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六十一章 命殒天玄

第六十一章 命殒天玄

  黎歌笑铁青着脸带她回到飘渺云雾宫里。【】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若是有气可以对我撒啊,干嘛非要去杀人呢?”黎歌笑愤怒的看着她。

  “你管不着。”记起了所有的卿女一点也不害怕黎歌笑。

  反而的,她觉得黎歌笑很虚伪。

  “我是你师父,当然管得着。”黎歌笑深吸一口气看着她。

  “师父?”卿女讽刺的一笑,“为人师表就是你这样的?抱着自己的徒弟上床?这也是你这师父所为的?”

  卿女很生气,他不爱我,却还是要把我哄骗上床。

  “我…”黎歌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他道:“说你为何要杀人。”

  黎歌笑想帮助她,只要卿女随便给一他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他就可以保护卿女不被他们杀害。

  “我不需要你保全我,我死了,可以让你跟你的汝灵双宿双飞了。”卿女冷笑道。

  现在的她,已经不在乎什么了,她把自己给了黎歌笑,却没有得到黎歌笑的爱,她现在很后悔。

  黎歌笑一怒,猛的挥动手掌,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这孩子怎么这么扭呢。

  黎歌笑认为他已经与卿女表白,而且也认了错,可是他为何还是这么不开窍。

  “你等着三日后的受审吧。“他怒气冲冲的离开。

  黎歌笑心里在滴血,卿女如此冥顽不灵,即使他想帮也帮不了。

  行至很远,黎歌笑看着卿女的房门,良久后,他幽幽一叹,“这么久了,你还不知为师的心。”

  “既然你一心想求死,为师成全你,不过你不要怕。为师很快就来陪你。”

  三日后,天玄仙山之上集结了各派掌门。

  他们看着卿女的目光多少带着几分敌视,他们并不知道卿女是花帝,但卿女杀害他们的弟子一是他们却是知晓。

  “我在问你一遍。你为何要杀人?”黎歌笑坐在高台之上问道。

  这是卿女最后的机会了。

  “没原因,而且我又是花帝,这六界所有人,都是我的仇敌。”

  此话一落,登时引起了轰动。场面s乱了起来,花帝,那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啊。

  武尊眼睛一亮,他飞身上前,“你说你是花帝,你可认得本仙?”

  “八万年前我在这基本初域捡到的一个小孩,你的修炼天赋是我赋予的,怎么,这才三万年不见,你就敢在我面前自称本仙了?”卿女似笑非笑的回答。

  “你当初改了我的容貌。我至今都记得。”武尊强行压着心中一口气,道。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卿女出言拦下,“你休要管我之事,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武尊有点悻悻,但他还是闭了口。

  “师父,你若想杀我,那就来吧,我保证不用花帝的力量。”卿女道。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黎歌笑艰难的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所有掌门都是一拥而上,花帝,谁不想除之而后快。

  “等等。”黎歌笑抬手,众派掌门神情疑惑。难不成他想护短?

  “我的徒弟,自然是由我来清理,你即便她犯了天大的错,也轮不到你们来动手。”黎歌笑的情绪很激动。

  “师弟,我怀疑其中必有隐情。”武尊在一旁劝说。

  “不必多言,她身为花帝理应一死谢天下。”黎歌笑道。

  而后他飘身上前。低头看着她,“你真的一心求死?”

  “不是我求死,而是你要我死,你夺走了我的一切,爱我的,疼我的,皆被你夺走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天地不仁,万物喂狗诌,你黎歌笑不仁,我卿女又为何物?”

  “好…”黎歌笑点头,随后他抬手,一掌劈下。

  “黎歌笑你这狗东西给我住手。”天边忽然传出一声怒骂,随后铺天盖地的紫色烟雾吹来。

  秋雨帝的身影落在了卿女的身前。

  “秋雨帝,这是我的私事,轮不到你管。”黎歌笑道。

  “你放p,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你若是今天敢动他一下,我让着天界j犬不留,你若是还敢杀她,我让这六界血染成河。”秋雨帝怒骂道。

  随后魔界的大军也是纷纷赶来,对着天界虎视眈眈。

  “那好,今天我就先灭了你,再说起他。”黎歌笑烦躁的道。

  “秋雨帝,这是我的事,你给我滚开。”卿女忽然站了起来,猛的推开他。

  “小东西,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秋雨帝急道。

  “我不需要你管我,我讨厌你,你若是再来这里闹事,我就当场自刎。”卿女气愤的道。

  “你别激动,我走,我这就走。”秋雨帝赶忙退走,而后他道:“我说话算数,你看我做不做得到。”

  ……

  “你动手吧。”卿女看着黎歌笑走远,转头对黎歌笑道。

  她心中在想着,被自己心爱之人亲手杀死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便成全你。”黎歌笑道,随后他不再犹豫,猛地一掌劈落而下,动手之决绝,让所有人都震惊。

  卿女只觉得头脑眩晕了一阵,然后一口鲜血喷出,这一掌让她生机尽断。

  她咳出了一口鲜血,而后便是倒了下去。

  “卿女。”山脚下传来一声急切的声音,卿女从迷离中尽力的张开眼睛,她定睛一看,竟然是龙印天。

  “天哥哥。”卿女眼睛一亮,许久不见龙印天身姿愈发的挺拔,他身穿龙袍,帝王之气不言而喻。

  “卿女你振作点。”龙印天一把将虚弱的她搂在怀里,许久不流泪的他,终于流出了眼泪。

  他一直爱护着卿女,这次卿女受审一事在六界传开,他就来了,但还是来晚了一步。

  “天哥哥…咳咳…你终于…做了皇帝…你穿…龙袍的样子…很英俊。”卿女咳嗽着,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

  “是净世仙尊让我来做得,童战他因为太残暴,被净世仙尊杀了。”统战苦涩的道。

  “什么?”卿女眼睛忽然瞪了起来,她伸手颤抖着指着黎歌笑,“你…好…毒…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