都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心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这才放开被他按在大腿上那撅着翘臀的皇后李凤娘:“敢打老子脸,老子就敢打你屁股!”

  李凤娘不得不借助着叶青才能堪堪站起来,臀部火辣辣的痛感,在最后又带着一丝异样的快感,给她一种皮开肉绽的疼痛感觉时,又让她这两年那高贵不可侵犯的皇后面容下,那小女人的一面渐渐展露了出来。

  原本脸上银牙紧咬的愤怒,还没有来的及对着叶青发泄,便被叶青的那句话给气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好在反应及时,立刻忍住了那笑声。

  一时之间李凤娘忘记了追究叶青的大不敬,而叶青也自知自己下手有点儿重,看着那通红、眼中还含着水雾,又倔强、高傲的双眸,默默搀扶着李凤娘的手臂,缓缓背靠着朱红色的宫墙站定。

  一阵的沉默,让两人之间的气氛稍微显得柔和了一些,不像一开始重逢的那一刻,感觉彼此距离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陌生。

  “知道你这两年不容易……。”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而且还竟然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圣上龙体欠安,太上皇又在孤山不问世事,看意思就像是等着最后再出来收拾残局,你一个女人,能够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之上,在官员的心中拥有如此威望,也是辛苦了。”叶青看着无尽的夜空感叹道。

  “庆王、崇国公是你保护自己不被朝廷抛弃的筹码,淮南东路是我无心之失,差些被韩诚算计。”李凤娘一把拽过叶青的胳膊,紧紧的搂在怀里,纤细的手指用力在叶青的胳膊上拧来拧去,以此来回报翘臀被打了那么多下的愤怒。

  叶青也不吭声,也不喊痛,更不躲避,就像是被李凤娘搂在怀里使劲掐的不是他的胳膊,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道:“只要你不负我,我绝不会拥立庆王……。”

  “是我李凤娘不负你,还是朝廷不负你?”李凤娘终于缓缓

  松手,而后不由自主的开始直视那斑白的鬓角。

  “你现在跟朝廷分得开吗?”叶青叹息一声反问道。

  “那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李凤娘缓缓把自己的面颊贴在叶青的肩膀上,喃喃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的,绝不会牵连你的皇太后之梦。”叶青扯了扯嘴角,而后向何宁处招了招手。

  竹叶儿跟左脚愣了愣,而后便飞快的跑了过来,如今这条宫墙外的道路,前前后后都被侍卫司的人封锁的严严实实,所以叶青跟李凤娘相互依靠的情形,也不怕被别人看见。

  “让左雨从沂国公府撤下来吧,至于沂国公,交由皇城司查办。”李凤娘淡淡的说道。

  看着左脚应声行礼离开后,竹叶儿也很乖巧的默默站在了远处,依然把有限的空间留给了两人。

  “左脚改名了,如今叫左蛟,蛟龙的蛟。”李凤娘轻声说道,而后看着叶青的鬓角,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像是怕弄疼了叶青似的,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白的?”

  “大概是从进入关山后吧。”叶青回答道。

  “把家里的几位心疼坏了吧?”李凤娘依旧轻轻的抚摸着,就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身体那般温柔。

  “已经好很多了。”叶青任由李凤娘继续抚摸、审视着那斑白的鬓角。

  “有时候真想有个男人的肩膀让我依靠,两年了,本以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很好做,但谁能够知道,外人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皇后背后,同样是有着诸多的心酸……如果……我是如果,让你留在临安,你愿意吗?”李凤娘问道。

  “大宋朝的江山不管了?”叶青扭头笑问道。

  “现在不是就很好吗?你收复了那么多的失地,如今已经是如同一个藩王。虽然还有一部分的失地没有收复,但……但即便是没有收复那些,也已经让你足够在朝堂之上顶天立地了不是?”李凤娘有些不解的说道。

  “如果有一天,比金人还残暴的鞑靼人大举南下,不单是会抢占那些刚刚被我收复的失地,而且还会势如破竹的渡过长江,兵临镇江、建康、临安等这些繁华要城,而后一个个美丽多姿的城池被铁蹄践踏、摧毁,百姓们民不聊生时,该怎么办?”

  叶青看了一眼不说话,只是依偎着他的肩膀,偶尔会嘴角因为翘臀的痛感抽一丝凉气,微笑着继续说道:“一个先进的文明,若是被一个落后的文明破坏了社会结构,你能想象的出来那样的画面吗?比当年的靖康耻还要残酷……。”

  “你这些年……真的不是为了自己?”李凤娘离开叶青的肩膀,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双鬓斑白的让人心痛的男人。

  “最初是,而后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今日这般地步。”叶青仰头望天,长叹一口气:“若是可以,我倒是希望只做一个禁军都头,或者就是一个普通百姓。”

  “为什么?”李凤娘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看到了什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为何就一定认为,鞑靼人将来必然是我大宋的心头大患?”

  “因为……因为这个时代是马背民族的黄金时代。”叶青低头,不知道该如何跟李凤娘解释,未来的鞑靼人,会成为亡宋的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