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武霸帝 >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那么刚好?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那么刚好?

  “出来了!出来了!”

  忍隐正考虑着接下来的计划,身旁的族人们突然兴奋喊道。

  前方的泥潭中,突然冒出大量气泡,随后一道泥浪冲天而起!

  泥水四处飞溅,紧接着岸边落下了多道身影,皆是众人所熟悉的。

  “族长!”

  忍隐一眼看到了自家族长,满脸的惊喜,第一时间跑了上去。

  众多隐龙紧跟在后,再次见到族长和六位长老,都欣喜若狂。

  一时间岸边闹哄哄的,顾辰微笑着,带着泥菩萨来到无极霸王龙身边。

  “主人,这家伙是……”

  无极霸王龙见顾辰顺利回来松了口气,看向泥菩萨疑问道。

  “新收的手下,以后就交给你管理了。”顾辰随口回答。

  泥菩萨一时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搞错,让一头坐骑来管理他?

  想当年他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会沦落到眼下这步田地?

  他眼珠子一时滴溜溜转动,士可杀不可辱,他才不愿屈居人下,还是尽快寻找逃跑的机会。

  顾辰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等那边隐龙族的高层说完话。

  隐龙族的族长和长老们必然不会完全相信他的话,需要从忍隐等人那里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忍隐也会如实照说,包括他提议结盟的事。

  至于隐龙族的高层了解一切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这就不是顾辰能够预测的了。

  顾辰阖眼看似进入了修炼状态,泥菩萨目光一阵闪动,悄悄离他远了一些。

  只要重新钻入泥潭,以最快的速度逃跑,对方应该追不上吧?

  泥菩萨想着逃跑计划,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发虚。

  想到对方莫名其妙就破了自己的道术,他对过往引以为傲的本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与担忧。

  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跑,眼下隐龙族的高手都在,不是合适的逃跑时机。

  既然对方都留他一命了,他完全可以静观其变,不用急于一时。

  “糊涂!谁让你联系无妄阁的,你这是想把我隐龙族引上一条不归路!”

  隐龙族族长知道了顾辰的来历,得知为对付作乱的黄金鳄,忍隐竟然擅作主张联系外界,一时是雷霆大怒。

  “族长,那头黄金鳄修为已经步入六乘境界,我尝试暗杀它却失败了,反而惹得它受伤之下失智发狂,惊得大沼泽内的族群纷纷外逃。”

  “族群外逃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若不尽快解决那头黄金鳄,定然会引起外界的注意。而族长你们又不在,若是到时有大能进入沼泽查探,发现了我隐龙族的踪迹,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我才联系无妄阁,若是无妄阁能尽快解决黄金鳄,那危机就能暂时解除。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无妄阁不仅解决了那头黄金鳄,他们的人同样也救了族长你们!”

  忍隐任由族长痛骂了一顿,然后为自己进行辩解,不少族人也为他说话。

  “你在放屁!当我老糊涂了吗?不知道你的真实用意!”

  隐龙族族长吹胡子瞪眼,恨铁不成钢的道:“当年你出外历练,加入了那个组织,认识了那个家伙,而那个家伙又与夜无念交情匪浅。若老夫没猜错,夜无念也是那个组织的人!”

  “他们处心积虑想拉我隐龙族下水,可老夫清楚,他们不过是一群亡命之徒,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

  “当年你受他们蛊惑,回到族里后就向老夫提建议,被老夫狠狠教训了一顿才消停,但老夫知道,你从未放弃过那个想法。”

  “这次老夫和诸位长老出了意外,你不想着好好照顾族人们,竟然还自作主张的把那些人给带进来了!”

  “那头黄金鳄你真解决不了吗?就算你一个人不行,联合众多族人,想解决根本不是问题!”

  “你之所以留着它,就是想借机和那个组织建立合作关系,把隐龙族和他们捆绑上!这样一来,即便老夫等人侥幸回来了,木已成舟,也不得不按你说的办!”

  “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泄密的风险?万一隐龙族还在世,就隐居在荒古大沼泽的消息传了出去,你可知会为我们带来多大的风险?又有多少族人,要因为你愚蠢的想法而失去性命!”

  隐龙族族长破口大骂,周围的长老们则警惕的施术,防止远处的顾辰几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忍隐心思被戳穿,脸上露出惭愧之色,咬牙道:“按理说不会泄密的,夜无念保证过,执行任务的无妄阁杀手不会知晓内情。我们本来也不打算和这些杀手接触,全程他们都不会知晓我们的存在。”

  “可结果呢?”

  啪!

  隐龙族族长直接扇了他一巴掌。“两名族人被抓!那人已经知晓了我们的存在,甚至还救了我们一命,现在要老夫怎么办?恩将仇报杀了他吗?就算杀了他,事情也不会就此结束,你已经引狼入室,夜无念会让你还债,那个组织更不会善罢甘休!”

  忍隐咬紧嘴唇,眸光一狠,坚定的道:“既已如此,不若我们就和他们合作,隐龙族藏匿在这沼泽之中不见天日已经太多年了!”

  他这话早已憋在心里许久,此时不顾代价说了出来,哪怕知道会惹得老族长更加生气。

  “你这臭小鬼,非气死老夫不可!你以为你有几分天赋,老夫就不会杀你了吗?你已经犯了族规!”

  隐龙族族长果然更愤怒了,就要揍忍隐,被旁边的长老们赶忙拦了下来。

  “族长,忍娃也是为了族群的未来着想,你先消消火。”

  “眼下重要的是怎么应付那个人,千万别让人看了笑话,甚至猜到我们的情况。”

  长老们一阵苦劝,族长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在这里对忍隐大打出手的话的确不妥,得先想好如何处置那个救命恩人。

  “你说那个人并不知晓你与夜无念的关系,是这样吗?”

  隐龙族族长寻思着,询问忍隐。

  “应该不知道。若他是夜无念的人,不会不自报身份,还多此一举的谈什么结盟。”忍隐赶忙回答道。

  “那就奇怪了,他怎么那么刚好与那个组织有同样的想法?他还有一头霸王龙,据我所知世上的霸王龙已经不剩多少了,这人大有古怪!”

  隐龙族族长眉头紧皱,感觉对方是一个很大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