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六章 幻世之谷

第六章 幻世之谷

  “没打算让我听懂你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作甚。”

  卿女深深的给了尘垢仙主一记白眼,并且在心中将这天界中神话一般的存在给鄙视的体无完肤。

  这尘垢仙主莫不是太喜欢做无用功了吧,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说一大堆废话?这也太荒唐了点吧。

  “你只要记住你这‘帝骨香’很有用即可,其它暂且无需考虑。”

  尘垢仙主无视卿女的白眼,反而是提醒道。

  “我都不知道这香有什么用,怎么记住啊。”

  卿女不满道,我记住了有什么用。你说它有用,你倒是给我说出个子午卯酉来啊,这样放出一个空噱头让我在这期待有什么用。

  这香陪着卿女两辈子了,除了好闻之外,似乎再没有任何用途。

  故而卿女不明白、不理解,也不无道理。

  凡事必须都要亲身经历才会明白,如果只是说说,那就仅仅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头道理,没有经历过的人为它佐证,那么即使这则道理理论上是对的,也没有人会相信。

  譬如花帝觉醒这一事,如果在他出现之前,谁又知道花帝的存在,谁又知道六界之内还有这么恐怖的一个祸害。

  如果花帝在完全觉醒后,如果他没有为祸六界,那么谁又会说花帝不好呢?

  事实就是这样,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据理论正,卿女的这香气若是没有得到比较相应的运用,她又如何能够知道自己的这种香气肯定有大用呢。

  “以后你会用到的。”

  尘垢仙主似是早就料到卿女会这么问,这边卿女刚问完,他几乎连‘嘣’都不打,便立即说到,那速度可真是快。

  不过这回答可是敷衍成分居多些。

  “那是以后的事情,我现在还无需考虑。”

  卿女挥挥手,一脸的不在意。

  “你现在必须考虑。”

  尘垢仙主急了,见卿女这否定的语气他便是知道自己不好循循善诱了。这妮子活脱就是一个走一步算一步的主啊。

  尘垢仙主这时惊讶的发现卿女现在和自己谈话的语气与刚才不一样了,刚才的卿女那对答如流且从容的样子就犹如是一湾深不见底的深潭,任尔什么样的风浪,她都会从容以对。

  那般沉静的姿态。甚至都让尘垢仙主生出一种面前这个年岁不大的小人儿是个从不过问世事的隐士。

  因为只有经历过太多风浪的人,身上才会散发出这种渊渟岳峙的气势。

  一想到这种气势,尘垢上仙便是不由得心中一震,他似乎在那一刻从卿女的身上发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那种味道就像是味道就像是在深海里蛰伏潜行的一条通天巨蟒,偶尔慵懒的舒展自己的腰肢而在水面上浮出一些细微的鳞片。而鳞片上却带着让人视之一眼便会心生畏惧的寒光。

  而现在的卿女,似乎才具有一种未长成的少女方才拥有的清纯,那种清纯就像是清澈的泉水,偶尔水上会调皮的冒出几个小水泡,让人见之怜惜。

  尘垢仙主此刻就生出了怜惜之心,他甚至很想一把将卿女拥入怀中,倾尽所欲的去疼去爱护。

  这也是他最开始对卿女的印象得到了升华,他一开始也只是觉得惋惜卿女那婉转的命运,而现在他又开始想要去守护。

  尘垢仙主并不知道是何原因才会让他生出这样的心理,但他却知道这种心理已经开始在他的心底发了芽。芽儿的根部已经在心中扎下了根。

  “难道是我对她动心了?”

  尘垢仙主眼睛光芒闪动,他好笑自己竟然在心中生出了这种荒唐的念头。

  确实好笑,尘垢仙主自成仙以来,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活了不少的年岁,然而这些年他一直心如止水,除了修炼外几乎不过问世事。

  这些年里能够让他心动的只有两人,第一个就是那个一万年前的花帝。

  花帝的美传于世,无论道行多高,或者心境多么沉稳的人见到她的绝世姿容都会难免心动。

  在那时对花帝倾心的男子并不在少数,包括他们五大仙主在内。甚至他们之中的女仙主穹露仙主都为之倾心。

  可见花帝的样貌是有多么倾国倾城。

  见美人心动是很正常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卿女却只是一个身体任何方面都未发育完全的小孩儿,对小孩心动。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再者人家卿女也未必能够看得上他尘垢仙主。

  这倒不是什么卿女眼高于顶,亦不是她已心有所属,再也容不下其他之人。

  抛开这些来想,一个人如果动了心,那么不管他有多么优秀。在这个令他动心之人面前,都会难免产生自卑的心里。

  尘垢仙主现在就有些自卑了。

  况且就算现在尘垢仙主向卿女表白,卿女都未必会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太虚无缥缈,日久生情才是真理。

  就比如夜千机夜大帅哥,他现在就在卿女的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他能够让卿女感受到他的好,他不求回报的付出。

  “我不考虑。”

  卿女坚持的道,凭什么你叫我考虑我就考虑,你是谁啊,凭什么左右我的思想。

  “不考虑便不考虑吧。”

  尘垢仙主长叹一声表示妥协,他沉吟了片刻,便道:“我想请你去我的幻世谷做客,不知可否赏脸。”

  尘垢仙主这话说的恳求色彩居多,他竟然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动作讪讪。

  “不去,我还要赶去天玄仙山参加新弟子考核呢。”

  庞天舞眼睛一亮,幻世谷耶,天界十大名胜地之一呢。她急忙推了卿女一下,想要示意同意去往,但当她刚刚出手之时,卿女的话已经犹如脱了弦的箭矢一般的冒了出去。

  庞天舞的心立时哇凉哇凉地,幻世谷,幻世谷,我的幻世谷啊......

  一时间悲从心来,庞天舞几乎连捏死卿女的心都有了。

  “没关系的,天玄仙山那边我可以通知他们免去你的考核,直接成为天玄仙山的弟子。”

  尘垢仙主沉吟了一下,随后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他相信天玄仙山不管如何也会卖给他这么一个面子的。

  “就只给我一个人免去?”

  卿女挑起细细的眉毛,瓮声瓮气儿的道。

  “两个。”

  尘垢仙主闻其声便知其意,他瞥了一眼一直被他当成空气的庞天舞,哈哈一笑。只要能让卿女来,那么带上这个‘空气’又如何。(未完待续。)

  ps:订阅很便宜的,大家给一个影响不了神马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