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四十八章 卿女人呢

第四十八章 卿女人呢

  另一方面,红叶一直在卿女的屋子里不出门,她本来的任务是来这保护卿女的,可她如今的态度,倒是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来保护的。

  以她的修为,不可能感觉不到卿女那边已经有了危机。

  而她此刻正坐在圆桌上,很不客气的喝着夜千机送给卿女的茶,不断如此,她每喝一口都吧嗒下嘴,似乎是很回味。

  “这么好的茶,主上可从未让我喝过,真是便宜了你这蝼蚁。”这般说着,她心里却是愈发的有些不平衡。以前她为夜千机卖命,生里来死里去的,可以说是忠心耿耿,但主上却从未给她任何赏赐。

  她本以为夜千机本性淡泊无情,但如今她却把平常自己都很少喝的茶送给一个既没有什么修为,又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如此可以看出来,她心目中无比崇高的主上并非淡泊无情,而是有特殊的嗜好。

  喜欢萝莉。

  这也是她明知道卿女会被抓走却坐视不理的原因,像她这种即使在六界之内所有的强者都能排上前十的高手,一般人怎么能值得她出手。

  她已经忘记了夜千机当初对自己的嘱托,保护好卿女,等到时候他回来发现卿女被欺负,那么自己的后果即使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夜千机能做出来这种事,他向来是说一不二,而且下了命令,也最不喜别人不服从。

  不过红叶是断然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地,如果她知道,那肯定就得不管白天黑夜都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卿女形影不离。

  她不知道卿女对于夜千机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天机堂中...

  无数萤火虫一般的光芒涌动飞舞,黑暗无边无际,让人进入里面便会生出一种终生都难以逃出的感觉。

  “不知净世仙尊来找在下所谓何事?”这声音阴测测,显然是天机堂主的声音。

  “放了天界的人。”竟是仙尊淡然道。

  此处只能见到无数星火虫的光辉,以及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两人的身影,却是看不见分毫。

  “你知道,天机堂从来不亏本,想要我放了那些人,你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天机堂主阴测测的声音充满了不可否定,也代表了他此刻的决心。

  “你想要什么代价?”净世仙尊声音依旧淡然,一副身外之人的样子,他也的确是身外之人。

  “咱们做一个交易吧。”天机堂主的声音顿了顿,又道:“我只要你收一个人为徒,这些天界的人我就会放过。”

  “我黎歌笑从来不收徒弟,你换个筹码。”净世仙尊声音依旧淡漠,也充满了毋庸置疑。

  “那你请回。”天机堂主立时下了逐客令。

  “如果我要硬闯呢?你可要知道六界之内,没有我黎歌笑去不了之地。”

  “随便,你数千年前就来过我这,不也是空手而归,这次也是一样。”

  “你究竟想怎样。”

  “我只要你收一个徒弟,这可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人,而且她也是六界之内,对你最崇拜的信徒。”天机堂主道:“即使没有我们的交易,她也会亲自到天玄仙山拜师,而且决心之大,即使这天地变了,她也不会变。”

  他又道:“我相信到时候你会收徒,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也算是卖你个人情。”

  “想拜我为师,并不是有决心就可以的。”净世仙尊道,声音中已经是有了几分妥协的味道。

  能被天机堂主这么推崇的人,他也很有兴趣,要知道天机堂主很少推崇人的,不过天机堂主的下一句话,却是硬生生的将他的兴趣,变成了震惊,甚至有些...兴奋。

  “她有益于常人的灵魂,这种灵魂可以被你索取,补充你保养了数千年那具干尸内部的灵魂,再配合三生水,可以让那干尸复活。”

  “我不可能用他的灵魂。”黎歌笑冷笑道:“你这么威逼利诱让我收徒,究竟是寓意何为?”

  “我寓意何为用得着跟你说吗,你只要收好你的徒弟便可,其他的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

  六界学院中已经是三天以后。

  “卿女今天又没来?”眉潜目光扫视众人,声音气愤到了极点,“这么不尊重人。”

  其实他心中却是在冷笑...

  “姐姐你找到卿女了吗?”东院的操场上,木清清焦急拉住从远处跑来的木清岚,待得后者摇头叹息之时,她的心便是凉了几分。

  “你们找到了吗?”她又问手下的人,手下的人都是摇头。

  这时龙印天大汗淋漓的跑回来,看他那沮丧的样子,便是让木清清知了结果,没找到。

  “怎么办...”木清清急的来回踱步。

  这时候西院的操场上却是一片懒散,与东院的火急火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他们的老大却不在这里。

  一间房屋里。

  “吃点东西。”

  “我不吃。”

  “饿坏了不好,吃点吧。”

  “我怕吃你们西院的饭烂嘴,岳文你赶紧走,别来烦我。”

  岳文的脸色一红一百的,然后缓缓的平和下来,“吃不吃由你,我把饭就放在这里,你饿了自己吃吧。”

  说完他便是走了出去,然而他还没走出屋子,就听见瓷碗破碎的清脆的声音。

  “休要在我面前装好人,你要是真担心我,何必软禁我在你这里。”一阵怒声也在背后响起。

  岳文眉头一皱,显然是对这般不敬的声音很是生气,但他却是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将心绪平复下来,转过身缓缓的道:“卿女,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有我的苦衷。”

  “苦衷,呵呵,你软禁我你倒有理了呗,感情是你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卿女坐在那里冷笑,此刻她头顶的发带已经不见,三千墨丝款款落下,那稚气未脱但却已然出落的楚楚动人的小脸蛋正满含怒意。

  两道一字眉这时候都是竖起来了。

  “随便你怎么说,时机一到我就会送你回去,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总之我不会伤害你。”岳文走回来坐下,满面郑重,这和两人第一次见面之时,破有些差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