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飘御仙 > 第二章 血卫送行

第二章 血卫送行

  由于清秀宫已经被卿女糟践的不成样子,已经不能住人,所以她也只好搬到别的地方‘委屈‘一天。

  当天她与童战一同用膳,满桌子的山珍海味,让卿女不由得胃口大开。

  这倒不是她嘴馋,而是这个味道,真的是太让人怀念了,真是好久都没有吃过这里的菜,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了。

  童战发现卿女这次病愈之后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那脾气,那动作,还有那眼神都让自己有些陌生,但那源自于血脉中的亲近却是深深地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就是小姑姑。

  饭间童战也貌似不经意的问了卿女一些事情,大多都被她完完整整一字不差的回答了,惟独问她为什么非要去天玄宗,卿女要么就沉默,要么就板着人见人爱得小脸老气横秋的教训童战有时间不观察国家大事反而打听别人的私事,各种缺点那说得真是是套一套的,童战汗颜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总之,就是不往正道赶。

  童战无比的费解,你这小家伙到底要做什么事情,非要瞒着我们所有人呢。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他嘴上是断然不敢说的。

  晚风习习,卿女坐在屋子里,透过窗子呆呆的望着前方的几颗树,秋水眸子中微微的有些水雾,还时不时的发出两声无痛的低吟。

  她身后的两名侍女在瞧见后皆是无奈的摇头叹息,不过她们的叹息却不是因为卿女那多情善感的表情把她们感染了,哪怕就是单纯的心疼主子,担心主子的丁点情绪都没有。

  而是她们想着只要卿女一会不休息,她们就得跟着一会不休息,卿女一夜不休息,她们也只能跟着一夜不休息。

  这是她们做下人的职责所在,王朝的历法写着的,她们没有人身自由。

  她们纯纯的是为了自己的没人权而叹息,为了自己的命苦而叹息。

  “你们都下去吧,我自己能伺候自己。”

  正在她们无处道苦水之时,卿女的一席话,恰巧正中了她们的下怀。

  两女眼睛闪烁着光芒,卿女的话无疑是让她们解放,虽然心里很开心,但她们还是假惺惺的试探道:“大长公主!”

  这是她们的职责。

  “下去吧。”卿女没有回头,话音里不带一丝的情感,听不出来她此刻的心情是好是坏。

  “是。”

  两女作揖退下,行至老远,方才松了一口气,又小声的嘀咕了起来,虽然声音很小,但却依然能够被卿女听得清清楚楚。

  “大长公主今天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了,反正咱们是轻松了,听说她明天要去天玄宗,咱们以后也不用伺候这个病秧子了。”

  “如此说来,咱们解脱了?”

  “当然。”

  “……”

  屋子里卿女冷冷的望着退到远处正互相交谈的两人片刻,突然的嘴角上扬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这样的藐视浮世规矩的表情,与之如今的年纪却是大不相符,不过这样的表情也仅仅在脸上维持几个瞬间,便烟消云散…

  “天玄宗距离这里三千里,行程大概是十天,而且到了天玄宗我还要等待两年后的选拔......照这样的进度,我和师父应该还有两年才能相见,这可不行。”

  说到这,卿女眉头不经意的皱起,她真的很着急切的想要见到师父啊。

  “辛辛苦苦三千年,一遭失误回从前啊。”

  苦笑一声,卿女的两眼中闪过一丝的迷离,思维陷入了回忆。

  三千年前,她在人界最高的山峰阴邙山顶从人王境冲击仙境,但却失败了。

  如果单纯的只是失败还没什么,顶多就是散尽功力,大不了从头再来,以她上万年的生命来说,再来三千年,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这并不是一般的失败,这是从人途到仙途的失败,这种失败,是会遭到天道的反噬的。

  失败后天空黑云滚滚,十数道手腕粗细的天雷从天际笔直轰下,将她的肉身灰烬,七层灵魄也轰散了去。

  那一刻她绝望极了。

  要不是师父有通天彻地之能,一步十万八千里,在千钧一发之际从遥远的渤海之滨来到此处找到她已经消散了差不多的魂魄,说不定她现在也仅剩飞灰一撮了。

  她记得师父将她的魂魄规聚在一起后,搂着她虚弱的灵魄,那张倾世的面上写满了心疼与悔恨。师父不住的向她道歉自己来晚了,直到送她入轮回之门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她要好好保重。

  “小卿,下辈子也要等师父,就算师父踏遍万水千山,寻遍这众生六界,也会找到你,所以你千万不要害怕,等师父。”

  她一直都记得,师父那个时候坚定的眼神。

  “师父…”

  卿女此时已经潸然泪下泣不成声,她好后悔当年没有听师父的话,等师父出关后再冲击仙境,现在落得这般下场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吧。

  不对,卿女眼中光芒一闪,旋即便是一道红衣人的影像悄然的浮现在了她的瞳孔深处。

  “秋雨帝!”

  卿女几乎是嘶吼出来的,那个伪娘,那个曾经与师父实力并驾齐驱但却入了魔道的男子,是他骗了自己。

  亏自己当初那么信任他,与他对酒当歌,称兄道弟,甚至险些…爱上他。

  他明知道卿女那时不适合冲击仙境,却还是一直为她打气。

  “究竟是为了什么?”

  卿女感觉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单纯的为了杀死自己,那他大可不必如此啊,他只需动一动手指便足以让卿女死的连渣滓都不剩了,但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借口。

  活了三千多年,卿女早已经不再是小女孩的心智。

  如果秋雨帝喜欢师父,那卿女也是女子,大可不会成为他的障碍啊…

  思前想后,卿女依然寻找出一丝事情的倪端,不过幸好结果不是太坏,至少她以前的玄力还存在,只不过暂时运用不出太多,不过等到她到天玄宗,经过洗髓易筋,成为真正得修士后,实力增长的速度必然会突飞猛进,她有这样的信心。

  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

  “一定是师父帮我的。”

  想到这,卿女的心里就有些小幸福,她紧握着双手于胸前,望着窗外的星空幽幽的说道。

  “如果师父是男人就好了,那样我定嫁她。”

  翌日清晨,皇帝果然送卿女去天玄宗了,并且宣布命令满皇城百姓百官送行。

  皇城街道排满了人,那阵仗果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皇族的人就是好啊。

  卿女坐在皇帝的御用宫车里,高兴的伸出小手对百姓摇摇挥挥,百姓们实在是太热情了,卿女心里美滋儿的。

  驾车的是两名大将军,一身盔甲罩身,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的刺眼,说不出的威武。车后面还跟着数百名将士,浩浩荡荡的拍成一条长龙。

  皇帝的姑姑要去修行,举国的大事啊。

  在马车的两侧各有五位红甲蒙面的将士,这些人浑身充满了铁血的萧杀气息,令人望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这种气息,只有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得以生存的人才会具有,这样的人往往是退役却仍然想为国家效力的大元帅,智勇双全,受万民所敬仰。

  皇帝赋予他们官职,血卫,也是如今守卫一国之君的人。整个周国,也只有十五位而已。

  他们的战斗力也已经超出普通人的极限了,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堪比那虚无缥缈的仙。

  今天皇帝因为国事不能亲自送卿女,所以他才将血卫调出来保护她的安全,可见她在皇帝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卿女本来是不想让这些血卫送的,这毕竟是大周国的老底,但无奈大侄子太能坚持了,而卿女此刻又确实没有什么强大的实力,所以只好答应。

  故而这群百姓真心想看的,也并非是卿女。是他们心中敬仰的血卫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