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六十三章 清虚之魂

第六十三章 清虚之魂

  “死千机,烂千机,臭千机。”卿女一边往蜀山的方向走,一边喋喋不休的诅咒夜千机,这一诅咒,可是诅咒了五天。是的五天。她一不会御风飞行,二不会御剑飞行,所以她只能靠自己的脚力走,这一路下来磕磕绊绊,卿女那可怜的小脚都被磨出好几个大水泡。不过卿女也是倔强,虽然脚很疼,但她却没有放弃去蜀山的念头。饿了就吃些仙果,渴了,还是吃些仙果。这五天下来,卿女光吃仙果都快吃吐了,这哪是人过得日子啊。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第五天的夜晚里,到了蜀山脚下。“我终于到蜀山咯,夜千机是讨厌鬼。”卿女来到蜀山脚下,望着满山的翠玉匆匆,不由得蹦跳呐喊,这时候,她依然不忘埋怨夜千机一句。这夜千机真是可恨,不跟她一起上蜀山也就算了,好歹也送她过来啊。坐在一个石头上歇息了一会,卿女便是打算往前走,然而刚走两步,她忽然又退了回来,目光警惕的四下看看。四周树木林立,芳草萋萋,若是在白天倒是不错的美景,可如今这是在黑天,那就有些显得阴森森了。一想到阴森森,卿女便是觉得四周的风都有些阴冷了,更加觉得自己背后似乎是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在跟踪自己。对于不干不净的东西,卿女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什么鬼魂之类的,她见过的太多了。咻!忽地一道火光从她面前划过,那火光一闪即逝,这是冥火。卿女一愣。忽然她脚下的地面龟裂开来,一只沾满泥土的手便是从裂缝中冒了出来,这手掌行肉皮一半,骨头一半,看起来十分的恐怖,卿女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这是诈尸了?这只手掌一露出土面,先是四处摸索着,然后便是摸到了卿女的脚上,卿女一下子把脚抬起来。摸到卿女的脚,那只手停了停,然后发现脚没了便是再度四下摸了摸。卿女抬着脚,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咦’鬼点子来了。她把脚又往上抬了抬,随后脸色一下子便是狠厉了起来,心想,“我踩死你这个诈尸鬼。”砰!沉闷之声想起,卿女这一脚可算是用了她全身的力气。“啊!”在沉闷的声音响起之时,一道犹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便是响了起来,“疼死我啦。”哗啦啦!大地龟裂的更大了,随后一道身影跳了出来,捂着一只手,疼得直跳。卿女定睛一看,好家伙这鬼长得真像要饭花子,头发散乱,眼睛鼓得跟牛眼珠子是的,满脸是土,衣服也破,好像几百年没洗过衣服,几百年没洗过澡。“叫你吓唬我,这回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卿女伸手蹭了一下小鼻子,满脸得意的傲气。“你你你...你怎么可能够伤得了我?”那只鬼闻言身躯一震,随后伸手颤抖的指着卿女,可能是太惊骇的缘故,他说话都说不通顺了。“伤你?”卿女翘起眉毛,气哼哼的道:“你敢吓唬本小姐,本小姐不把你揍得三魂丢两魂就算便宜你了,识相得就赶紧走,不然休怪本着卿女便是作势欲打。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很虚的,毕竟此鬼并非人界的普通鬼,要是真动起手来,修为平平的卿女那是断然打不过的,如此能够把这鬼吓跑更好,若是吓不跑,那么...卿女便跑。这情况下,她不跑她不傻么。“你这人还讲不讲理,我在这山下好几年了,每天都这个时辰出来,凭什么你说我吓唬你?”那只鬼登时委屈不已。“那行,你在这晃悠吧,你不走,我走。”卿女说完便走,她害怕呀。“等等。”那只鬼忽然大叫道。“什么事?”卿女不耐烦的转过身,不过心里却是一颤一颤的。“你是来蜀山的?”那只鬼踌躇了一下,道。“是啊,怎么了?”“这就好办了,我叫清虚。”那只鬼自我介绍。“你叫什么跟我有关系么?”卿女可是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里。“别这么不近人情好么,你想去蜀山,但蜀山有蜀山结界,你又不是蜀山弟子,肯定进不去的。”“嗯?”卿女一下子来了兴趣,这蜀山有结界?“我可以帮助你进去。”似是瞧出了卿女心中所想,清虚忽然道。“你为什么要帮我,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卿女白了虚清一眼道。“因为我有求于你啊。”清虚叹了口气道。“你求我?”卿女愣了,这鬼有求于我?“这个你到了蜀山,你先找我师父琼华真人,告诉他我被十年前被魔界的人害死在山下就行了,请他来这里恢复一下我的肉身,祝我复活。”“琼华真人?那不是蜀山的掌门么?”卿女更加惊讶了,她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这清虚,又忽然道:“你不会是蜀山三侠之一的清虚道人吧。”“是呀是呀,我就是清虚道人啊。”清虚振奋道,随后伸出手,想要一把握住卿女的手,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又实在是不好意思。“既然这样,那好吧,清虚道长,我就这样叫你吧。”卿女道。“你可以立即送我进蜀山么?”“好的,你可一定要帮我,只要你能帮我复活,我清虚愿意给你当牛做马。”清虚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答应。然后卿女只觉得自己脚下闪出一道白光,然后便是来进入了蜀山内的一所大殿中。“好人呐。”清虚将卿女送入蜀山后,他也算是耗费了自己不少的修为,登时委顿在地上,他抹了一把眼泪道。“咳咳咳...”大殿之上,响起苍老的咳嗽声。“师父。”角落里卿女见到一男一女两名样貌年轻,但却气度不凡的人在想着主位之上须发皆白的老者跪伏。“为师大限已至,你们不必伤心,为师至今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清虚,卿女天赋出众,很适合当这一届的掌门,可他下山十年未归啊...”老者挥了挥手,然后道:“十三年前,我游历六界...”“谁!”卿女仔细的听着,但却不料自己的动作触动了身旁的板凳。男子眉头一皱,忽然喝道,随后身体一闪来到卿女后方,一把将她给揪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