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五十章 好想师父

第五十章 好想师父

  这可不能怪卿女小气,或者唧唧,实在是这岳文对自己的态度转化的太快。

  卿女敢保证,如果她至今还未暴露女儿身,他肯定不会如此的对待自己。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亲回去吧。”卿女烦躁的挥了挥小白手,出语赶他走。

  见卿女不待见自己,岳文苦笑了一声,然后说了句:“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后便是离开了。

  卿女也不回应,甚至不抬头看他,爱走走,我也没留你。

  随着岳文的离去,屋子里便是空荡了起来,一个人的卿女有点孤独。

  孤单真是一件让人琢磨不透的事情。

  一个人总会想很多人,很多事,这或许就叫做胡思乱想。

  想的人却是自己印象中最深的人,想的事,便是印象中最深的事。

  想着想着,卿女的思路不由得飘到了云端之上的天玄仙山巅上方的,缥缈云雾宫中的那宛如顽固寒冰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世上绝美的人。

  “不知道师父怎么样了。”她不知不觉的道出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她颇有些自嘲的道:“已经轮回了,师父又怎么会记得我。”

  这辈子和上辈子很多事情都不一样,或者说这辈子她遇见的事情比上辈子要多。

  时间的某处或者有一个基点,那个基点随着岁月的洪流飘动,永远的无线不循环。

  卿女或许永远也找不到上一世的那个基点了,不过她更佳珍惜这一世的基点。

  或许师父并不记得她,但她还记得师父,这就说明她还与师父有着未尽的缘分,虽然在这缘分之中有着太多的坎坷与磨难,但她都会咬着牙,一一的挺过去。

  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像上一世那么的任性。

  她不想再看到师父那张平静如同冰的脸上出现让自己心疼的自责的颜色,因为师父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这辈子,卿女愿意终生不嫁,陪着师父,就算日后她会成仙,会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寿命,会眼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的离去,她也会陪着师父。

  她相信师父的心里一定是孤独的,因为见证过自己所有亲人朋友的离去,看了太多的世态炎凉,经历了太多的沧海桑田,她如今已是心如止水。

  但卿女愿意用自己跳动的心去温暖她,不会让她再孤独。

  可能是太想念师父了,卿女不知不觉的脸上出现了几滴晶莹,阳光从外面洒下来,照在脸上,那几滴晶莹闪烁起了七彩光泽,看得人心碎。

  她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双手捧着脸颊,她很无助,也很无奈。

  龙印天对她好,但龙印天就像她的哥哥一样,那种好是一种关爱。

  夜千机对自己好,这种好不求任何回报,或许他想要的回报就是在某一刻抱抱自己。

  或许夜千机心里对自己有其他的情感,或许他真的喜欢自己,但卿女已经决心在见到师父后便重新拜师,从此以后便一直陪着她。

  如果师父没出现过,她就算是嫁给夜千机也没什么,毕竟她的心里对夜千机也是喜欢的,这份喜欢恰巧就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也可能秋雨帝也喜欢自己,毕竟在前世他对自己的好甚至都有些超过了师父,也问过自己愿不愿意嫁给他。

  不过卿女也一直以为他在开玩笑,自己便也开玩笑的说不会。

  而最后,自己却走向了他布置下的深渊。

  无论开始他是否喜欢自己,可最后他都是害了自己,也注定了卿女今生与他不死不休的局面,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她卿女一日,秋雨帝便会不得安宁。

  这不是因为卿女记仇,如果卿女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人,或者她也只是天玄仙山的普通弟子,那么她也不会去记恨秋雨帝,只是自己的死,让师父伤心了。

  虽然她有预感在自己死去之后师父肯定会去找秋雨帝决斗过,虽然她知道师父的修为未必会输,但那时师父却已经将自己三分之二的修为用来凝聚自己的灵魂以及打开轮回之门了。

  那时的她还可能打得过秋雨帝吗,卿女都不用想。

  只要师父伤心这一条,就一定注定了卿女不会再原谅他。

  “姐姐,你怎么哭了。”正在这时,饭桶忽地从她的手臂上闪跳了出来,飞到她的肩膀上,用自己的小脑袋轻轻的蹭着她的脸。

  小家伙蛮懂事,知道怎么哄人。

  卿女欣慰的笑笑,她伸出手在饭桶的脑袋上轻按了下,柔声道:“姐姐没有哭,姐姐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事,所以流眼泪了。”

  虽然饭桶是夜千机送她的,夜千机的人品她也信得过,但是她却不能什么都跟饭桶说。

  “姐姐,我感觉你好像一个人。”饭桶呆呆的看着卿女,的很认真:“那个人虽然修为微弱,但却能控制世上的花开花谢,这般能力,即使是亿万年前称霸六界的花帝都不能做到呢。”

  “控制世上的花开花谢?这么厉害?”卿女惊讶道,能控制花开花谢,想到这她便是来了兴趣,“她叫什么啊。”

  “年代太久了,我也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饭桶叽叽喳喳的道,随后它又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在沉思,“那个人从生下来就饱受病痛的折磨,一直到三百岁才有个师父,可刚活到三千岁就死了。”

  说到这,饭桶叹息一声,似乎也是可怜那个苦命的孩子。

  “这么一说,那个女娲的孩子倒是和我同病相怜了,我大小也是个病秧子。”卿女说到这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在不好意思之余,她也有些惊讶,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不过想来她也能够释怀,六界之大并不是她可以想象的,而且每天都会发生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她也只不过是六界之中的沧海一粟而已,雷同之事也多了去了。

  “所以啊我才说你们像嘛,不过你们两个却有一样是不同的,就是那个人体内的能量元素是火,而你的是妖…”饭桶接过话茬子滔滔不绝,然而说到能量元素的时候,它只说到了“妖”字就住了嘴,而且俩翅膀捂住嘴巴,好像憋的慌,它眼神忽地游离了起来。

  “什么?”卿女刚刚沉浸在饭桶的故事中,然而正听得出神却没料到这饭桶却是忽然住了嘴,这也太调胃口了。

  “我不能说。”饭桶索着脑袋,眼神中满是恐惧,“姐姐你别问我了,如果我说了我会死的。”

  “好好好。”卿女忍住心中的好奇,她感觉饭桶并没有向自己说谎,也不是故意的在调自己胃口,所以就放过了它。

  饭桶松了一口气,幸好姐姐没有追问,不然它的小命可咋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