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三十九章 女初长成

第三十九章 女初长成

  “怎么了卿卿。”

  夜千机跑来关心的询问,他的脸色有几分苍白,然而当他见到卿女之时,不由得愣住了。

  卿女长大了,虽然容貌比之之前未曾改掉多少,但那一字眉缓缓的蔓延,杏眼琼鼻,小巧的嘴唇微微厚,让人见到都忍不住想去亲上一亲。

  再加上那毫无挑剔的脸颊,白里微微透漏着些许粉红的肌肤,无论是单拿出来,还是整体观看,都犹如是上天的完美杰作。

  真得是太完美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透漏着些许妖娆的气质,不用说话,仅仅一个简单的随意的哪怕是她认为最出糗的动作,都会让天下间的男子为之疯狂。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卿女瞧着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夜千机,不由得脸上发烧,疑惑发问。

  “咳...”

  夜千机闻言干咳了一声,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尴尬,说话磕磕巴巴,“没......没什么,对了卿卿,刚才你是有什么不舒服么?”

  “没有呀,你看我胸前好像长了两个不该长得东西,揶在衣服里好难受,你帮我看看那是什么?”

  卿女皱眉说着,然后就要把衣服解开给夜千机看一下。

  夜千机只觉得头脑发热,然后一把握住卿女正在解衣服的玉手,入手轻软如丝绸,夜千机心中激荡了一下,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脸色有些狼狈。

  虽然如此,但夜千机却是个正人君子,他急忙道:“不行,卿卿,你不能给我看,那是女子本该长之物,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

  夜千机赶忙给卿女解释,卿女听了半天。但还是觉得似懂非懂,她天真的问:“那到底是什么啊,感觉长在身上好难受,你摸摸。”

  说着就拉着夜千机的手往自己胸上摸。夜千机脸一红,摸上之后就感觉心里有万马奔腾,又似是有一团野火在他心中广阔的荒原上燃烧。

  他险些控制不住。

  “卿卿,这个也不能给男人摸的。”

  夜千机狼狈不堪,满脸是汗。他一把搂过卿女,卿女能够感觉到他那慌乱的心跳。

  “为什么?”

  卿女疑惑不解,在前世她也未曾长大过,那里也没有这么大过,最大的时候也不过两个樱桃,但现在怎么感觉好像两个大大的肉包子。

  “要不千机你帮我割去吧,长在身上怪不方便的。”

  卿女此话一出,恰巧正赶上夜千机咽口水,差点没因为卿女这句话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割不得啊。”

  夜千机险些快哭了,小姑奶奶。了这么多,感情你是一句没听心里去啊。

  这.......这怎么能割去呢,割去会死人的,哎这是什么世道啊,世间女子皆希望那里大一点,而你怎么还觉得不方便,是累赘。

  哎,你身体是长成了,但智商好像是在以负值在增长啊。

  “可是真的不方便。”

  卿女急了。“都是你,让我长大就长大呗,你让这玩意也跟着长大干嘛。”

  夜千机委屈的要死,险些没内伤复发昏死过去。怎么还怪得上我了。

  就因为这事,卿女埋怨她小半天,直到下午,在夜千机的劝哄下,开心了。

  夜千机还给她找了件衣裳,是用天冰蚕丝做得。穿在身上一点也不紧,很舒服,而且没有重量,就跟没穿似的。

  是一件红色的裙子,上面绣着许多云朵星辰,乍一看好不美呀。

  “这件衣服好好看喔。”

  卿女脸上都乐开了花,穿着衣裳又蹦又跳的。

  “因为人美。”

  夜千机微笑道。

  “油嘴滑舌。”

  卿女白了他一眼,但是这一眼看在夜千机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千娇百媚,那双眼睛,即使不做任何的动作都给人一种满含春意之感。

  夜千机忍不住一把又将她抱在怀里,卿女在他的怀里轻微的挣扎了一下,便是放松了下来,心想,就随了你的意吧。

  良久后,夜千机叹了口气道:“我送你回天玄,现在我的力量也在薄弱期,保护不了你。”

  “嗯,那你要经常来看我。”

  卿女嘟了嘟嘴,神情里有几分不舍。

  夜千机点头答应,他自然会经常去看她。

  片刻后,夜千机将卿女送到天玄山顶的高空,“卿卿,你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运用那传承之力了,你可以飞行着下去,还有我给你那朵花被我改变成链子形状,你可以当成武器,切记未在力量完全觉醒前,对外都要生成此为苍天链。”

  “好。”

  卿女刚说完话,夜千机就消失了,她愣了愣神,然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急速下降。

  “啊!救命啊。”

  感受着身体在急速下降,空气在向她这里挤压,她心中大急,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上仙的地步了,就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叫喊。

  天玄仙山的广场之上,无数年轻弟子在这里操练,他们听到声音后,都不由得将头抬起,然后他们就是见到了一道妖娆无比的身影从天而降。

  他们心中有些疑惑,但都做出了一件事,那就是退后。

  “救命啊。”

  卿女挥胡乱的挥舞着手臂,但却无法阻止自己身体下降的速度,离地三丈的时候,她急忙闭上眼睛,虽然摔不死,在师父的地界,死是肯定死不了的,但摔断了腿,好几个月起不来床,是肯定的。

  地上有一天姿国色的女子见到卿女下落时眉头一皱,但当她见到那张脸的时候,不由得惊呼一声,急忙御剑而非,在空中接住了卿女。

  卿女觉得自己被抱住,心中立时放松了下来,但冷汗已经浸透了后背,太吓人了。

  “你这小丫头,怎么才寻思回来,回来就回来吧,还搞得从天而降这么隆重干嘛。”

  耳边响起了娇气,但却满含关心的声音。

  卿女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她睁开眼睛,惊喜道:“天舞。”

  “难得你还记得我。”

  此人正是庞天舞,她现在也长成了,比以前更加漂亮,那娇贵的气质也比以前更深,隐隐的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但对于卿女,她是万分舍不得,只能假装冷脸数落一句。

  虽然是数落,但心里还是未免有几分心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