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缔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秋夜一“春风”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秋夜一“春风”

  秋夜的草原已经出现了一丝寒意,夏天刚过,这一丝凉秋之意给人非常舒服的感觉,而赵祯此时正在上打着翻滚,原因无他舒服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漂浮在云朵之上,整个人都快飞升了,但相伴而来的还有口干舌燥,有点想喝水,但看见水又不是那么的渴,赵祯自己说不出来,反正奇怪的。

  三才带着惊诧的眼神走了进来,明辽朝太皇太后设宴,一来是庆祝这次围猎的收获,二来是祭拜先祖,三来便是为官家送行,按理说在这个档口克鲁就不应该带人来参见,这不和辽朝国礼,更不符合大宋国礼。

  “官家,那克鲁领着一个人来,说您一定希望见到他。”

  赵祯趴在锦榻上,有些心烦意乱的说道:“什么人?朕不见!居辽朝岂能会见外邦官员?”

  三才无奈的说道:“他说是辽朝太皇太后的旨意,您无论如何也要见一见……只不过奴婢觉得他有些蹊跷,浑上下罩在黑袍之中,看不清模样……”

  被三才一说,还真的勾起赵祯的兴趣,灌了一大口凉水:“让他进来,朕倒要瞧瞧是什么人能受到萧挞里如此照顾,莫不是张俭?不应该啊!这老货可以毫无顾忌的前来朕的宫帐,说是对弈其实不过是话而已嘞!领进来瞧瞧……”

  三才应下,但迟迟挪不动脚步,望着赵祯小心的问到:“官家您这是怎么了?为何面红耳赤?”

  赵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稍稍有些发烫,微微皱眉道:“应是无事的,可能今天吃的东西有些气血旺盛,大补了些,朕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

  三才尴尬的笑了笑,今天官家是吃了不少的大补之物,虎鞭,熊胆对于自己来说无用,可在官家这里却是龙虎精壮的很!

  这是不是补得有点过了?三才小声道:“您若是上火,奴婢这就去给您弄一碗去火的凉茶来……”

  他哪里知道这是辽朝秘药的作用,他认为今天官家吃的喝的自己也吃喝了,一点问题也没有,应该不是投毒,否则早已发作了,看来还真的是上火。

  赵祯点了点头:“是该去去火了,速去速回,莫要耽搁!”

  三才应声而去,顺便对门口的克鲁传话:“大宋皇帝召见!”

  走的时候瞧见黑袍之人微微颤抖,三才还忍不住在心中念叨一句,这辽人还真是胆小,听说要见大宋皇帝居然打起摆子来,怕是早已被官家的威名给震慑住了。

  而黑袍中的萧挞里哪里是被镇住了,而是银牙紧咬,心中一阵慌张又是说不出来的激动,跟随克鲁进入帐中,暖意浓浓让她的心也跟着dàng)漾起来。

  这种感觉很难受,就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上爬来爬去,轻轻的,痒痒的,当她从兜帽中瞧见赵祯的时候,恨不得扑上去生吞了他!

  辽朝秘药的厉害就在于此,对女人要远比对男人有效的多!

  克鲁看着萧挞里脱下兜帽后,便悄然离去,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该消失了,并且不能让任何人靠近,即便是大宋的内侍也不行,而那些大宋的侍卫早已被信心满满的大宋皇帝给赶走了。

  宫帐之中静悄悄,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赵祯和萧挞里两人的呼吸声,声音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有节奏。

  三才正端着一碗凉茶上前,这东西大宋使团中有的是,只不过当他回来的时候便发觉了不对劲,宫帐外围一个人也没有,为了保障赵祯的安全,辽朝和大宋都派遣了护卫在宫帐群中,大宋的护卫是充当门面用的,辽朝的护卫才是真正的主力,这不得不说是个笑话。

  但眼下却完全不同,辽朝的护卫根本就没有,这是决不可能出现的况!

  唯一能充作一道屏障的也只有萧挞里的贴老内侍克鲁,对于这个同行,三才是极为不满的,这家伙完全不顾官家的安危啊!

  “营中怎生空无一人?我大宋官家的护卫在何处?”三才忍不住上前质问,而克鲁却笑道:“放心,此刻你大宋皇帝比什么时候都安全!绝不会有人靠近一步,当然也包括你大宋的侍卫。”

  三才定然是不相信的,但瞧着他笃定的模样三才还是不得不承认在这里克鲁说的话比自己的好使,毕竟人家是辽朝太皇太后的跟班。

  三才再次开口,这一次他的声音非常坚定:“我要进去瞧一眼!”只有瞧见才能确定官家无事,这是最基本的确认。

  克鲁笑眯眯的看着三才:“真的要看?”

  “要看!”

  “那就自己去瞧!”

  说完克鲁撩起宫帐的帘门,三才探头进去还未看见内里,便迅速的把头缩回来,他听到了不该听的声音,靡靡之音,整个宫帐意盎然,让他这个内侍都有些受不了,那声音大的,若不是宫帐的隔音效果不错,怕是外面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官家真是龙虎精壮啊!吃了那么多的大补之药,今夜定然是“一展雄风”。

  看了看自己碗中的凉茶,三才苦笑着说道:“看来是不需这东西了,也罢,待会送与官家解渴也好。只不过你辽朝太皇太后想的真周到,连这种事…………”

  “放肆!”

  “不说了……”

  三才只觉得辽人风气开放,连赵祯上火这种事都预料到了,难怪那女子一黑袍,难怪她到了宫帐面前要颤抖,不过也不知这女子是从何处找来的,一般的风尘女子可不妥帖嘞!

  克鲁现在以极大的努力憋住心中的怒火,这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三才便问了许多不该问的问题,但自己又不好说话。

  “你辽朝找来的女子可有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

  “不干净呗!”

  “你!”

  “怎么,难道你辽朝宫中的御药院没有妇人科!”

  “自然清白!”

  三才“哦”了一声又道:“不会要我大宋皇帝招她入宫吧?万万不可!”

  “不用!”

  三才点了点头再道:“你辽朝可有秘药?我这有一副,吃下去后保管不会留下后患!”

  “走开!”

  三才耸了耸肩:“有就有呗!只不过担心你辽朝宫中的不行,好心当作驴肝肺!”

  诸如此类的问题便数不胜数,克鲁以极大的克制忍住,免得自己把眼前这个杀才的头给拧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