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缔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现世报来了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现世报来了

  大军吃饱喝足,休整三日,这三天时间,宋军恢复的那叫一个好,城中的辽军已经被吓破了胆,二十万的契丹精锐组成的大军围剿八万武烈军,最终的接过居然是拖着十万人左右狼狈而回。

  这样的差距让他们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此战宋人损失不过半数,而大辽虽也是半数,可一个是十万人,一个是八万人,如何相提并论?

  原本在辽人的心中,宋军的战力即便再彪悍也无法与辽军抗衡,多是倚仗军械之利,只要辽军的数量足够便可打破这种强势,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若不是武卫六万大军袭击辽军本阵,全歼武烈军乃是妥妥的。

  但眼下的问题就在于固守的武烈军所坚持的时间,对于辽军来说实在是太长了一点,这六天的时间乃是辽二十万大军如车轮阵一般轮番的上,即便如此也未拿下宋军。

  而这宝贵的六天时间里,大宋的援军却已经赶到了辽军的后方,如此怎能不让辽人胆寒?

  最要命的是大宋的援军抵达后,里外夹击,居然使得辽军气势溃散,奔走而逃,最后被宋军一路紧追,吃下了近三万人,这样算下来便着实让辽人恐惧了。

  眼下也只能固守城池不出,谨防宋人攻城,说不得还有一番苦战,但辽军主将耶律裴却并不担心,瞧着手下的将官颇为担忧,他摆了摆手道:“宋人不会攻城的,若是宋人真的北伐中京道,咱们这北安州的州城还不早已被砲石砸的遍体鳞伤?宋人也不会只在城外徘徊不前了。”

  军中的将官一听也是这个道理,看来宋军只是为了那些叛军而来,叛军南归,他们也要南归的。

  三天时间,宋军只是在城外驻扎,却没有丝毫攻城的迹象,连城外的树林都没有人砍伐,如何造攻城之械?这段时间只需加强守备,待宋人退走便好。

  耶律裴望着他们笑了笑:“诸位莫要气馁,眼下咱们也杀敌数万不是?这些不都是咱们的军功吗?派人记下,也好早日奏报上京城。”

  没有斥责,还有军功,这让在座的将官面露喜色,而另一个消息则是让他们更加放心,因为城外密密麻麻的宋军开拔了…………

  刘振望着近在眼前的兴化城咂了咂嘴:“端是可惜,若是能拿下这州城,那军功可就大了去了!”

  马翎也跟着点头,一副知我者刘振也的模样:“可不是?东线的刘平王铁鞭两人可是攻城拔寨杀的不亦乐乎,咱们掩护义军生里来死里去的,却也没有他们的军功大嘞!”

  黄德仁和张凌醒同时冷哼的望向他们,黄德仁嗤笑着说道:“莫不是做梦还没醒?没有官家的旨意,你还想攻城拔寨?军中的法度还要不要了?出了事谁能来给咱们收拾?”

  两位将军勾肩搭背,完全不理会身后的行军司马,微微撇嘴异口同声的道了一句:“酸儒。”

  声音虽然低,但却让身后的两人听的清楚,黄德仁怒道:“官家旨意在前,护佑义军南归,武卫军援武烈军之围,如今义军南下了,武烈军也被救出重围,老夫让你们追杀至兴化城下已经是放手许多了,怎么?两位将军还不南归?!”

  刘振悻悻然的说道:“万一官家让我等出兵中京道呢?”

  “哈……”王德仁笑了一声,望了一眼张凌醒道:“若是官家下旨,老夫这就给你跪下叫大人!”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张凌醒怒道:“老匹夫,羞煞我也!”

  刘振和马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武卫既然接到的旨意是来援助武烈军,那就不可能北伐中京道,否则早已攻城而不是在这里听黄德仁调侃了。

  两人对视一眼,无奈的说道:“传令下去,整军开拔,不得有误,若有延慢者,军法处置!”

  随着两位主将下令,武烈军和武卫军的将士便开始行动起来,伤兵自然先走一步,向南而归,车马之类的当然是要让给他们的,而这也是辽人所看到的景象,显然,宋军这是要撤走了。

  来得快,去的也快,只消半日的功夫,十万人的大军便在兴化城外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这个时候,辽军才松了一口气,但耶律裴却命众将士不得松懈,万一宋人杀将回来便不好了。

  但过了三日仍不见宋军踪影,这时候,兴化城才恢复正常,而辽军也开始了庆贺,他们粗略的算了下,杀敌约有四万多人,于是便凑了个整数五万,反正这些军功没办法实查,有本事你去宋军那数人头去。

  对于死去的士兵,耶律裴是不在意的,眼下拢络犒赏活着的契丹勇士才最为重要,于是他便把这五万军功全部记在了眼下的大军身上,一时间兴化城的将士们欢呼雀跃,宰杀牛羊烤肉吃,围着篝火把酒喝…………

  这一战,辽军的伤亡也是惨重的,更何况他们被宋人一路追杀到兴化城,也需要放松休整一下。

  但和他们不同的是,武卫军,武烈军两军却在向大宋国境而去,他们的气氛是悲伤的,尤其是武烈军,牺牲了一半的袍泽,剩下的将士们个个带伤,连行军司马张凌醒都被砍去了右手。

  虽然回朝之后的奖励让他们一时高兴,可在漫长的行军途中却是每每想起往日的袍泽,他们或是亲友,或是同乡,更是军中的兄弟。

  大军已经到了北安州的兴化城外,为何就不攻城而上?许多人心中憋着一团火,委屈又愤怒的火焰,若不是张凌醒每日在军中来回巡视,那些忍受不了的将士极可能发生营啸。

  即便如此,每次他巡视完回来,都是眼角湿润的,刘振长叹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无声的安慰。

  马蹄声响起,这在夜晚的军营外是不可能出现的,久经沙场的刘振从声音上便能知晓是多少人马,十来个人的骑兵而已。

  果然,当他出帐之后,看到的是十五个骑兵,他们站在行辕之中却不前进一步,一个人踮着脚快步的上前,用尖细的声音道:“你可是忠武将军刘振?腰牌。”

  说完他先亮了腰牌,借着月光和营中闪烁的火光,刘振看到的是御前二字,而一旁的张凌醒接过对照了一下,确认这是真的,那这个人显然便是官家的御前内侍,连忙掏出怀中带着体温的腰牌道:“内官请看。”

  “官家有旨,命尔等在此等候援军,与武卫军一同北伐中京道不得有误!”

  张凌醒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把那内侍吓了一跳道:“这些黄司马要向将军您还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