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三十七章 一种爱情

第三十七章 一种爱情

  “清岚姐,你在这样我生qi了”卿女话音里有些愠怒,显然她并非是在恐xià。

  “生qi?怎么个生qi发,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你生qi的样子呢。”木清岚的手微微一顿,不过她很快便是又动了起来,而且动作也更加的过分了。

  她倒是极为想看看,这个小妮子生qi起来,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卿女气结,她干cui放qi了最后一丝抵抗,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面对木清岚的‘攻击’丝毫不躲闪,“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反正玩坏了也是你的损失。”

  木清岚正祸害的开心,但卿女那一动不动的生qi的样子却是令她神情一骇,心叫不好。

  心骇间,她急忙停下手,过了一会后,她伸出手在卿女的脸上点了点,“咦咦”

  就好像把小孩给弄生qi了,然hou再哄似的,那动作尤为的有意思。

  卿女眼观鼻,鼻观心不语,你不是欺负我吗,我不理你,看你还怎么欺负我。

  “咦咦”木清岚又伸手点了点。

  卿女仍是不理。

  “真生qi啦?”这回木清岚有些急了,真给人家玩生qi了,万一她真不理我了可怎么办。

  木清岚局促不定。

  卿女还是不理她。

  “好了好了,我的小宝贝乖哈,别生姐姐的气,姐姐再也不玩你了好不好?”木清岚想尽一切办法来哄她,一边抚摸着卿女的脸。一边嘟着嘴以一种哄小孩的语气说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哎呀,玩吧玩吧,反正我就这么一个人,也没啥实力的,就算不被你玩死,也得被其他人祸害死。”卿女坐在身下的草地之上,挥手间顿显气愤。

  “姐姐这不是见到你兴奋嘛,你别生qi啊。”木清岚当场认怂。

  要说木清岚把卿女当成宝贝,那都是埋汰卿女。在她的心里。卿女就像是一朵云端之上的雪莲花,她心生喜爱,更想得到这朵雪莲花。

  她认为这朵雪莲花的尊贵无可比拟,更不愿yi看见世上有谁来玷污了这朵雪莲。她的占有欲。大多数成分便是如此。

  可是别人不玷污。她也想去品尝沾染一下,她自知自己玷污不了,那品尝一下也算是对自己的最dà回报。

  她也有虚荣心。但这份虚荣往wǎng只是自给自足的,从来不会向外面表露。

  “你也可怪兴奋的,我估计你若是个男子,我的清白必将不保,而且每天得让你轮八遍。”卿女话语里有些揶揄,也怪不得她如此气愤,实在是木清岚太过分。

  她给不了自己任何的名分,却还要这般玩弄自己,若是一次两次她也不说什么,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比前两次还要过分。

  她甚至甚至还要把自己给压在地上给办了,她若能办,卿女心里或许还会好受点,关jiàn她不能办啊,不能办你这么投入的干嘛。

  再者说了,就算她能办,卿女也肯定不会让她办的,卿女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一直在等那个人率先开口而已。

  万一若是再者荒郊野岭的被别人给那什么了,卿女直接会立刻一头撞死,不带丝毫犹豫的。

  “这么说得也在理,我若是男子,的确会这样。”木清岚并不否认,反而很认真的点点头,“卿女,请你相信姐姐,姐姐是真心喜欢你的,姐姐对你的喜欢超脱了任何,答应姐姐,和姐姐在一起。”

  她情真意切的诉说着自己的真情,甚至伸出手来将她的手用力的拉住。

  卿女想要挣脱,但却被她越抓越紧,她是认真的,这一点卿女早就明白些许,只是现在她红果果的将这话说出来,卿女还是有些不适应。

  毕竟在她的心里,爱人的位置,敬人的位置已经被全部填满,再也塞不进qu其他之人了,对于木清岚,她有的完全只是纯洁的友谊,友情大于天的友情。

  对于卿女内心的感情,木清岚显然是不懂,她一直在自我的认为卿女只是害羞,只是不好意思,更或者是拘泥于男女之间才有情的平庸的情感之中。

  她对卿女的爱也同样是大于天的,不过这份爱之中,占有的成分占据相当大的一部分,就像是当初的夜千机,在还未确定自己是否喜欢她的时候,便已经用了很过分的手段。

  不过至少他对卿女的真心卿女也都能看到,并且卿女不否认自己对夜千机也有着那种非分的念想,那份旖旎的情感,卿女称之为爱。

  只不过卿女将这份爱看得很无私,她想要放手而去追随师父左右,她晓得夜千机的不凡,自己不可能驾驭的了这样优秀的男子。

  而对于木清岚,卿女则是更多的倾注友情,最开始,她是因为木清清才和她成为朋友的,而她却喜欢上了自己,并且是不可自拔的那种,这是卿女没有意liào到的。

  “清岚姐,我们不能的,咱们都是女儿身。”卿女微微皱着眉,用另一种言语婉拒。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想要你。”木清岚任性的道,她一把搂过卿女的那如若无骨之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下巴尖也是点在了她的肩膀上,这一刻她忽然感到自己就仿佛是要失去了她的一般。

  第一次的表白,第一次被拒绝,木清岚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想要卿女,那是一种极端的占有,这种已经沉浸了许久,每一次机hui到来都是异常的短暂,以至于自己还未来得急说出自己的情感,就被另一种事物所打断。

  这次,她一定要把握好这份机hui,切莫让这份机hui再度宛如沙粒一般的在自己的身边流淌过去,她实在是不想忍受那种苦了。

  眼看佳人于眼前,却不可得,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这份感觉是最难受的。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应该都理智些。”卿女不由得加以提醒,希望木清岚可以看清楚这一点,不在这件事情之上多做纠缠,若是她还不肯放qi,那么等到寻找女娲石一事了却后,她便躲在一处她找不到之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