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三十七章 公主寿宴

第三十七章 公主寿宴

  卿女听了此话尖细的眉毛不由得轻轻一皱,千机怎么可能是我的随从一般的人呢,他可是我最重要的人。这个时候他为何要贬低身价,说什么是我的......难道他一直是这么想的,还是他觉得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千机你不要这么说。”

  卿女大急之下急忙想出言反驳,但话到了嘴边,却是如何也说不出来。是夜千机给她下的禁制。

  卿女心中很难过,千机你为什么这么说呀,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那样的人的,可你为什么要自贬身份呢。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伤心。

  卿女心里很急,但现在她现在身体的掌控权却是已经全然被夜千机夺走。别说说话了,就连每一个动作都不是由衷的。

  “原来是这样。”

  童战点了点头,然后微笑道:“请坐。”

  夜千机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他也完全看不透,像这样的人他是断然不敢怠慢的。再者,有夜千机在卿女身旁一直保护着她,他也能安定下心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卿女已经长大了,也是自己该放手的时候了。

  夜千机应声坐在卿女身旁,悄然解掉卿女身上的禁制,也悄悄传音给她,“不要在乎刚才的事情,我要是不如此说,皇帝肯定不会放任你离去的。”

  卿女一愣,随后就明白了夜千机的用心,但心里还是不舒服。

  她自问一直把夜千机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人。像那种类似于下人的身份,卿女是断然没有想过的。

  自从两人相遇相知的那一天起,卿女就从来没有想过,她甚至都对他不存任何的防备,不然她们也不会如此走得如此亲近。

  卿女自认自己是非常保守的人,但她与夜千机在没见几面的时候就被他抱了,而且自己就没有反对,这足以证明卿女对夜千机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

  正在三人用膳的时候,外面响起轰鸣的爆竹之声,虽然三人都没有出去。但想必应该是极美的。

  是的。这是皇帝为卿女准备的,每年她的生辰,童战都会去准备很多爆竹,烟花遍布皇城。而且是一夜的响彻。

  令人惊讶的是。整个皇城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这种方式不满。

  因为卿女降生的前夕一整年。大周皇城正赶上瘟疫,大周国正是束手无策之时,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瘟疫竟然发生在大周国的主城而不是边塞。

  那一整年大周国进入了黑暗时期。就连当任的皇帝都感染上了。

  随后就伴随着卿女的诞生,在她诞生之时,天地色变,天空飘来七彩祥云,绵绵细雨降下,滋润万物。

  而大长公主降生下来只啼哭了一声,却让整个皇城都听见了,伴随着啼哭声的,还有那浸人心脾的香气,大周国皇城的瘟疫之民闻到了,病情忽然好转,没有染病的人闻到,身体强健。

  但是大家都知道,大长公主在出生只啼哭了一声之后,就变成了死婴。太皇帝因为悲伤,在整个大周皇城颁布悼哀仪式,举民哀悼。

  但是后来,大长公主莫名的又复活了,皇室对外宣传是天降仙人将她救活的,人民对此深信不已。

  随着日子年久,大长公主已经被民众遗忘,但谁也没有忘记今天的日子,就算忘记了也不会对此心生不满。

  因为这一日,也是他们的重获新生之日。

  一饭过后,卿女提出出去看看烟花,皇帝却拒绝,说他操劳国事有几夜没合眼了。对于皇帝的拒绝,卿女的情绪有些失落,叫夜千机陪她出去了。

  在卿女离开后,童战的神色忽然一正,一张俊脸被阴狠所填补满,丹凤眼中满是凶光闪烁,他威严的喝道:“血卫。”

  “在!”

  一名血卫从外面进来。

  “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吗?”

  童战冷淡的问。

  “陛下,天玄宗人修为颇高,想要连根拔除还有些难。”

  血卫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把天玄宗铲平了,夺走我的小姑姑,我就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童战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那冰冷的话音听得跪着的血卫脊骨一凉。

  “对了,边关战事如何了?”

  童战又道。

  “接连大捷,想必越国称不了多久了。”

  血卫回答。

  “很好。”

  “陛下...”

  “我要吞并。”

  ......

  大周皇城烟花烂漫,满城的人都出来看,大周皇城一片热闹。

  “你看那看那,好美啊。”

  卿女指着天边绽放的绚丽烟花,开心的又蹦又跳,一时间就像个天真的小孩子。

  “呵呵。”

  夜千机在她身旁笑着,并不言语,一抹淡淡的苦涩在他的眉心酝酿着,卿女没有看到。

  “对不起卿卿。”

  夜千机在心中道,他已经做了一些事情,他看到了烟花之上的狰狞,还有那冲天的怨气。但这时他已经无力回天。

  这一切都是他种下的因,也应当食下这样的果。

  在当初他给卿女饮下三生水的时候,便有所预料,但却没有预料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般。

  “卿卿,我们明天回去吧。”

  夜千机忽然的道,他的音色里有着一点点的疲惫和落寂。

  他算计别人算计了数十万年,最终还是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或许有一天卿女会恨那个人,虽然可能不会恨自己,但他始终原谅不了自己。

  事已至此,他只能为卿女做得再多一些,以求自己能够安心。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步步为营,算计的精妙准确,但还是算错了这一步,他本以为能够借此为卿女提升修为。

  但最终还是害了她,他太小看神族的力量了,神族本身不需要三生之水这等东西来加强自身的。

  可是卿女此刻的身体却是凡体,除非她能够一下子恢复花帝的修为,不然她注定不能躲过如此的命运。

  这一切难道都是天意吗,上天注定要灭掉遗留在六界的最后一位神,若是那个人见到了,会不会很伤心。

  我害死了她的女儿,毁掉了她最后一丝的血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