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十九章 脸皮真厚

第十九章 脸皮真厚

  “你来呀动我下试试呀!”

  卿女竖着眉毛,脸色深沉得很,面前这个男子,太让她不喜了。

  紫衣男子神情木讷的看着卿女,只觉得自己大脑短路了,这个小姑奶奶,我也没招她惹她,她为何如此针对于我。

  而且这等针对,似乎是一种敌对,紫衣男子深深地感觉到卿女似乎很恨他。可她又有什么理由恨自己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

  黎歌笑一把抱起卿女,“莫激动,莫激动。”

  “大家都进屋吧,都在外面站着干什么。”

  木清岚可谓是玲珑心,立刻出言环节了尴尬的气氛。

  众人进了屋子,卿女坐在黎歌笑的右边,那个紫衣男子涎着脸不知以何勇气的,坐到了卿女的右边,而且眉飞色舞的跟卿女献殷勤,卿女几乎不理会,只是跟师父谈话。

  众人也都相继跟卿女寒暄,当他们知道黎歌笑是卿女的师父后都热情了不少。

  反倒是紫衣男子却被晾在一旁,地位尴尬得很,他很想搭话,可卿女就是不给他插话的机会。

  紫衣男子又气愤又无奈,想他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师父,这是木清清,这是龙印天,这是木清岚,这是岳文。”

  卿女笑着与黎歌笑介绍道。

  这些都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都很珍重。

  黎歌笑脸色平淡的微微颔首,对于这些人他并未去对话,反而是对卿女说:“你这些朋友,都很不错。”

  虽然这些人的天赋都很不错,但却还没有达到可以同黎歌笑对话的层次。黎歌笑也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这么说似乎很不客气,但黎歌笑的地位,修为皆属六界之最,高处不胜寒而养成的孤傲性格也成了他的弊端。

  “当然咯,他们可都是六界学院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呢。”

  得到师父的赞赏。卿女立刻得意了起来,心情开心的不得了。

  黎歌笑虽然事事都以她为中心,但却没有夸过自己,然而他这次赞赏朋友。也算是间接性的夸赞卿女的眼光好。

  她如何会不开心。

  “谬赞了。”

  众人回应,心中却是很不满黎歌笑的这种藐视。

  毕竟他们如今都是可以独挡一面的人,修为也算是颇高,但却被人当面藐视,这让最近因为修为提升而心高气傲的他们有些部分。

  这种人也配给卿女当师父。卿女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是他强迫卿女当他徒弟的,或者这个人一定出卖色相了,哼,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有用吗?

  “不过他们的心性却不甚沉稳,这一点需要改进,否则难成大器。”

  黎歌笑又对卿女道,对于这群年轻人心里那点小九九,黎歌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当下他便是提醒。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都听卿女的。

  “哎呀师父,你不要一来就用祖传的挑剔**看人好不好。能入您法眼的世上又有几人啊。”

  卿女不满的嘟了嘟嘴,这些人好歹都是她的朋友,师父却又如此的不给面子,这不是明晃晃的在打她脸么。

  “呵呵,对啊,我本就是陪你出来的,这些凡尘之事与我何干呢。”

  黎歌笑微笑点头,动作简单却美感十足,实在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嘿嘿,说得好像你多高尚似的。”

  一旁的紫衣男子忍不住。对黎歌笑的话嗤之以鼻。他认为黎歌笑这是在装酷耍帅。

  “哪有你说话的份。”

  这次反驳他的是卿女和黎歌笑一起,黎歌笑是对他忍无可忍,而卿女则是本就厌烦于他。

  突然被撞了一鼻子灰紫衣男子心情可谓是糟糕透了,但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木有。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能多孙子,就多孙子。

  是啊,这位爷可真是如己所说,脸都不要了,还顾及什么其他。

  可真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不要脸天下无敌。

  树要没皮必死无疑,人要没脸天下无敌。

  被卿女那么打击,他还涎着脸坐这,可见是有多么扛骂了。

  “话说你为何还不走,坐这里干甚,讨人嫌么。”

  卿女下了逐客令,只要面前之人多待一秒,她都会浑身不舒坦。

  “我在稍坐一会,看看你。”

  紫衣男子温和的道,音色里带着恳求,如此形象,如此作为,让众人为之心头一软。

  他不顾别人的白眼,不顾卿女的冷言冷语,只为能够看看她,这样的男子,也算好了。

  “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紫衣男子情真意切的道。

  “我过得很好,你走吧。”

  卿女听得出紫衣男子话语中的真切之意,她的心头泛起微微的恻隐,她立时将身体转向一旁,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狠狠的道。

  “好,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

  紫衣男子点头,神情不舍的看了卿女一眼,方才离开了去。

  “话说,咱俩认识么?”

  卿女疑惑道,这句话才是正题。

  “或许你不认识我,但我却熟悉你,我只想待你好,仅此而已。”

  紫衣男子身影顿住,他没有回头,声音在屋子里面传荡,让人心跳加速。

  这算是断袖之癖的告白吗?木清清和木清岚在疑惑卿女此刻是男儿装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倪端。

  只是觉得这个紫衣男子是个超级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全六界最无敌的…大变态。

  黎歌笑皱眉,觉得此事定有蹊跷,可思来想去,他也没发现这蹊跷在哪。

  首先黎歌笑对卿女的身份以及这些年的行踪都了解的很透彻,卿女也从未见过这个紫衣男子。

  他空降到他们师徒之间横叉一杠子又是为了什么呢?

  黎歌笑不得不考虑,那个人手下对天界向来是虎视眈眈,他此刻又来接近卿女肯定是居心叵测。

  就算他是纯洁的想对卿女好也不行,黎歌笑不能允许。

  而卿女此刻却是陷入了沉思,这个人为何要这么说,难道他有那部分事情的记忆,不可能啊,这是三千年前啊,按道理来说那些事情还没有发生。

  难道他当初害自己一事之中有个天大的隐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