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五十九章 化功服毒

第五十九章 化功服毒

  “你呀,真是傻得可以。【】”另一个灵魂,在卿女的心底无奈的叹息。

  卿女不语,傻吗?或许有点吧,但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谁又能保证还能有着绝对的理智呢?

  在卿女的另一个灵魂,是完全抵制黎歌笑的,因为黎歌笑乃是仙,而花帝在某种意义上是半妖半神。

  这两样在六界中早已不存在的生物此时又集结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所以卿女也是一个非常另类之所在。

  “那师父,我想问你个问题。”卿女与心中斗争了良久,她终于是占到了上风,她这才空出时间问黎歌笑。

  “什么问题?”黎歌笑忙着温柔乡,不断的折腾她,很随意的道。

  “师父爱小卿吗?”

  “重要吗?”黎歌笑问道。

  “不重要吗?”卿女在心中自问,黎歌笑不给她任何的名份,卿女不介意,师父喜不喜欢她,卿女也不介意,但卿女很想知道黎歌笑心目中,自己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到底是什么位置。

  “小卿啊,这个问题不可以问,为师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为师也不确定是否爱你,但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你懂的。”黎歌笑害羞得脸红了。

  他这是在变相的承认他爱卿女。

  卿女点点头,她明白黎歌笑话语中的含义吗?不懂,她一点也不懂。

  黎歌笑没有怀疑,他搂过卿女,极少数的主动的亲她。

  数月过去了,卿女与黎歌笑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但她却觉得自己与黎歌笑的关系越来越远。

  她觉得师父只是因为愧疚,才说了那么多的甜言蜜语。

  这天,她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苦闷,偷偷的给夜千机飞鸽传书。

  书信内容如此:“千机,若是你不嫌弃我不洁,便来天玄带我走。”

  在放出书信后。卿女的心里很忐忑,她不知夜千机对她有多大的爱,会不会真得不嫌弃她,带她走。

  三天过去了。夜千机还没有到来,甚至连书信也未曾来一封。

  卿女慌了,原来夜千机也嫌弃她。

  卿女很伤心,但她不怪夜千机,事情是她自己做得。夜千机嫌弃也很正常。

  不过很快她便是得到了夜千机的回应,内容这般:“出山,我在山外。”

  卿女大喜,甚至没有管这书信的笔记是否是不是夜千机的,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

  当她出了天玄仙山之后,在山脚下翘首等待,她相信夜千机一定会来,他从不食言的。

  片刻后,有人来了,不过不是夜千机。而是木清清。

  “卿女?”木清清来到她的面前,笑容里含着淡淡的讽刺。

  “清清?”卿女眼睛一亮,随后便是眼神暗淡了下来,她对木清清始终是心怀愧疚的。

  “你在等夜千机,他不会来了。”木清清道。

  “你骗人,千机说会来就一定会来。”卿女有点生气,她不喜谁说夜千机的坏话。

  “我骗你干嘛,那封信根本

  不是夜千机的笔记,你看不出来吗?”木清清嘲讽的一笑,“你说你不洁了。是给谁了?”

  “没,没给谁。”卿女慌张的否认。

  “呵呵,我也不在乎你给谁,我只对你以后的日子感兴趣。”木清清搓了搓手。眼神中泛着浓浓的期待。

  “清清,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把我怎么样我都不反对。”

  “我就喜欢不反对的,不知道身为花帝的你,是否还是不反对呢?”木清清上前一步,问道。

  “都不反对。”

  “这么说。你承认你就是花帝了?”木清清一挑眉,问道。

  “是。”卿女点头。

  “大家都听到了?”木清清一笑,而后对外扬声道。

  “都听到了。”赫地,这里忽然簇拥起来上万名人。

  这些都是一些门派中人。

  “既然你不反对,那你就把花帝的力量现出来吧。”木清清道。

  “清清,如果你觉得我将花帝的力量现出来,你就会不恨我,我可以现出来。”卿女抿着嘴道,而后她张开双臂,仰面朝天,将体内封印的力道涔涔炸开。

  呼呼!

  殷红的能量犹如海水一般的翻涌而出,登时铺天盖地的向四外扩散开去。

  木清清见状神情里有些恻隐,她从未想过卿女对待自己是如此的坦白,她明知道自己是在把她往火坑里推,但她还是主动进去。

  因为她觉得亏欠木清清,所以木清清说得话,她都听。

  “清清,你可以原谅我吗?”卿女眼神希冀的看着她,脸色惨白,在这大片的殷红中,看得木清清直觉得凄惨。

  “我这么对她真的好么?”木清清在心中想着,岳文和庞天舞为了她在诛穆谷中被困,姐姐也因为她被自己借了汝灵的手杀死。

  而她此刻又被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就这般,就算是她有天大的怒火,也该消了吧。

  “清清,这殷红的力量便是花帝的力量,若是你觉得还不够,你请说,无论什么我都去做,只要你不生气,好不好?”卿女可怜的道。

  “我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做,只要你做了,我便原谅于你。”木清清沉吟了半晌,道。

  “什么事。”没有了力量的卿女,感觉自己如今睁眼都费劲。

  她尽量得支撑自己不至于倒下,问道。

  “就是这个,蚀骨化尸毒,只要你服下,我便原谅你。”木清清淡淡的道。

  卿女身躯一颤,这毒可是破相的毒啊,木清清究竟有多么恨她才会叫她服用这东西?

  “若是你不服用,那就休怪我了。”木清清冷脸道。

  她身怀这毒的解药,只要卿女服下,她便立刻为其解读,而且以后也会会和她回到过去那般。

  可她见卿女犹豫,她自己也犹豫了,要不要原谅于她呢?

  “我服用。”卿女见木清清将要改变主意,她急忙抢过她手中的小瓶子,而后将瓶口打开,将里面的y体倒入口中。

  y体入口,卿女便是觉得自己的嘴里犹如火烧一般的难受,登时水泡全起。

  “够了。”木清清道,急忙身手想要夺去那毒,但卿女心念已决,放不开了。

  手掌抖了抖,那y体登时泼在了脸庞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