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七十七章 天凤大人

第七十七章 天凤大人

  虽然她从未给过凤鳞太好的脸色,可是这并不代表她讨厌凤鳞。【】

  刚开始她还不晓得如何做一个母亲,所以就将凤鳞丢给黎歌笑一个人管。

  等她有了灵韵的时候,她看到了灵韵的磨难,也知道了生命的弱小。

  由于血脉相连的缘故,她心疼灵韵,也是灵韵唤醒了她的母性光辉。

  这个时候她懂得了什么是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

  可是这时的凤鳞已经长大,所以她便对还很小的灵韵倾注更多的母爱。

  不过所幸凤鳞很乖,并没有与灵韵去所争什么。

  卿女为此而甚是欣慰,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当初的冷漠,这凤鳞会生出逆反的心理。

  直到现在,卿女还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对他们没有关爱到位。

  最起码的没有给予他们童年之时的母亲陪伴,可是时空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了,若果那时她再不走,就肯定会被那时空挤压出来的乱流所崩碎。

  她只是很懊悔,为何当初她就执意一直寻找秋雨帝的神魂,甚至没有抽空回去看看凤鳞。

  现在的她很想念那两个可爱的孩子,可是看不到了,至少短时间内的几百年是看不到了。

  她自从来到这远古神域中,几乎没有哪一秒是不想念他们的。

  我的两个孩子今天吃的好不好。

  我的两个孩子过得开心吗?

  没有我的陪伴,孩子们会不会很孤单。

  孩子们长高了吗?

  等等问题在卿女的脑海中缠绕,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儿行千里母担忧,可是母行千里仍思儿啊。

  她还记得灵韵在她离开之前,张着那小小的双臂笨拙且奋力的朝着她奔跑时那两眼之中的希冀。

  她还记得灵韵泪眼盈盈的叫着自己,“娘亲…娘…亲,不要…走,不要…离开韵儿,韵儿不笨…”

  卿女当然知道灵韵不笨,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什么了。

  她把自己最好的宝贝留给灵韵就是期盼着那件宝贝可以护住灵韵的周全。

  等到卿女集齐了那些药。会回去救治她的。

  不知道灵韵是否懂得卿女的心,卿女希望灵韵可以理解她。

  “呵呵,又在自我的楚楚可怜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悦耳之音忽然在她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那声音中的藐视之意竟然如此的不加掩饰。

  卿女闻言眼睛一亮。忽然欣喜了起来,这个声音给她一种粉外熟悉且久违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这声音让她异常的亲切。

  她从地上站起来,四下张望着,神情激动无比。“饭桶,是你吗饭桶。”

  是的方才那道声音是饭桶的。

  她很激动,也很害怕。

  激动饭桶并没有在六界中死去,害怕方才的那道声音只是自己太过想念而产生的幻听。

  她都不知道自己对饭桶是多么的想念,她有多么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好好陪陪饭桶,最后酿成的那种结果,也都是卿女自己的错。

  她的心里沉默了下,房间内很寂静,寂静的让卿女感到害怕。

  就在她真的以为自己的幻听之时,饭桶的声韵又再度响起。只听它怒哼一声,“花帝,莫要以为你出生在强大的神族中就可以对我不敬,我天凤一族也是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种族。”

  “我们的血统并不比神族低下,你这小女娃子该叫我天凤大人。”

  卿女呵呵一笑,她好开心,因为她终于可以确定饭桶没有死,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呀。

  “你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卿女兴奋的自言自语的重复着。

  “你才死了呢,我可是凤凰,除非让我完全的形神俱灭。不然我都会重生的。”饭桶不满的道。

  “嗯嗯。”卿女用力的点头,而后她又觉得有些不对,“你在哪?”

  “我r身当初因为救你而融化r身灵魂,现在的我仅仅剩下一缕灵元。”

  “但我这一点灵元。也足够强大了,至少比现在的你强大。”

  呼啦!

  卿女只觉眼前一红,随后一个缩小版的凤凰虚影便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虚影微微有点模糊化,仿佛轻轻一触碰就会破散开去。

  更重要的是,这个虚影,竟然还不足一个巴掌大小。

  这根本就是饭桶的造型嘛。

  卿女看着面前这个虚影。不由得心中没了太大的底气,本来饭桶方才的一席话让她信心十足,但看着这个虚影后,她便是觉得嗝p了。

  “就你…这样,也好意思说很强?”卿女都被它逗笑了。

  就这么大点的小p头,还使劲的吹牛说多么多么的牛气。

  你也好意思说,要是我我都没脸说我是凤凰。

  涎着脸说我是什么凤凰神族,还我多么厉害,都是吹牛加捆风。

  呃…吹牛和捆风是一个意思,卿女承认她已经被这小凤凰吹得风中凌乱了。

  “面对无比高贵的凤凰大人,你要保持尊敬的态度。”饭桶对于卿女的态度尤为不满。

  尊敬,我尊敬你个p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哪一个地方能让我尊敬,小的跟个j崽子似的,还想让我尊敬,我尊敬你个大头鬼啊,见到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卿女在心里一万次的腹诽它。

  真是厉害啊,简直是吹牛中的战斗牛。

  它哪来的勇气这么牛气的呢?

  卿女分外的费解了。

  “你以何来的勇气说,我就算有这点灵元,也强大的?”卿女一边撇着嘴,一边学着饭桶的态度道。

  饭桶径自的坐在桌子之上,神情也是老神在在,它一个劲儿的摇头晃脑,做出一副牛人,啊不对,是牛鸟样儿,“本作可是这远古神域本地鸟,本座有一百种方式折腾的这些人待不下去。”

  “噗!”

  卿女实在忍不住了,伸出食指将它推到,饭桶委屈的看着她,却见她不以为然,“你是本地鸟,我还是本地神呢,吹牛捆风谁不会啊,我要听的是你的方法,懂不?”

  饭桶翻身坐了起来,目光直视卿女,“我当然懂了,你得容我细细道来。”

  说着它还挑逗似的冲卿女眨了眨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