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宋缔 > 第一百二十九章蔡伯俙的商业帝国

第一百二十九章蔡伯俙的商业帝国

  在阴冷的天气里对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涮肥羊肉片这是一种多美美妙的感觉?芝麻酱配合着茱萸让人欲罢不能,王语嫣嘻哈嘻哈的用小嘴抽吸着空气,茱萸的辛辣让她有些受不了,赵祯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四川人。

  眼前的茱萸虽然颜色也是红红的,可赵祯却对它并不感冒,习惯辣椒的味道后很难接受它混合着苦涩的辛辣,这是辣椒还没传入中国前辣味的主要来源,川陕四路的百姓都喜欢这东西。

  这也是三才搜肠刮肚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但赵祯对茱萸的了解完全停留在唐代诗人王维的诗句中“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现在本应佩戴在头上的茱萸变成了碗中的调料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王语嫣看着太子的小脸上堆满了郁闷莫名其妙的问道:“是这羊肉不合胃口?要不要来点别的?”

  “这茱萸中的苦味我可受不了,你怎么还能吃的这么爽利?”

  赵祯发现王语嫣并不是怕辣,反而是很喜欢茱萸的辣味,虽然嘴中不断的吸气,可是筷子却根本停不下来,难怪呢,川妹子什么时候怕过辣?

  “一点苦味算得了什么,难道殿下不觉得苦味过后就是辛辣的香味,我娘曾经说过苦尽甘来……可她却未等到那天……”

  赵祯郁闷的想撞墙,这小妞吃着茱萸也能回忆起她的母亲,但凡提起就是一副凄凄切切的模样让人看着怜惜,可这对自己来说却是折磨,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勾人!

  王语嫣奇怪的看着太子,刚刚还是一副嫌弃的模样怎么现在突然吃的那么起劲?只有赵祯自己知道,茱萸中的微微苦涩能帮他去除心中升起的杂念。

  赵祯打定注意这两天不出东宫了,当他看着王语嫣高兴的出门去她的碧雅轩后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自己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太子,岂能被困在东宫之中?再说赵元俨要蠢成什么样才会对自己下手!

  在摇椅上伸了个懒腰高声叫道:“三才让彭七备车,孤要出门!”

  随着太子的话音刚落,整个东宫开始热闹起来,殿下终于恢复往日的活脱了,自从殿下下了朝会到东宫后这两天就没一点活力,像是霜打了茄子似得,动也不想动天天躺在摇椅上晃悠,仿佛心中充满了心事,连彭七留宿在外都不责罚。

  “彭七,你说现在是不是该把传国玺献给官家了?再这么藏着掖着的孤心中就像是扎了一根刺似得难受!”赵祯把头从车厢中探出,在彭七的背后小声说着。

  “这种大事您问俺干嘛?俺只不过是……”

  “少装蒜,你在孤面前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说说你的想法。”

  “俺觉得您还是问问陈大官,这玉玺现在是烫手的山芋,给陈大官反而是最好的,可这样一来殿下的功劳怕是没有了。”

  赵祯摸着下巴考虑彭七的建议,他的话就是在提醒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要献上玉玺只能交给陈琳,但这样一来自己的功劳就没有了。

  看着彭七憨厚的样子赵祯嘿嘿的笑道:“你这憨货倒是面带猪像兴中嘹亮!孤的功劳岂能让别人摘了果子,还是等些时日吧,总要有个契机才能顺理成章的献上玉玺,这也算是祥瑞。”

  “殿下英明!咱们这是往哪去?”

  “去南门大街,孤倒是要看看蔡伯俙这段时间把蔡记经营的如何了!”

  蔡伯俙早就叫人递来了话,说是蔡记现在如日中天,自己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去看看,赵祯觉得好笑,一个才刚刚进入餐饮刚也没多久的蔡记,能有多大的能耐?后世的麦当劳肯德基什么的才叫真正的厉害。

  等到了南门大街赵祯才真的意识到在古代资本变得更加可怕,蔡记现在已经成了资本大鳄,不断的投资其他的产业,柴薪木炭,生猪羊肉,甚至还包括被蜀商垄断的蜀锦,新兴产业也不少,冰淇淋店,成衣铺子等等看的赵祯眼花缭乱。

  这时赵祯才发现长长的南门大街上每隔几步就是蔡记的店铺,所有东西的加工作坊都在城外,每日由牛车送进城中的店铺售卖,经营方式都快赶上后世的便利店了。

  赵祯此时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辆牛车正在往店里卸猪肉,不得不说蔡伯俙是经商方面的奇才,本打算让他暂时经意一下,可没想到在将门资金的支持下,他把蔡记经意成这般规模。

  他能很好的抓住各个行业的特点针对性的制定出最能抓住顾客的经营策略,就如眼前的卖肉的店铺而言,这家店铺前面是个大柜台,客人在门前的窗口买肉,一道纱布隔绝内外既干净又整齐,完全不似普通摊贩那样苍蝇满天飞血水横流的肮脏模样,谁不愿意到这样的店铺买吃食?连彭七都买了一点上好的五花肉用荷叶包着准备晚上烤着吃当下酒的小菜。

  其他店铺也是这般模样,赵祯此时感叹资本的可怕,只要有大量资金投入资本就会自信的运转起来,无数的人被牵扯到其中,增加了就业的岗位,解决了卫生环境问题,甚至带动其他的商贾进行改变,难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萌芽?

  在学园中找到了蔡伯俙,这货正在布置作业,可作业的内容却是各家店铺每日的流水!

  “你小子能不能别这样利用孩子?让他们帮你算账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难道就不能多请些账房先生?”

  蔡伯俙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当然想请帐房,可开销却不小,蔡记请人的工钱可是东京城最高的!总要考虑一下成本问题……”

  “那你就能让这些孩子为你免费算账?”赵祯不敢相信的望着小胖子,他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完全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可猛然间发现好像是自己把他变成这样的。

  “老蔡,你知道自己应该在蔡记中做个什么样的存在?”

  看着太子认真的眼神蔡伯俙好奇的问道:“什么样?”

  “我教你个乖,找个大点的地方,集中各家店铺的掌柜让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报账,再请些账房先生在那里坐镇,同时派人隔三差五的去巡查店铺情况,对比钱财和账目,这样下来既省时,又省力何乐不为?”

  蔡伯俙眼睛一亮:“这方法好,还不用我每家店铺去说教,殿下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跑得腿都快断了!还是你有高见!”

  一旁的彭七撇了撇嘴,这小胖子现在越来越会拍马屁了,太子让他负责买卖真是送了他一块大肥肉,每日能从中捞取多少的油水?

  但蔡伯俙接下来的作法让他很不理解:“太子殿下!这是蔡记从开业以来所有的账目,每条都有各家掌柜和签名和手印,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的,请殿下过目。”

  赵祯点了点头便接过厚厚的账本,其中记载了每年每月的进账和开销,用的完全是借贷记账法,而不是生涩难懂的四柱清册,所有盈余和支出都详细的记录在案,每家将门的分红和掌柜的工钱都有一个不拉下甚至还包括蔡伯俙自己的那一份。

  “你这样做很好,没让我失望!”看完所有账目后赵祯欣慰的锤了一拳小胖子,这小子公私分明确实难得。

  “殿下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怎么能让你失望?我现在才明白这蔡记的庞大和将来的作用!”蔡伯俙一扫往日的嬉笑,脸色严肃的说道。

  “你虽然没有晏殊的官职高,可你的作用却比他大得多,你要有高瞻远瞩的眼光才能经营好这庞大的产业,其中还包涵着许多将门的投资不得不慎,所以我才说你的作用是晏殊比不了的,他也许能在朝中当个好官,却经营不好蔡记,记住,天生我材必有用!”

  “那殿下是否应该给我涨工钱?毕竟我是要去公主的嘛!这点工钱可不够哦!”

  “你小子还好意思跟我提?我去蔡记吃饭你都要我会帐!”

  “殿下您自己说的亲兄弟明算账,就是彭七来了也要会帐的嘛!……当然可以赊账每月一结……”看着太子和彭七的眼神不善小胖子立刻改口道,可依然不肯让两人打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