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缔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错必改,法必变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错必改,法必变

  在三才的带领下,赵祯绕着宫墙便开始散步,这是漫无目的的游荡,只是不想回宫,今夜该去王语嫣的宫中就寝,但实在是不想去,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萧挞里的事情和她说。

  和自己的正宫皇后说,朕在辽朝被萧挞里下药了,留下子嗣了……这话说不出口啊!

  三才此刻也能感受到赵祯的心情,这位跟随赵祯半辈子的内侍是他的忠仆,只要赵祯不发话,他绝对不会泄漏半个字,但他也不知如何开解皇帝。

  只能时不时的回头查看赵祯的表亲,最后在挨上赵祯一脚后讪讪的回头谄笑道:“官家,既然都到了这个时候,当告诉皇后娘娘,毕竟是天家血脉,娘娘应有护佑之职,再说,这事情瞒也瞒不住,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好嘞!”

  赵祯当然知道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好,无奈的笑了笑:“你说的也是,朕是着了道,但总觉得这事号说不好听,难免让皇后心中委屈。”

  三才望着赵祯好一会,最后开口道:“官家,您是否是真的喜欢那辽朝娘子?”三才是什么人?是赵祯的贴身内侍,许都事情连王语嫣都不知道他却知晓。

  更别说猜测赵祯的心思了,整个皇宫,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整个大宋都没人比他跟了解赵祯的心思。

  赵祯虽然不想承认,但却依旧点头道:“萧挞里深入朕心矣!然其毕竟是耶律宗真之后,亦是朕之弟媳,此番之后…………”

  “陛下思虑如此作甚?”

  三才惊讶的反问道:“您是天下之主,若是攻伐辽朝之后,便也是契丹人之君,便是临幸又如何?至于圣人那里,更是好说项,帝王临幸者妇人亦可,何况地位如此遵崇之萧挞里?圣人绝不会恼怒,然官家万万要以圣人为尊,如此方能御内……”

  赵祯望着三才,还别说,别这货说的确实有道理:“你这阉货倒是看得清楚啊!”

  三才难得的露出腼腆表情:“官家这话说的,奴婢的家中也是有妻妾的…………”

  赵祯摸了摸脑门,还真是把这件事忘了,别看三才是个阉货,但他家中却是极为“安定祥和”的,别的事情不好说,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但在家中夫妻之间的感情却是极好的。

  别的内侍都去内侍省的小厨房吃饭,他倒好,总是能带着家中的吃食让人眼馋,赵祯看过几次,什么千层饼,月饼,乳饼,菜饼,糖饼,芙蓉饼一周七天每日都不带重样。

  尤其是芋头做的“酥黄独”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完全不输与蔡记的大厨和宫中的御厨,别说是赵祯,便是后宫的妃嫔都时常邀她李氏进宫来,说是找人家闲话,可最后还是冲着糕饼去的!

  三才家的李氏也知道,每次都是大大小小的箱笼往宫中送,惹得内侍省的官员叫苦不迭,因为每一样都是要检查的,无形中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不是?

  不过以三才在宫中的地位,还真没人敢在明面上抱怨…………

  赵祯在晚上一五一十的把话和王语嫣说清楚,果然如三才所说,并没有任何波澜,甚至王语嫣还觉得他“厉害”。

  但她得知萧挞里很有可能怀有天家的子嗣后,便大半夜的命三才准备东西。

  准备的都是大宋皇宫中孕妇常用的东西以及补药之类,对于王语嫣来说,萧挞里不重要,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最为重要,无论如何也是大宋的天家骨肉,若是有个闪失,罪责都将在她这位中宫皇后身上。

  随着年纪的增长,王语嫣越来越担心自己做的不好,担心“下去”了之后无法面对大宋的列祖列宗,她是个商贾之女,是大宋历代皇后之中出身最卑微的,所以她才努力的最好皇后的本职。

  生怕有一点不对玷污了皇后的宝座,也玷污了赵祯的圣明,对她来说,赵祯实在是太完美了,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赵祯,配不上皇后的身份。

  年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担忧,可现在上了岁数,心中的担忧愈发的厉害了。

  赵祯这一夜过的相当补充,心中的事情被放下了,睡觉都变得踏实,至于变法改制一事,在他心中还真没有面对王语嫣要困难。

  天光微亮的时候,宫中四角的巨大报时铜钟便被敲响,晨钟暮鼓已经是大宋皇宫向整个神都城宣告一天到来与结束。

  朝臣们在上朝的时候便瞧见太子身穿朝服在边上大声念叨着什么,仔细一听大惊失色。

  “…………助军旅之费,每岁以绢二十万匹、银一十万两,更不差使臣专往北朝…………沿边州军,各守疆界,两地人户,不得交侵。或有盗贼逋逃,彼此无令停匿。”

  围观的朝臣越来越多,赵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至于陇亩稼穑,南北勿纵惊骚…………淘壕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创筑城隍,开拔河道。…………于宗庙社稷,子孙共守,传之无穷,有渝此盟,不克享国。昭昭天监,当共殛之。”

  赵旭朗读着,朝臣在边上站着,无人敢向前一步,实在是被这一大胆的“行为艺术”惊呆了。

  澶渊之盟最终被定下“城下之盟”的调子,也是宗真皇帝东封西祀的诱因,为了保全面子和帝王的尊严,不得不这么做。

  算得上是大宋的耻辱,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却不敢对外提起一个字,尤其是现在,大宋国力鼎盛之时,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出现。

  可太子却在大庭广众下,朗朗而读之,岂不是打了他皇爷爷的脸,也打了他父皇的脸?

  作为平章事的范仲淹几次想开口打断,可嗓子都快咳破了,太子赵旭也是完全不理会,直到整篇读完,继而有读了一遍《大辽誓书》后这才住口。

  当朝臣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时,他却整理一下身上的朝臣,列于文官之前向乾宇殿走去,完全没有一丝窘迫,也没有一丝慌张。

  仿佛他刚刚读的是圣人之言,先贤之语一般。

  但在他身后的朝臣却炸开了锅,一路上议论纷纷,连带殿中御史也跟着加入到讨论的队伍之中。

  不过待上朝之后,赵祯从后殿转来,出现在御座之时,有些人已经明白了太子为何如此作为,这定然是官家指使,同时也告诉朝臣,祖宗的错也是错,既然是错就要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