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十九章 新生不易

第十九章 新生不易

  卿女自回房之后一天一夜都未曾出来,期间木清清和龙印天都来找过她,但都被她给打发了。

  一夜未眠,直到清晨的阳光从窗缝中散落到屋子里的时候,卿女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她简单的梳洗一下,然后穿起平时常穿的白衣,便去操场上等待验灵测试。

  经过木清清和她的叙述以及自己的四处打听,卿女知道了她是新生之中来的最晚的一个,这验灵测试,也可以说是专门为她自己准备的。

  由于来的比较早,而且其他学员都还在沉睡,所以这偌大的操场上仅有卿女自己。

  晨风吹过,卿女的发丝和衣衫轻微的翻飞,刹那间的凉意,透骨蚀心。

  见四下也无人,卿女便找一处空地坐了下来。

  良久后,大约是空气微微透暖的时候,操场上陆陆续续挤进来一些学员。

  这些学员都是成帮搭伙,然后有目的性的在操场的某处空地上坐下。

  卿女因为在想事情,所以也没注意到这些。

  “你是谁,凭什么占我们西院的地盘?”

  忽地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卿女耳畔响起,卿女闻声缓缓地抬起头,两道细细的眉毛也同时微微的蹙了起来。

  站在她面前的,是两名容貌平庸但却带着几分娇气的少年,此时这两名少年在看清卿女的面貌之后,脸色忽而变的有些不善了起来。

  “难道操场也是分板块的么?”

  卿女不解道。

  “当然当然分块,你这个人好烦,速速离去,不然我们要你好看。”

  一名少年刻薄道。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名少年向他们这边跑来,他来到那两名少年面前趴在耳边了些什么,两名少年听完,眉头一下子便皱了起来,看向卿女的目光,从不善转变成了阴寒。

  “你认识龙印天?”

  “认识,从小一起玩的好朋。”

  卿女如是回答,虽然她心里已经猜出来这些人和龙印天的关系不对付,但她还是承认了,因为龙印天是她的好朋友。

  “呵呵,好好好,现在东院越来越牛气了,都敢来西院的地盘坐着了。”

  那少年怒极反笑,拳头捏得‘嘎嘣‘直响,看那架势倒是像极了想要把卿女这个与他和龙印天之间的仇恨压根就不相干的人给捏死。

  “是你们的地方就给你们,一个个瞪着眼珠子要吃人的架势做什么?”

  卿女从地上站起来,嘟囔了一句便走。

  在她身后,有一个模样很英俊的少年正一脸笑意盎然的看着如今发生的事情。

  不过他将目光落到卿女身上之时,却是突然绽放异色。

  正在这时在他身旁的少年忽然站起,阴沉着脸就要过去,但他还不等走一步便被拦了下来,“小打小闹而已,岳文,你不会连这事也要管吧。”

  “这可是我地盘,我容不得任何人在这里撒野。”

  岳文冷然道。

  “一个新生而已,不至于。”

  拦着岳文的少年笑着摇头。

  “新生也不行,兰绝,你什么意思,他又不是你北院的人。”

  岳文出言讽刺,但他的动作却是停止了下来,很显然对于面前这个人,岳文还是忌惮几分的。

  “可是你也不至于连新来不到两个月的人也要揍吧。”

  兰绝笑着耸了耸肩,然后目光又转向卿女,道:“他今天可是要参加验灵测试的,打坏了可并不好。”

  “验灵测试?”

  岳文目光闪了闪,然后点点头,“确实不好看。”

  见他松口,兰绝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抬脚向卿女那边走去,行走间,嘴里还冒出一段话,“眉目如画的少年,果真是美少年啊。”

  ...

  “不准走!”

  这时西院的人大多数都凑了上来,将卿女围在中间。

  “你们要干什么?”

  卿女警惕的看着他们,眼见着对面人越来越多,她的心也是就此沉重了起来。

  若是放在以前,就这些人哪怕是再多十倍,也不会让她有任何心里负担,但如今已不是当初,她也不再是那个人王境的强者。

  她倒是生出一种虎落平阳的感觉,一想到这,她便是很想笑。

  “上。”

  不知是谁的指挥,然后卿女便见到这些人如蚂蚁搬家,群峰归巢一般的涌来。

  卿女的心也随着这些人的越来越近而变得越来越沉重,这是要打死人的节奏啊。

  “停停停!”

  正在那些人眼看就要来到卿女面前拳头抡得溜圆想要给卿女用力一击之时,一道懒散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央响起,听得声音,这些人不由的顿住了脚,目光落到声音的主人身上。

  卿女也是抬眼看去,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穿着黑衣,满头黑发的陌生背影。

  虽然这个背影并不宽广,但却能很好的将卿女挡住,这让卿女的心中升起一丝安全感。

  卿女只是惊讶了一会,便是恢复了原状,静静的待在他的身后不语。

  “你是谁?”

  “我是我咯!”

  “别整那没用的,我问你是何人?”

  “我是北院的人,大家听我一句劝,这个人虽然和龙印天关系很好,但他并不了解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正所谓祸不及家人,所以大家就算了好么?”

  西院的学员们一听这话也有理,再看卿女,这人面儿挺新,以前也没有见过,说不定是外面哪个大势力家子弟,如果这回把他给走了,莫不是给自己树立了麻烦。

  “好,今天我们给你个面子,兄弟们走。”

  西院的一名学员道,然后西院的学员便是分散了开去。

  “谢谢你。”

  见这些人走了,卿女来到他身前失礼道谢。

  “呵呵,我也是恰逢其会,你不必介怀。”

  男子摆了摆手道,随后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卿女,“你是新来的吧,六界学院里新生蛮不容易的。”

  卿女低头不语,她也是这么认为。

  以前在天玄山里,也并没有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可能这便是天界与凡界的不同吧。

  可这里也并不是凡界啊,那这里又是哪里呢?

  不是人界,也不是天界,更不是魔界。

  卿女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