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九章 千机斥黎

第九章 千机斥黎

  她轻轻的蠕动了下,却发现夜千机抱得很紧,她动弹不得。

  以前总是她在任性,夜千机在迎合,如今,就让他也任性一回吧。

  她知道自己虽然看似长大,但心性依然停留在十三四岁。

  前世,她一直在师父的庇护下,从来没有经li过大风大浪,如今又在夜千机的呵护下,万事都可以化险为夷。

  师父明显是不喜自己,她本来答应自己,要陪她一块来的,可是汝灵复活了,师父似乎就把她抛弃了一般任由她自己来到这,这么多天了一封书信都不给来一封,看来他真得是很讨厌自己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的有些黯然神伤,普天之下,对自己真心好的,也只有夜千机了吧。

  “千机……”

  卿女不由得叫出声。

  “嗯?”

  夜千机闭着眼,声音含糊的如同梦呓。

  “这次蜀山的事了了,我就给师父飞书信,如果他不来接我的话,我……”

  卿女沉默了一下,她忽然抬起头,深深的看着他,“我就跟你走吧。”

  夜千机的眼睛忽然睁开,温柔似水的眸光中,满含浓浓的情意,他很是激动,“真得?”

  “你不会生我的气,因为我让你做了其次。”

  卿女抚摸着他的脸颊,这是她第一次摸夜千机的脸,触感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顺滑,那么的温暖。

  偶尔手掌触碰在那分明的棱角上。是那样的真实,让自己觉得舒心。

  夜千机,威震六界的夜天子,举手投足翻云覆雨的人物,他的温柔只给卿女一个人。

  “怎么会呢,别说是其次,哪怕最末尾我也愿yi,卿卿,你知道吗,我孤独了数十万年。这数十万年里。我从未对任何女子动过心。直到遇见你之后,我的心被你深深的触动了,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牵动着我的内心。”

  “你的天真。你的可爱。你的善良都是我所喜欢的。”

  他紧紧的搂过卿女。仿佛生怕只要稍微一松手卿女就会离开了一般。

  “这天xià,还愿yi要我的,宠我的。疼我的,爱我的,也只有你了。”

  卿女很感动,夜千机这一次的表白,进入了她的内心。

  师父胸怀天xià,心系苍生,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他心系的苍生里的一员。

  尽管这个一员对他的情感已经超脱了芸芸众生的膜拜,可这始zhong是她自己一方面的自作多情而已,卿女这么认为。

  而夜千机,他却一心为自己默默的付出,更为了自己违抗了天命,他是用命来爱自己的,卿女感觉得道,察觉的到那浓浓的爱意。

  师父不爱她,千机爱她,她对千机也有着很深的情感,那份情感或许更多的因素是感动,但也有极少的因素是爱,虽然她爱得不深,但她相信,随着时光的流逝,她终将会完全接受他的。

  “别说傻话,我的卿卿,是天xià间最好的。”

  夜千机微xiào着安慰,或许是从心而生的吧,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卿女再不好,在他的眼里,那也是好的。

  他有些后悔当初做那件事,那件事让他觉得自己为了得到卿女做事的手段多少有些卑鄙。

  可是他忍受不了卿女在别人的怀抱中。

  “嗯。”

  卿女点头,然hou将身姿往前凑了凑,两人近如咫尺。

  她闭上眼睛入眠,今夜,注定伊人好梦。

  夜千机心头一颤,他低下头缓缓的凑去,但刚一动作,却发现一抹冰凉在他的脸上出现。

  他眉头一皱,随后闭上眼睛,一个半透明的自己飘了上去。

  夜千机飘到云顶,发现黎歌笑正背对着自己。

  “净世仙尊真是好雅致,大半夜的叫我出来,是要喝我的千机茶?”

  夜千机咧嘴一笑。

  “离她远点。”

  黎歌笑淡淡的道。

  “仙尊在说谁?”

  “你知道是谁。”

  黎歌笑转过头,脸色虽然平淡,但其周遭的空气却是已然凝结。

  “我要是不呢?”

  夜千机扬起嘴角。

  “我会杀了你。”

  黎歌笑淡然的放出威胁。

  “你杀不死我,这样的要挟我无视。”

  “聊什么呢两位?”

  忽然天空一暗,空气中骤然紫光一闪,秋雨帝一袭紫衫侃侃而来。

  “不如加我一个。”

  云端之顶忽然卷起漫天靡尘,一道萧瑟的身影出现,赫然是尘垢仙主的。

  “现在四个人,正好凑局,打个天昏地暗,海枯石烂。”

  秋雨帝搓了搓手,有些跃跃欲试,随后他看了一眼夜千机撇了撇嘴,“你伤太重了,我们三个打,其实也不用打,肯定是我赢。”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黎歌笑凝眸望着夜千机。

  “卿女不是物品,你没资格决定她身边有谁。”

  夜千机有些怒了,他上前一步怒斥道:“你凭什么左右她的一切,就因为你是她师父?”

  “你知道她想要什么吗?你除了会给她带来伤害还有什么,你们都饮用了三生水,明知道你们是对方的劫难,三生三世不解的劫难,你为什么还要缠着她?”

  “黎歌笑,可有此事?”

  秋雨帝也怒视着他。

  “我的们的事,我会解决,无需你们操心。”

  黎歌笑淡淡的道。

  “是啊,你解决,呵呵,相信卿女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你知道遮天玉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可是你还是为了你那个非亲非故的妹妹把遮天玉抢了去,黎歌笑,这遮天玉你用得可安心?”

  夜千机步步紧逼,他冷笑道:“若是你夺去也可以,为了救人嘛,可是卿女已经没了遮天玉,她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这辈子就等着内疚吧。”

  “你口口声声让我远离她,我看最该远离她的是你,你能给她什么?名份,你放下得了做师父的姿态?你放下得了做为天界第一大门派掌门的姿态?”

  夜千机深吸一口气,声音缓和了许多:“你能给她的,我都能给她,我甚至会给她名份,哪怕她的身份暴露了,我也会不惜与天xià为敌的保护她,你能吗,守护天xià可是你的职责啊净世仙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