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一百章 终于有友

第一百章 终于有友

  黎歌笑并没有动身送云帝,以他的身份能够与云帝心平气和的交谈就已然算是屈尊降贵了。【】

  若不是他与云帝在当初历练之时便是交好,并且积攒下了深厚的友谊,不然黎歌笑不会介意让这个世界再少上一个帝级强者。

  帝级强者虽然很少很稀罕,但却却并不代表没有,一个人只要天赋够高,想修炼到帝级,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所能修炼的最高境界便是帝级,也都认为帝级强者在这个世界上乃是巅峰的存在。

  但只有极少数达到帝级存在的强者才知道,这帝级虽然进入了巅峰,却依然有着很少的晋升空间。

  这个很少,就是他们所要注意的。

  帝级也是分着等级的。

  这些也只有达到了帝级之后,才会拨开其中的点点滴滴,看到外界的青天白日。

  黎歌笑已经攀登到了这个世界的无上境界,他本来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可以与他并驾齐驱。

  星辰主宰与幽暗君主。

  可是多年之前的那条吞天蟒,却是将他的眼界变得开阔,原来这帝级之上,还有境界,只是他还未摸索到而已。

  那条吞天蟒的力量,竟然连他们这些世界上的最强者合力都无法与之匹敌,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些问题缠绕了黎歌笑好久,也只是在近期,他与幽暗君主和星辰主宰都纷纷突破,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之后,才渐渐猜出了其中的些许倪端。

  原来这才是至高无上的境界,主宰。

  这三个人,都已经向此处迈进了美妙的一小步。

  千万别小看这堪比蚂蚁一般的一小步,就这样一小步,就已经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向无敌。

  当他知道花蒂的身世后,心里虽有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但奈何他心里还有诸多疑惑等待其解开。

  自古除了吞天蟒祸害苍生一说之外。还有另一种说法,那便是得吞天蟒者,得天下。

  黎歌笑已然是有了这天下,但是这天下苍生。也同样的需要他去守护。

  想要守护好这个充满了污浊却也可爱的世界,他就必须要变得更强,而吞天蟒,却给他带来了契机。

  等到时机成熟,黎歌笑也不会心慈手软。杀掉花蒂。

  毕竟她的存在始终是这个世界所不允许的。

  ……

  花蒂孤身一人下了山,年少的她对山下的精彩事物立时产生了诸多兴趣,毕竟有好多事情都是她不曾经历过的。

  这不,她一路惊喜的来到这小城里,见到那挂着冰糖浆的大串山楂流口水呢。

  “小姑娘,要不要来一串糖葫芦尝尝?”卖糖葫芦的男子看出了她心中所想,问道。

  “嗯嗯。”花蒂用力的点头,两眼看着其中最大的一串糖葫芦两眼放光。

  卖糖葫芦的取下一串递给她,她拿在手里愣愣的看了一会儿,随后便是在上面咬了一口。酥脆酥脆的,真好吃。

  她拿着糖葫芦就走了,也不说一声谢谢。

  “哎哎哎,小姑娘!”听到后方的叫声,花蒂回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还没给钱呢。”卖糖葫芦的道。

  “钱,那是什么?”小花蒂根本不懂。

  “没钱你吃什么。”卖糖葫芦的一听说没钱,一下子就变脸了,登时就要揍她。

  现在的时代,要么就是有钱。要么就是有实力,不然很难在这个世界上混的开。

  花蒂穿着简单朴素,所以看不出来其身份如何,因此不管她可不可爱。都不能吃霸王餐,就算她不知道也不行。

  不知者无罪这一说,想来只是在书中可以看看,现实世界,从来是不存在的。

  花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见那只粗糙的大手直直的向她拍来。

  “等等。”忽而一道声音软绵绵的传来。花蒂听了有些痴迷。

  转而,她却是看见了一名身穿朴素长衫的男子,男子模样有点平庸,但却是异常耐看的。

  稍稍的看长一点时间,她甚至觉得他的样貌竟然可以和师父平分秋色。

  “糖葫芦的钱我来付。”男子伸手入怀,掏出一些前来递给卖糖葫芦的,“够不够?”

  “够、够、够了。”卖糖葫芦的接过钱,嘴都乐歪了,他又寒暄了几句这个男子是好人之后,方才离去。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瞧着面前这个看自己愣神的小孩,不由得温暖一笑,刹那间的灿烂,让人如沐春风。

  “我叫花蒂。”小花蒂痴痴的道,现在的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好名字啊。”男子点了点头,对于这名字极为赞赏。

  “那我以后就叫你蒂蒂?”

  “好啊,耶?”花蒂点头,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她挠着头发道:“怎么感觉怪怪的。”

  “正所谓见怪不怪,奇怪乃是心怪。”男子解释。

  小花蒂觉得有几分道理,她又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辰星。”男子回答,“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好啊,我从来没有朋友,最想要一个朋友了。”花蒂拍手,两眼眯成两个小月牙儿。

  可想而知她有多么开心。

  朋友,她以前从来不敢奢望呢,以前在山里的时候那些门徒们都是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她,甚至都不爱跟她说几句话,她很不好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不能接受自己,除了师父,她基本很少与其他人说话。

  就算她说话,也没有人理会。

  或许他们都很不看好自己吧。

  花蒂心想、如今她又多了一个朋友,叫辰星,很好听的名字。

  花蒂幸福的几乎想要大喊,“我有朋友了,我的朋友叫辰星。”

  她委实好开心。

  “那介不介意你我同行?”辰星又问。

  “好啊。”花蒂欣然答应,她正求有个伴儿呢,随后她又有点为难的道:“我是没问题,可是你没有其他的事情吗?”

  “陪朋友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辰星笑着捏了捏花蒂的笑脸,入手顺滑如丝绸,舒适至极,他不由得有些沉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