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诱获 > 第1299章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第1299章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撒旦为什么带这么多喽啰来这里?

  因为他有一个极大的设想。

  这个设想,就是来完成他的一个梦寐以求的任务。

  这个任务就是他给自己分配的、在他被打落天庭之前就尝试过却失败的。

  打败造物主,自己取而代之,从而坐上天庭那个最高的宝座,统领天上地上的一切。

  可是他的计划变成了黄粱一梦,梦想成空。

  他的野心当然没有自我消失。

  可是,摆在他的面前有一道无比宽阔的障碍。

  这个障碍比天堑还难以渡过。

  这就是天地之隔。

  虽然撒旦的流放之地是空中,但是这个空中和在地上没有什么差别。

  他虽然可以随意到地上行走,却对上天无能为力。

  也就是说,他被从天庭扫地出门,就再也进不去了。

  而造物主是天庭宝座稳坐的主人,先不论撒旦能不能打得过造物主,首先一个前提条件他就办不到。

  为了能和造物主过着,起码你要进到造物主的身边才行吧。

  这个都做不到,遑论战胜造物主?

  就因为这个理由,撒旦即使万分不甘心,也是毫无办法。

  所以,一听说造物主离开天庭,来到世界上的西乃山,他大喜过望。

  立刻召集三山五岳能人异士手下喽啰,争分夺秒杀奔西乃山。

  心中发出恶毒的誓言:我这次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又是在心中一阵仰天大笑,哦哈哈!哈哈哦哦!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到了我老撒的地盘,是虎你给我猫着!是龙你给我盘着,扬眉吐气的时刻来了!

  然而,撒旦虽然动作快如流星赶月,无奈还是晚了一步。

  他最大程度能做的,不过就是很快放了一个马后炮,几乎就是前后脚追了过来。

  可是,那些天使,尤其是那些抓人的天使,个个都是神通广大,一旦行动,就是快逾闪电,眨眼功夫就是万里,该抓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一百个上了黑名单的人全部抓获,而且第一人,就是那个古戳天,已经被审判完毕,明典正刑。

  还好,在那99人被杀之前,撒旦和他的麾下众将赶到行刑现场。

  撒旦的目标,当然也有解救他的99员重将在内,但是,他的首要目标是打败造物主。

  为了实现这个首要目标,99个人都死掉,他也在所不惜。

  别说那99人了,所有的堕落天使和那些追随的人都死光,他都不再眨眼的。

  所以他看到那些押解99人的天使,还要担任保卫任务的天使,都被他的那些劫法场的人给吸引过去,造物主的宝座周围原来人数众多的天使,已经所剩无几,他就觉得时候到了。

  于是,他突然发作,带着最有能力的天使杀向造物主的宝座。

  他们当中有十六位天使长,这些天使长的首徒,还有众多中级天使,以及那些首徒统领的能力高强的众徒弟。

  这个准备,撒旦深具信心。

  虽然一对一和那些保卫造物主的天使相斗不占上风,但是我们现在人多势众!

  一对一打不过,我用人多堆也堆死你们。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却不料,半路杀出一个黑旋风。

  一如既往,撒旦如同看不到无前一号一样,也看不到百里良骝他们乘坐的中型机车。

  这个无前二号的延伸机车自然水平比无前一号更高,那时的功能现在当然都在。

  所以这个黑旋风李逵绝对比真李逵还黑,黑到撒旦这样的超级视力都看不到。

  撒旦一伙的行动绝对是风驰电掣,转眼就到了宝座之前一丈之处。

  撒旦一声怪笑,两只黝黑的前爪悠忽伸了出去,想把造物主的那个宝座抓过来。

  本来还是猪蹄一样大小的前爪,突然之间就变得硕大无比,如同火车头一样,泰山压顶一般横推过去,恰似黑云催城,只是那种黝黑的颜色依然如故。

  看到整个西乃山主峰的山头都被自己的举掌笼罩,撒旦大喜,搞不停留,顺势狠狠地握了下去!

  他这一握之力,他曾经试验过,可以捏爆一个小型星球。

  他到没有过高估计自己,知道造物主的宝座不是凡物,不会毁于他的一捏之力。

  但是,捏扁它顺势活捉造物主还是有可能的。

  即使活捉不成,让他狼狈不堪也不错!

  他想的不错,可惜天不从人愿,当然也不会从他一个堕落天使的愿。

  就在那电闪雷鸣之际,百里良骝驾驶的机车无声无息开到了造物主宝座的空间,致使撒旦的巨掌没有握到造物主的宝座,却正好握在机车上。

  这辆撒旦看都看不到的机车,岂是那样好握的?

  面对撒旦全力握来的掌力,机车的自动系统捕捉到来自外部的压力。

  这个压力无比巨大,前所未有!

  无前一号的防御能力是一种能够自我调整的系统。

  这个功能就是外力越强,它的防御能力也越强。

  不但能够抗拒外来压力,而且还能高于外来压力的一个基数。

  如果和外来压力一样,只是不败而已,哪里能显示它的先进水平?

  于是,机车的自动防御功能和反击能力瞬间被诱发!

  猛然之间,整个机车你大爆炸的方式扩大了自己的体积,而且那个扩展的力量相当于一百吨TNT的当量。

  而这个力量,用二十吨的力量抵御了撒旦的握力,另外的八十吨当量,全部作用在撒旦的手掌上。

  轰然一声,如果炸掉一座山头的响动传开来,把附近正在鏖战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

  这是一声更大的叫声传来。

  人们从来没有听到过!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众人向发出惨叫的地方看去,原来那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堕落天使一方的老大,撒旦。

  只见他高举两只前爪,鲜血淋漓。

  诡异的是,那些鲜血不是红色的,而是纯黑色。

  视力好的人,可以看到,他的两爪,正中的地方,有一个透明的穿孔。

  不知道怎么搞的,他的两爪都被那辆机车给穿透了。

  这个时候,百里良骝的机车已经比原来大了五倍之多,正在威风凛凛地横在造物主的宝座之前。

  不知道是百里良骝故意,还是因为扩大了体型,现在机车已经取消了隐身形态。

  就在那里漂浮在半空,散发着凛凛威压。

  除了机车外,以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踅了过来,道貌岸然地站在机车的上面,绝对飘飘欲仙。

  和他对应的还有一个,却是大天使长麦蔻尔。

  看来他和以诺认识,正在那里进行文人那条酸腐的礼节,又拱手又鞠躬的,也不怕一不留意从车上摔下去。

  百里良骝虽然没有出车,因为机车的特质,虽然接触了隐身模式,外面的人依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除非里面的决策人故意把自己显露给外面的人。

  他虽然出其不意,把对方的老大给搞伤,但是他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全神贯注看着撒旦,以防备他突然发作。

  可是,他显然是多虑了。

  只听到一声尖叫,撒旦摇身一变,化成一股青烟,不知所踪了。

  只留下他的尖叫还在空中飘荡。

  “白特尔!这里都交给你了!”

  白特尔就是智繇的师父,名列第十一位的天使长,虚伪天使。

  可是,这声尖叫还没有落地,又是一声尖叫响起。

  “智繇,这里都交给你了!”

  空气一阵轻微的波动,被撒旦委以重任的虚伪天使也跑了。

  这也不奇怪,他们占上风的时候,撒旦还在现场,他都不会显身,何况现在情况恶化很多?

  看到这种情况,百里良骝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方虽然人多势众,可以两个主要人物临阵逃脱了,群龙无首,再多兵将也不过是一盘散沙,已经不足为虑。

  现在对方就是一个智繇,是自己的隔代徒弟,必要的话,我可以摇唇鼓舌一番,凭老师父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吧。

  再不行,打他一顿,他就老实了。

  师父管教徒弟,天经地义。

  正在想得顺畅,猛然听到那个智繇大吼一声!

  “暗黑行刑队全部出动,无论何人,上至天使长,下至随军异种动物,如果企图临阵逃脱者,立斩无赦!允许你们使用消魂袋。”

  此令一下,所有的堕落天使、各路怪物全都瞬间老实,彻底停止了他们的意图逃跑的蠢蠢欲动。

  包括剩下的那十五位堕落天使长。

  原来从第一代智繇开始,智繇就担任的总司令。

  总司令之下,除了撒旦以外,原则上所有人都必须听从他的指挥。

  但是白特尔是他的师父,所以在表面上也要附从智繇的智慧,实质上智繇却不会管他的。

  当然也不会给智繇制造麻烦。

  为了捍卫总司令的尊严,保证他的指挥得到尊重,令行禁止,在撒旦和师父的大力支持下,他成立了以军法队,因为他们的行动神秘难测,因此就叫作暗黑行刑队,只听智繇一人指挥,指挥令旗所向,那些人二话不说,立刻斩杀。

  尤其是那个消魂袋,专门拘禁灵界生物,进去以后,三分钟之内,灵死魂消,寂灭了然。

  积威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生出反抗之心。

  如此一来,撒旦和白特尔不在了,他们一方在智繇的统领下,不但没有消弱战斗力,反而士气大涨,战斗力成倍提高。

  百里良骝一看这种情况,立刻就意识到,眼前没有什么软柿子可捏了。

  打硬仗他当然不怕,但是能不打还是不要打。

  说不得,就要用师父的名头压一压那个智繇了。

  于是,他解除了机车上不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屏蔽,显露出真容。

  不过,别的人就不用露面了。

  神神秘秘的效果才会更好一些。

  他做好了准备,大叫一声:“前面那个可是贤徒智繇否?还不快来拜见师父,不对,我是你始祖!”

  正在紧张作战略部署的智繇,闻听一愣。

  师父?始祖?难道是家中世代留传的那个会作熟食的老祖的师父?

  如果是那人的话,自然要见一见,看看能不能给我做点好吃的。

  智繇的这个想法,如果让百里良骝知道,估计他得气昏头。

  他这个师父的价值,原来就是满足吃货的食欲。

  智繇既然心中有个愿望,就停止了手头的事务,问道:“你说什么你是师祖,那你有名字吗?报上一个来,让我看看你是真的假的。”

  百里良骝又是一气。

  这小子可真浑!

  竟然让我这个当师父报名过去。

  不过,他要说服智繇,这个时候不能闹僵,就说道:“听着!你师祖我名叫百里良骝!”

  智繇心道,果然对上了!

  看来有吃好东西的可能。

  口中却说:“什么破名字,又臭又长!不过虽然名字很差,你这人还是很幸运,正好对上了,那你就过来吧,我问你几句话,然后你就去该干啥干啥去。”

  百里良骝心道,这个智繇怎么跟野人一样?比我那徒弟智繇差多了。

  于是说道:“你这个劣徒……不是,徒孙……也不是,是劣徒孙,怎么叫师祖过去,你这个徒孙应该过来,听师父我耳提面命。”

  智繇大怒!

  高喝一声:“胡扯!你们给我大军包围,叫你过来,是对你网开一面,救你活命!否则大军压上,玉石俱焚!”

  百里良骝暗骂一句,这个混球,哪里来的自信!

  算了!不跟浑人一般见识,过去就过去,反正自己在机车里,他也没有办法伤到我。

  想到此处,打开天窗,将站在机车上面的麦蔻尔和以诺放了进来。

  百里良骝又是一脚油门,机车嗖的一声,直射出来,停到智繇的面前。

  还是百里良骝一个人跟他对话。

  “我没空跟你浪费时间……

  可是没等他把一句话说完,智繇就大声提要求了。

  “你会做饭吗?会的话赶紧去做!我吃的满意,就可以不杀你!”

  百里良骝气得大骂!

  “你个劣徒!祖师爷我命令你,赶紧投降,保住你等的生命,否则,统统杀光!”

  智繇本来就是要打,一看这个八杆子打不到的师父还摆起师父的架子,要打要杀,勃然大怒。

  眼一立,手一挥,断喝:“全都上!给我杀,先灭了这个假师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