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九章 烦不烦啊

第九章 烦不烦啊

  五天后,一座高耸入云的青山脚下。

  “我终于到白烟山了。”

  一名身穿白色衣衫的少年,蹒跚的来到山脚下,仰望青山之雄伟规模,一时间欢快的手舞足蹈,声音婉转动听,就像是小姑娘的一样。

  此少年身材略微纤瘦,个头也不高,远远地竟是给人一种风中摇曳的细柳纤弱无比的感觉。

  少年有着一张美好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如水一般灵动精怪,小鼻子有时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任谁看见都想要去捏一把,那薄薄的嘴唇竟是嫣红的似是要滴出血来,一根白色的发带将满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挽起一个马尾,垂在背后,并且发带还打着很漂亮的蝴蝶结。

  特别就是那两道细细长长的眉毛,时而弯曲如柳叶,时而慵懒的舒卷开呈一字,简直是变化万千。

  风儿直吹,花草微动,形成一片浩瀚无垠的青色波浪,仿佛像是被少年的活泼与欢快所影响了一般。

  就是这么个可爱的任谁瞧见了都想要去保护的少年,如今却是孤身一个人行走在这荒郊野岭,这实在是有点奇怪。

  不对不对,这这哪是什么少年啊,这不是卿女吗?

  原来前两天在往白烟山赶得路上,卿女由于是女儿身,自然免不了遇到一些麻烦。

  刚开始还好,可是等她出了城后,便是遇到了一群富家子弟,这些人简直是太无耻了,卿女才多大点啊,还非得要拉回去给他们老大当小妾。

  卿女一听,当下就不乐意了,当下便是大展威风,将那几个富家子弟给揍得鼻青脸肿。

  几个富家子弟急忙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跪地求饶,什么好听说什么,生怕再挨顿揍。

  可是卿女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吗,她眼睛一动,便是带着这群富家子弟回了城,然后找了个裁缝铺子,先给自己弄了一身男儿装,然后给了那裁缝铺子的掌柜一些钱,叫他们找几个人手,把这些人衣服扒光了游街示众。

  掌柜开始还有些为难,可是当他见到那金晃晃的钱的时候,立刻鞠躬行礼去寻找人手。

  卿女这么纯洁善良的人自然不会去看那些污秽的东西,在交代完,她便是离去了。

  有了男儿的装扮,一路上所遇到的麻烦自然是少了许多,不过属于人类的麻烦是没了,可是不属于人类的麻烦却是出来了。

  这几天夜里,卿女总觉得背后有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可能是因为自己前世是修行过的缘故,那些东西不敢靠前。

  但当她来到这白烟山地界的时候,那些鬼鬼祟祟的东西又逐渐的多了起来,它们也愈发的靠得近了,但却始终不敢现身,这让卿女疑惑不已。

  这白烟山上,翠玉匆匆,杂草茂盛,非但如此,这里面还有不少白骨,有人的,也有野兽的。

  在来之前,她便是听说过,这白烟山就是个烂死岗,一般活人不敢来。而且一到晚上就狼哭鬼嚎,偶尔还能听见女人的哭声,婴儿的叫声,杂乱无比。

  一想到这,卿女的脸色不由得就青了起来,这倒不是她害怕了,在前世她也随师父去过几场战役,虽然她没有杀过人,不过死在师父剑下的人凄惨模样她也见过不少。

  更何况,活人她都不怕,还能怕那些鬼怪吗,显然是不能。

  再者说了,她身上有祖传的帝王勾玉,专克各种鬼邪,她身上还流淌着帝王的血脉。

  帝王是怎么成就的,不就是靠着如山的尸骨成就起来的么,要知道一将功成万古枯,一国成立血如海啊。

  归根究底,就是卿女压根就不怕鬼,也没有任何邪魔之物胆敢动她,所以她压根就没有考虑过鬼这个事。

  她所担心的就是,这山连山,树连树的,满山的绿色,我上哪找千机说的那个山洞啊,我上哪找那个传送阵啊。

  天色一点点的暗了下来,当太阳沉落于地下之时,天幕上便被弯月星辰所填满,一闪一闪,璀璨夺目。

  不过这等美景,却是被白烟山顶上的,不只是云是雾的黑色给遮住了大半,朦朦胧胧的几颗星星透出云层,竟然像是一张狰狞的人脸,两颗长长的獠牙阴恻恻的漏出,恐怖极了。

  空气中的温度也逐渐的变冷,再加上狂风的呼啸,夜莺的鸣叫,隐隐的给这白烟山蒙上了一层阴森的味道。

  “唉...”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山洞的卿女终于是坐在一块石头上,哀声叹气了起来。

  在起旁边有着几团鬼火飘荡,不过却被她直接给忽略了去,她懒得理会这些东西。

  正在这时,她的身后有几个幽魂飘荡着,那几个幽魂看着卿女那般惆怅的样子,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紧接着便是跟着学了起来,一个个在空中坐下,一手捧着脸,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他们又凑在一起,似乎是在争论着什么,过了一会,突然一个长相最丑的幽魂被其他几个幽魂踢了出来。

  那个幽魂委屈的望着那几个幽魂,却又被那几个幽魂吹胡子瞪眼的吓个够呛,急忙飘走。

  “在哪呢,在哪呢,嗯?”

  卿女正无聊的揪草棍,却发现身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她猛然一回头,却见得一个满脸是血,眼珠子瞪得溜圆,舌头伸得老长的厉鬼正和自己近距离对望。

  “啊!”

  卿女尖叫了起来,正在她尖叫的同事,那厉鬼也跟着大叫了起来:“啊!”,旋即那厉鬼便是化作一团白雾如流星一般逃得老远。

  见那厉鬼逃走,卿女登时停止了尖叫,眨巴了下眼睛,扁嘴道:“无聊。”

  “怎么样,怎么样?”

  几个幽魂凑一块,问中间那个蹲在半空中捂着脸发抖的幽魂。

  “我再也不去了,太吓人了。”

  那个幽魂一边发抖,一边有些后怕的摇头,那变回原来模样的他空虚的嘴唇还在瑟瑟发抖,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你是人吗?”

  其余的几个幽魂不由得给了他一记白眼,斜着眼鄙夷道。

  “真是没用的废物。”

  一个女幽魂恨铁不成钢的道。

  “你们不废物你们去啊。”

  见被众幽魂瞧不起,这厉鬼幽魂一下子就炸了,一下子从空中‘噌‘的一下站起。

  “我们去,就我们去。”

  ...

  过了一会,又有人拍卿女的肩膀。

  “别烦。”

  卿女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但却不当事,拍肩膀继续。

  “我说了别烦。”

  卿女这回真生气了,她猛然站起来,指着那群幽魂,细细的眉毛登时就竖了起来,“你们烦不烦啊,一个个的都活够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