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646章弯弯绕绕

第646章弯弯绕绕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正文卷第645章弯弯绕绕第646章弯弯绕绕

  萧锐当下就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骂一句之后,反而怂了?难到这人欠骂?

  盛昌目光闪了闪,做为九星暗卫的首领,他自然知道史前先生原本叫史耀乾,他只是没有想到,李建成会这么厚黑,用这件事把史前先生的话给堵回去:

  “……”都说朝堂之上不要面子死要钱的是虞世基,现在看来得选人了啊!不过也不对啊,李功予之前可以送出了很多挣钱的生意点子给别人。

  难到是因为李建成记仇,当初宇文承基那件事到现在他还没有放下!

  是了,应该是这样了,自己不是早就看出来,李功予是有仇必报的性子。平时不惹他样样都好,惹了之后,能记你一万年……

  宇文士及与萧锐一样蒙哔,控制不住他自己,转头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有诧异,有指责,有愤怒。

  史前先生无奈地对宇文士及张了张嘴,眼下的情况实在没法细说,他最终选择退了两步,垂头而立。

  李建成这时脸上闪过诧异,眼里带着迷惑:

  “这是怎么了?大家的表情怎么这样?”恍然大悟道: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隐约听到那个幕僚先生好像说了什么,好像说什么紧张?可是姐夫有什么难处,如果有的话,尽管说出来,三个臭皮匠顶上个诸葛亮。”

  他说放原时候,往盛昌和萧锐身边靠了两步,手指顺时针往内从几个人的身上划过:

  “我们正好三个人!”

  萧锐有点跟上不变化,觉得李建成说的话似是而非,好像有道理,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但他早就对李建成的拜服,之前在李建成手下学习的时候,被调教得差点跪地下唱征服。

  别说是对上宇文士及了,就是对上他亲爹萧,萧锐也会下意识地帮李建成说话,比如说唐国公府就算发展起来对我们消失,只有利而无害。

  功予哥的为人虽说手段了得,但他有底线,那就是别人不出手害他,他绝对不会为了利益主动伤人,最多就是用他的实力,争取他想要的东西……

  到底是这样的人坐大好,还是遇上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坐大好,反正总要有人成为领头人,我们萧氏的外戚身份上我们没办做大,不然就是灭门大祸,那为什么不选功予哥……

  云云!

  萧开始的时候觉得萧锐长进了,可是后来独自一人翻过来掉过去的品味的时候,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自己儿子送到李建成那里才当了几天学生,就就其人格魅力所影响……

  同时还庆幸,还好辈份在那里,只是大哥,没办成师父,不然弄来这样的师父,自己这个亲爹都得靠边站吧~

  萧锐心里有个问号,但还是第一时间站李建成,心里想着回头问问大哥为什么这件事情要这么办,嘴上道:

  “是啊,宇文都尉,虽说宇文家名声顶胜,可现在毕竟远离都城,此处受范阳卢氏影响甚深。”

  范阳卢在秦始皇时,有大名鼎鼎的五经博士卢敖,天文博士卢生。

  继之西汉初期有燕王卢绾,东汉末被尊称“士之楷模,国之桢韩”之海内儒宗之大儒卢植,就是刘备的那位老师。

  北魏和北齐时期与皇室通婚频繁,在北魏分裂后,战乱频仍,政局动荡,范阳卢氏受到打击,官位不显。

  可哪如此,世家不是白叫的,数百年的底蕴让卢氏依然影响着涿州一地。

  杨广把宇文士及这个女婿放在涿州也是因为心中有顾忌。

  萧锐不是缺心眼,萧当初把杨广陛下派兵遣将的名单列出来,校考他陛下为何这么做的原因时,他是这么答和:

  “应该是涿州出乱的话,陛下便被截在关外,百万大军如果粮草不畅,必然不攻自败。”

  萧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还忘说了一点,如果涿州是杨氏氏族所在的话,陛下未必会让自己的女婿去那里。你看看现今的朝堂之上,可有越过三品的卢姓官员?为何不用,哪到卢氏真的没落到这种程度?只因前朝他们与皇家牵扯太深,又没有在及时改章异铉……”

  萧锐感叹到:

  “到是家祖目光深远!”及时向文帝投诚。

  萧失声笑道:

  “卢氏播誉天下,始于东汉卢植,他以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经学家、文学家、教育家名闻于世。教育家啊,儒家的风骨他们要名啊;可又没有孔氏那么一个老好祖宗,可以让帝王主动示好……,真是的,风骨酸腐得很,那一套都是为了帝王统治,说一套做一套,不然他们早就凋零了。”

  萧家本是皇族,由不战自降,少不得被人诟病,而有闲心诟病的人,想想也知道都是什么人。

  萧锐笑了笑,这事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只看屁股坐在哪个位置上。

  因此,萧锐点出了卢氏,却没有多说卢氏如何,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家又和卢氏没有联姻,到时候引起什么误会,不好理解,再引发口水战的话,真能麻死人。

  卢氏比他们萧氏的人在这方成更擅长,毕竟耍笔杆子是家学渊源。

  想到这里,萧锐的目光看向李建成,暗道:

  “好像李氏商行在涿州这里有生意吧,如此说来,功予大哥和卢氏的人关系不氏吧。”

  李建成感觉到萧锐的目光,给给萧锐使了个眼色,让他老实点:

  “……”这小子,那是什么意思,说出卢氏让宇文士及不方便行事,又怕卢氏听到吞噬到这个消息后,找他麻烦;然后想着找人从中解释?!

  回头得好好教育一下,自己没那个善后的能力就少说话,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李建成自己与卢氏的人也没有打过交道,还是通过郑四夫人的手。

  虽说卢氏与李氏的人也有联姻,但李建成与之说不上什么说不说,李建成也不能与李氏其他的人走得太近。

  杨广的义子,只有孤独寂寞冷,他与李氏的人走得太近了,对双方都不好。

  本来李建成还对郑四夫人说过,可以让利润出来,没想到卢氏只有一个要求

  在不违背道义的情况下,如果卢氏有难,让李建成出手相助,之后卢氏的人就再也没与郑四夫人联系过。

  其意思很明显,不想与李建成走得太近。

  李建成当时就觉得卢氏有高人,把杨广的想法看得很清楚。

  这种情况下,李建成也不可能为萧锐亲自出面打破这个平衡,到是可以暗中带个消息过去。

  萧锐抿了下嘴角,看向宇文士及,他把李建成的目光当成,李建成让他自己闯出来的祸自己解决,以前跟着李建成学习提时候,李建成也经常这么要求他,直到实在解决不了的时候,李建成才会出手。

  宇文士及被萧锐看得脑袋发大,心里暗骂:

  “萧你家的崽子,还没教好就往出放!这么直接挑拨我与卢氏关氏,真的好吗?虽然他说的是真的,可是我爹的那个死杆帝党和我驸马的身份,不说来到涿州,去到别的地方不是一样,会被人防备。

  这里还算好的,没有给我下绊子,不过这也是因为卢氏自己的情况,他们选择韬光养晦以图将来。”

  宇文士及会娶到杨广的女儿不是没有原因的,好脾气地道:

  “的确如此,卢氏诗书传家,我就算想找他们帮忙,他们也有心无力。”看向李建成,我把话都说得这么明了,难到非得让我开口说借银吗?

  难到你心里没有哔数?就算我开口说错钱,这银钱也是有借无还的?

  不对,以李建成的尿性,还有他刚才说话的语气,看来还记恨我们宇文府啊,很可能会让我们写字据。

  难到自己直接说这钱就得他们出,不然就不悬赏?

  到时候李建成去杨广陛下面上说点什么,便成了不做为,办不好差事,到头来逼迫过路的受害都出银子悬赏!!!

  宇文士及脑子里闪过这些,觉得自己的鼻子要歪,深吸了口气:

  “功予,我们借一步说话,可好!”

  盛昌有些同情宇文士及,可他也只能看着皇家的女婿,被皇家的义子欺负,毕竟有钱的是大爷。

  萧锐看向李建成,大有大哥大不了咱就不去,谁让你与宇文家关系不各,别吃亏了。

  李建成看到宇文士及脸上泛红,知道这位好脾气的主儿,都快被萧锐气中风了,忙抬手道:

  “姐夫开口怎么可能不方便,请!”

  盛昌借这个时间拉了一把萧锐,毕竟是皇后的大侄子,真要与宇文士及杠起来,皇后非得头大不可。

  盛昌把萧锐拉到一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你和你表姐夫关系不和?”

  萧锐忙摇头道:

  “哪有,盛大叔,你可别乱说,到时候表姐去姑姑那里一哭,我回家就得被我爹收拾,不就是叫了声宇文都尉,至于嘛。”

  盛昌无奈,因为李建成的关系,萧锐与宇文士及有所疏远,家里的姊妹去宇文士及府上也不像以往那么频繁。

  然后,南阳公主闲来就把这事说给萧皇后听了,萧皇马上把萧叫来问他可是南阳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这个舅舅不快。

  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

  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结果,这事一查就查到了萧锐头上,萧锐觉得特别冤枉:

  “姊妹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而我不是每日跟功予大家哥学嘛,时间有限,再说了平时我也很少去南阳皇姐那里,只是送姐姐妹妹过去的时候,才坐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