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缔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三书六礼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三书六礼

  

  寻常百姓家的婚嫁都有着非常繁琐的步骤,这是古人对婚姻的尊重,同时也预示着对一个新的家庭出现的庆祝,自然需要用最繁琐的礼节加以“包装”。

  这一点即便是在后世也没有改变,只不过古人更加繁琐而已。

  正常的婚姻礼仪必须要有“三书六礼”若是少一样都是对双方家庭极大的不尊重,这不是影响两人之间感情的问题,甚至会演变成俩个家族之间的仇视。

  “三书”指在“六礼”过程中所用的文书,包括聘书、礼书和迎书,而“六礼”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个结婚过程,“六礼”即六个礼法,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

  大宋的公主出嫁虽然隆重异常,但却也要遵守这一古老的传统婚俗,否则便会被天下人取笑,当然负责主持婚礼的礼部侍郎晏殊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同样身为司仪的蔡伯俙也不会。

  公主的婚礼过程只会比寻常百姓家的过程冗长的多,两人虽然主持婚礼,但所有步骤和计划都要交给赵祯过目,之后才能开始实施。

  赵祯坐在御花园的避风亭中,神都城迎来了初冬的第一场雪,瑞雪兆丰年,这是相当不错的吉兆,也让神都城的人们称赞公主出嫁遇到了瑞雪,端是好福气。

  赵祯正在看各部官员的上疏,和后世相同,BOSS的女儿结婚,你难道能装作熟视无睹?虽然大宋的规矩没有让朝臣们掏份子钱,但你最少应该上疏皇帝,写一写恭祝之言。

  这些也正是赵祯在看的,不光要看,而且要从中挑选出一些写的好的给予赏赐,没错,在这个时代极少有份子钱,大多是主家赏赐,赵祯作为皇帝,富有四海,岂能不打赏官员,否则便显得天家小气。

  而在赵祯的身旁,一国之母,大宋的中宫皇后王语嫣也在帮忙,虽然后宫不能干政,但这是灵儿的尚嫁,身为嫡母的王语嫣自然有参与其中操办的权利。

  三才在月亮门瞧见了晏殊和蔡伯俙两人,老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些,他知道两人前来定然是因为礼部的章程已经拟好了:“二位这是来送章程给官家御览的?”

  晏殊上拱了拱手道:“正是,不知陛下……”

  三才拱手回礼道:“官家正在避风亭中批阅朝臣们的奏疏,都是些恭贺之言,娘娘也在其侧。”

  蔡伯俙点了点头:“甚好,这便一并送与帝后同览,大官带个路呗!”

  三才笑着挥了挥拂尘:“你这小子,还欠我三顿上好的酒席,这就忘了?”

  蔡伯俙拱手作揖道:“不敢,不敢,待公主尚嫁之后,便请大官和夫人去燕归楼!”

  虽然对自己客气,但晏殊明显感觉得三才和蔡伯俙之间关系可比自己亲密的多,他和三才认识的时间也不断,但三才绝不会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不过晏殊并不会计较,他的身份和蔡伯俙不一样,身为文臣自然是少和内侍接触的好,但外戚是天家的亲戚,和外戚关系好却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换做是自己,怕是很快就会被台谏院盯上了。

  避风亭的作用就是在冬天阻挡寒风的同时还能看到御花园的景致,这座大宋的皇家园林经过数次扩建规模已经相当惊人了。

  温泉灌溉的御花园在寒冬瑞雪之中体现了别样之美,仿佛枯萎和盛放同时存在,意境相当不错,而这也是赵祯偶尔选择在这里办公的原因。

  三才领着蔡伯俙和晏殊抵达,对两人示意一下便进去通报,而赵祯透过玻璃瞧见两人之后,便挥手让他们进去,显然三才不过是想走个样子而已。

  避风亭事实上已经不是原本的样子,大了很多,也证明玻璃技术成熟了很多,一眼温泉就这样从地底下冒出来,在鹅卵石的小池子里咕噜咕噜的沸腾着,于是整个房间都温暖了。

  蔡伯俙和晏殊两人上前恭敬的对赵祯与王语嫣这对大宋的天家帝后行礼道:“臣等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赵祯笑着摆了摆手:“都是老伙计了,无需如此客套,你们两人难道和朕以及语嫣如此见外吗?”

  “臣等不敢!”

  赵祯知道他们的意思,也不强求,有的时候强求反而不好,最少晏殊不在的时候,蔡伯俙不会如此中规中矩的模样。

  晏殊上前一步把手中的章程交给三才道:“启奏陛下,明日便要,纳采……”

  “无需面面俱到,只需把章程大致说一遍即可。”

  赵祯发话了,蔡伯俙也就接着话头道:“此次公主大婚,以纳采始,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同牢,见舅姑,盥馈舅姑,婚会,妇人礼会,飨丈夫送者,以飨妇人送者为终。”

  这便是已经很清楚了,接着赵祯让蔡伯俙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然后便结束,因为这些都是由使者完成,也就是晏殊要做的事情。

  赵祯望着两人道:“这些你们自己清楚就好,该办的事不可有差错,否则便是朕不罚你们,灵儿也要好生折腾一番。”

  这倒是实话,两人点头应到:“官家放心,臣等已经尽心竭力,不敢差池!”

  “灵儿尚嫁的事情说完了,朕和你们聊聊别的事情……”

  王语嫣自觉的起身离开,她虽然也能在边上听听,但却遵守后宫不得干政的铁律,除非万不得已之下,她是绝不会违反的。

  待王语嫣走后,赵祯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甩出一本奏疏道:“这是广州市舶司的专折秘奏!朕本打算南巡直下广州,可现在看来是等不及了,晏殊,朕任你为刑部侍郎,如今富弼为尚书,除了这种事情,富弼去不得,你却要速速前往,朕倒要看看广州是不是天高皇帝远,是不是化外之地!”

  蔡伯俙看过奏疏之后便脸色大变,而晏殊亦是非常难看,因为广州市舶司居然有人擅自调遣运往海外的货物,这些货物是大宋通商的商品,但却消失在市舶司的码头,更有甚者,停靠在码头的福建水师战船丢失了火炮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