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五十五章 不需征求

第五十五章 不需征求

  那般腾空前就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让卿女难以忍受,刚才黎歌笑在场,她不好表露的太过难受,他一走,卿女便是快要流出了眼泪。【】

  黎歌笑知道卿女很痛,但他明白,每个失去第一次的女子都是这般的疼痛,他相信以后卿女会好的。

  这也是黎歌笑明明知道卿女很痛,但还是咬着牙长驱直入的原因,这次是天大的好机会,如果失去了他日就再难找到了。

  “师父…这下你终于…可以满意了吧。”卿女混身哆嗦不止,脸色也是惨白,她用力的咬着被角,眸光望见床上的片片落红,眼神温柔而欣慰。

  把自己完全给了师父,她不后悔。

  这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段心事,终于在那些诸多的意外发生之前,把自己给了师父,她无憾了。

  不久后,黎歌笑端着早饭进来,这次他没有敲门,施施然的进来,将早饭放在桌子上,黎歌笑温柔的一笑。

  “来,小卿,吃饭了。”黎歌笑来到卿女面前,伸出一张白皙的手掌,宠溺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嗯。”卿女小生的应和一声,而后在师父的搀扶过去。

  来到桌旁,卿女本想坐下,但却被黎歌笑抢了先。

  卿女疑惑的看着他,却瞧见黎歌笑微微一笑,“来,坐到为师的腿上。”

  卿女娇颜之上登时涌上一抹羞红,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坐了上去,就在刚刚落下p股之时,她的身体忽地僵硬了起来,腿间宛如万千蚂蚁在爬行撕咬一般,又痒又疼。

  她不由得吸了口冷气,咬着牙死死的忍着。

  黎歌笑并没有察觉到此事卿女的异状,他温柔的一手揽过她那纤细的腰肢,而后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使之将脑袋靠在自己的肩上。

  做完这些,黎歌笑方才拿起碗筷,架起盘子里的菜,喂给她。

  动作很是小心翼翼。而且全神贯注,生怕怠慢了一点她。

  经过了昨日一宿的**,黎歌笑如今对卿女更是呵护备至。

  卿女将一切都给了自己,黎歌笑不能给她任何名分,但最起码浓浓的爱意。还是可以给予的。

  “师父…”卿女小声道。

  “怎么了?”黎歌笑低头问,由于两人相处极近,以至于卿女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近距离的看着黎歌笑,卿女的心跳赫地慌乱了起来。

  一时间她忘却了自己想要说出之话,她摇了摇头道:“没事。”

  见卿女这般一惊一乍的,黎歌笑心中的宠意更甚了,这小妮子终于学会了话到嘴边留半句了。

  吃过了饭,黎歌笑将餐具收拾完毕,自然便是要去陪着卿女。

  他知道现在的卿女一会都离不开自己。所以他不论有多么重要之事都且放下了去,他不想让卿女觉得自己刚要了她,就不管她了。

  不要让卿女认为黎歌笑和别人一样,只是觊觎她的身体与美貌而已。

  即便卿女一直不觉得自己很美,一直都是以最自卑的方式存在。

  黎歌笑也同样的并不是因为卿女的美丽而选择爱上她的,而是在她还未长大之前,便是对她产生了一种感觉,他很想和卿女亲近。

  也是直到卿女长大之后,他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恋童癖之类的念想。而是他爱上了卿女。

  这份爱让黎歌笑明明知道卿女是花帝,明明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想要配拥有神的力量的卿女还有些不足,但是他都义无反顾的去爱了。

  爱,这种世间最宝贵之物往往都会让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士之耽兮,仍不可脱也。

  “小卿啊,你最近有没有什么计划呢?”黎歌笑问,他决定卿女做什么他都会去陪伴。

  “有啊。”卿女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你想做些什么呢?”黎歌笑轻秀着她的发香,眼睛迷离了起来。柔声问道。

  他的手,也在卿女的身上游曳了起来。

  “我的计划,和我想做的事情就是陪着师父,一步不离的陪着师父。”卿女道。

  “那为师想要的…你知道的。”黎歌笑笑着,两眼在她的身上扫荡。

  卿女脸一红,她并没有拒绝,“师父想要便要,以后如果师父想了,不用征求小卿的同意的,只要师父想了,小卿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心情,都不会拒绝师父的。”

  她的话语里也充满了柔柔的音色,这种带着柔音的话语,让黎歌笑忍受不住心头的烈火,“这是你勾引为师的,怪不得为师喔。”

  “师父怎么说就怎么是。”卿女低着头,眸光如有水波微荡。

  房屋之内,春风悠扬,天籁荡漾…

  良久后。

  黎歌笑已经穿好了衣裳,但还不愿意离开这张床,更不愿离开怀里这具温香软玉。

  而此时的卿女则是在疲惫中昏睡了过去。

  目光看着卿女入睡,黎歌笑的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温柔。

  他将卿女露在被外的雪白胳膊放进被里,笑着道:“睡觉还这么不老实,万一冻感冒了怎么办?”

  恰巧,正在离歌笑话刚落下之后,卿女不知梦到了什么,小嘴巴就嘟了起来。

  离歌笑觉得这小嘴儿上满是诱惑,他不由得将额头轻轻前凑,将自己的嘴唇儿凑了上去,与之悄然的粘在了一起。

  睡梦中,卿女觉得自己的嘴被吻了,她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随后她一下子伸出手来,将面前这个趁自己熟睡之时干坏事的家伙紧紧地搂住。

  黎歌笑慌了,这是被反来了?

  他动了动,卿女不松手,再动,还不松手。

  良久之后,黎歌笑心里叹息一声,这小妮子睡着之后的力气怎么会如此之大,这让他迷茫了。

  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挣扎,想他一名男子,纯爷们,竟然被女子给搂了…

  而这时,卿女干脆一抬**,将黎歌笑压住,然后她便是爬了上去,感觉这个人的身体上好舒服,软绵绵的,她又沉沉的睡去了。

  黎歌笑差点要哭,这…这算什么事啊,她竟然被一届女流给压在身下了,这若是传出去,可让他的脸往哪搁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