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一百零九章 疯啦疯啦

第一百零九章 疯啦疯啦

  见到儿子,卿女的心里百感交集,特别就是听到少年叫道:“娘亲。”的时候,少年轻薄的嘴唇微张微合,卿女的心尖仿佛是被蜜了一下,甜丝丝的。

  忆往昔,她还如是这个孩子这般小,还每天围着师父和夜千机跑,吵着他们陪自己玩。

  忆往昔,她已长大,纵横六界,在万千的悲剧之下与师父喜结良缘。

  忆往昔,这孩子还刚会在床上爬,自己便是离开,终多少年,都未曾见一面。

  到如今,这个自己甚少关爱过的孩子径自的出现自己的面前,她一时间觉得无比温暖。

  “娘亲不是叫你好好待在六界么,你跑到这里干什么?”母爱泛滥了一阵,卿女立时将脸色转为责备。

  “我想娘亲,所以就跟千机叔来了。”凤鳞道,白皙的手掌抓着卿女的衣襟,他很珍惜这份浓烈的甚至快要让自己窒息的母爱。

  他又用余光四处搜寻了一下,片刻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遗憾,他刚想出言发问,却瞧见夜千机正在卿女身后向他摇头。

  犹豫了半晌,他终于还是将疑惑埋藏在心里,见不到那个人,他委实觉得有几分惋惜。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日后强大了,想见谁便可以见谁。

  “那你便来了?”卿女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凤鳞,声色俱厉地看着他。

  “好了卿卿,鳞儿还小,你就不要说他了,不管如何,他不是好好的吗?”夜千机赶忙出来打圆场。

  “我还没说你呢,他还这么小呢你就带他过来了?万一出了点事谁负责,谁能负责得起?”卿女转头将怒火发在夜千机的身上。

  幸好凤鳞没事,万一出了事,卿女肯定会懊悔一辈子。

  “娘亲……”凤鳞弱弱的拉着卿女的袖子,想让她别生气了。

  “行了。我算是看出来了,我真是生了个孽障出来,而且还交友不慎。”卿女狠狠的道,但看着凤鳞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慈祥的味道。

  两人就此都松了口气。他们知道卿女这样的表情一出,便代表她不会计较这件事情了。

  “你妹妹呢?”卿女忽然问道,对于灵韵,她是更加的关心。

  二者都是她的亲骨r,哪一个她都宝贝得很。可是灵韵天生命途多舛,体制又弱,她不得不担心。

  “她跟秋叔叔一起。”凤鳞回答。

  “什么?”卿女惊讶的目瞪口呆,感情夜千机跟秋雨帝都成了这俩孩子的保姆了。

  让秋雨帝带孩子,那你得带出一个小魔女来啊。

  卿女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她小时候可被秋雨帝惯的不轻,一出门,什么神仙妖魔都得退避三千里开外,就这样的宠溺法她都觉得不妥。

  不知道灵韵能不能受得了,过对于灵韵。卿女是三岁看老,在她的骄纵下,灵韵已经是有了一副千金大小姐的秉性,一点不开心,那就是乱砸东西。

  就连卿女,有的时候都得受着这小丫头的指责。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那可是她亲闺女。

  她也舍不得打,舍不得骂,有的时候她宁可打凤鳞两下,也决然不会打灵韵的。

  她本来就很溺爱。也对她是当成珍珠宝贝供着。

  如今这娇生惯养的小姐又了秋雨帝在身旁,估计很快就会把这远古神域闹得j飞狗跳的。

  秋雨帝那脾气,也是八荒**唯我独尊,看谁都不舒坦的主。灵韵叫他带,那还能有好?

  “不行,我得去找他们。”想了想,卿女立时下了决定,转身便走。

  她实在不放心让秋雨帝带孩子。

  “你别急啊。”夜千机跟凤鳞赶忙拉住她,要是卿女此时见到灵韵的样子。估计会立刻疯掉。

  那孩子穿金戴银,而且还有不少随从任其呼来喝去,没事还得打骂手下,总之,就是比她在六界时还刁钻蛮横。

  要说卿女见到那孩子会打一顿是肯定不可能的,说不定她一个激动,还得给那孩子当下人。

  据说那孩子到现在还没断奶呢,卿女去了,有没有母r都是个问题。

  还有灵韵现在是六亲不认,有一次见到凤鳞,她是叫手下对其大打出手,还好凤鳞跑得快,不然都得被揍的卿女都不认得了。

  总之,凤鳞对于灵韵这孩子是无语了。

  而夜千机还好,他每次见到灵韵,灵韵都会甜甜的叫他叔叔,而且也总是一副乖巧的样子。

  只是他一会看不到,这孩子的大小姐脾气便会立刻显露。

  秋雨帝对其表示不曾制止,甚至只要灵韵开心,他杀人都行。

  夜千机尤为的怀疑这俩人犯了羊癫疯。

  “我能不着急嘛,秋雨帝他是带孩子的料吗,我女儿被他带,不得带出来个魔二代啊。”卿女推开他们,一边说一边脚步匆忙的往前跑。

  “你别这样,你现在去兴师问罪也不是个事啊,稍微等等吧。”夜千机机忙抱住她往回跑。

  “你放开我。”卿女挣脱开又继续跑。

  两人一来二回的,不知跑了多久。

  还是夜千机持久力比卿女长,他把卿女拽回来按在怀里,此时卿女已经力竭,头发都因为其挣扎而变得散乱。

  一旁的好似在打酱油的凤鳞那是一愣一愣的,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头一次见到母亲发疯呢。

  母亲发疯,绝对不是一般的疯啊,过好在娘亲是位绝色美女,不管怎么疯都是让全天下男子倾倒姿态,画面简直是美不胜收。

  “行了啊,别闹了啊。”夜千机无奈的看着怀里那尽管是气喘吁吁,但还是拼命挣脱的卿女,无奈道。

  “啊!啊啊!啊啊啊……夜千机,老娘要去咬死你。”卿女疯狂的呐喊了起来,那声音的洪亮程度,赫然是让山体崩塌开来。

  惊涛拍岸,崩碎的乱石在空中穿梭着。

  顷刻间,这座数千米高的大山,连同其周遭数万里的嶙峋山地登时冒出刺鼻的烟尘,烟尘过后,方圆数万公里的地段皆是化为了平原。

  “娘亲好厉害呀。”凤鳞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声音里带着无穷的震惊。

  “这还是她为用力的时候呢。”夜千机苦笑着补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