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海风云 > 312 危机现

312 危机现

  听到苏州巨富沈氏一族,跟这件事情有多关联之后,南洙源之前杀气腾腾的脸,逐渐变得平静了。

  “咱们常平仓里的粮食,还有多少库存?”

  既然引发这场暴乱的罪魁祸首,南洙源不好对其下手,那么他就只能从另外一个方向来解决这件事情了。

  “回大人,咱们的粮仓里粮食只有不到六成,怕是不好动用。”

  在场刑房典史都是心腹,师爷韩进却是没有避讳地,说出了一个泄露出去有着极大风险的答案。

  “什么?怎么只有这么点?”

  南洙源深感意外,身在鱼米之乡的江南,官府的长平仓里竟然不满,要知道这可是刚刚过了丰收季节而已啊!

  “大人,您忘了,前些时日沈氏沈万良请他们族长托我们出售一部分长平仓粮食給他们,加上入场损耗以及前两年积累下来的缺口,所以咱们的粮仓里如今久只有这么多的粮食。”

  韩进小心翼翼地提醒着南洙源,解释着他们官府粮仓粮食缺失的原因。

  “…………”

  南洙源的脸色,如同吃了一口大便一般,格外的难看:“沈万良这王八蛋,原来早就做好了涨价的打算啊,连跟本官通口气的意思都没有,着实可恨!!”

  有把柄在人手中的感觉,实在不爽,就算心里想要将这些家伙千刀万剐,可是真到实际行动时南洙源就只能歇菜,不敢有太过强硬的动作。

  “还有,大人。”

  韩进看了看南洙源难看的脸色,虽然不愿意,可是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南洙源上报其中隐秘。

  “咱们的粮仓里,就算剩下的这六成粮食,也有差不多半数粮食是陈年旧粮,好多还有发霉迹象。”

  正是因为这些隐秘,之前在察觉到苏州城的隐患之时,韩进便抢先谏言南洙源,让其防患于未然,可是最后南洙源这位主子钱怕虎后怕狼,又不愿担风险的性子,断然否决了自己的谏言,最后染发这场风波越来越大了。

  此时的南洙源也是心中后悔,早知道局势会发展到现在的情况,当初韩进太提出建议的时候,自己便应该应下来,至少也不会像如今这般,已成不可收拾的局势。

  就算最后苏州城中的局势倍南洙源給有效控制住了,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总归还是会成为他南洙源任上的污点,等到京查之时,自然而然会让自己的评论变得难看,正好给他的对手们一个口实。

  像现在苏州城中发生的事情,看似未必会有多大的影响,可是有了陕西农民起义暴动的前车之鉴,朝廷如今对于暴动之类的事情,可是有着极深的成见。

  而对于引发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南洙源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并不比之前他应下韩进建议所带来的危害大。

  而且,韩进给予自己的建议,只能说有极大风险,但是并不意味着就必然会出现问题,反而比现在都情况来得好得多。

  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想要让其改变已是不可能了,南洙源现在能做的,只不过是染发局势不再糜烂了而已。

  “你的意思是,咱们就算想要动用长平仓的粮食,也需要三思?”

  南洙源苦恼地问道。

  韩进并不回答,但是脸上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去拿本官请帖,我要请沈氏族长到府上喝茶。”

  无可奈何下,南洙源只能从源头想想法子,看看能不能让沈氏族长出头帮助,说服沈万良将粮价下调,以安民心。

  当然,他对此事保有的希望不大,仅是尽人事安天命罢了。

  很快,沈氏族长沈万达便亲自来到了知府府邸,与南洙源进行了一场促膝长谈,虽然沈万达面色恭敬,语气重多有愿意顺从之意,可是南洙源却是依旧不是很安心。

  果不其然,带着南洙源使命回去的沈万达,在第二日便给予了南洙源回信,信中宣称此事与他们沈氏粮铺并无干洗,而是有人从中谋利,而他们沈氏也不过是为了避免损失,而跟风罢了。

  “荒唐!无耻!真欺负老夫没有证据不成?”

  面对很明显的推诿之言,南洙源除了在自家府邸,与自己的亲信面前发发官威外,再无他法。

  城里的暴动,最后以南洙源调动了城外军营三千士兵进城,与刑房衙差们一起,好不容易給镇压了下去而暂时告终。

  只是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整个苏州城作为商贸区的西区,已然是一片残垣,被有心人鼓动而失去了理智的百姓们,一路上将眼前所有能抢夺砸烧的店铺,几乎清了个遍,殃及了无数原本于此无关的诸多行业。

  而为了镇压这场暴乱,官兵入城以后,也没有手软,对于打头的那一部分百姓暴动队伍,来了一个雷霆之怒,拿起武器遍冲了上去进行镇压。

  区区一群被人蛊惑的乌合之众,如何是一群国家暴力机构的对手,当场便有数十人不幸葬身在这场暴乱中,而更多惊慌失措、抱头鼠窜的百姓,更是引起了一连串的踩踏事件,还不用军队和衙差们动手,自己的推搡下便又是折损数十人。

  加上暴动时百姓们自己伤及的无辜人员,等到镇压结束之后一清点,两个多时辰的暴动中,苏州城里折损的百姓便有两百余人。

  了解了前因后果的张瑶博士,除了对陈宇报以同情之外,再无其他的表情和动作。

  事情闹得这么大,早已不是她张瑶所能够独断专行的事情,虽然她是这个蜕变计划的主要负责人。

  眼前这个违背条例,已经擅自注射了病毒试剂的同事,如今唯一的作用却是作为一只小白鼠被废物利用,以此来观察病毒试剂在人体上展现出来的症状。

  这也是陈宇在注射药剂之前,便已经想好的最佳后果,若是真有那万一等可能,着病毒试剂达到了他们研发的目的,不仅自己一直恐惧的als疾病就此远离自己的人生,同时自己也未必真的会因此而被秘密关押,成为没有自由的犯人。

  要知道,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努力学习所获得的这份知识,却也是超过了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相信上面那些人不会就此放任自己的才干就此浪费的。

  “唔,还有多久时间开饭,我觉得有些饿了。”

  被关押中后的第九天,陈宇除了被当做小白鼠,套上了各种各样的仪器不能走出这件全封闭的牢笼之外,却是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

  甚至对于他一些合理的要求,牢笼外的实验人员都很是配合地及时满足了他。

  “好的,请稍等!”

  杨旭自从陈宇博士被关押之后,渐渐开始承担实验室更多的事务起来,不过如今主要负责的就是照顾看管密闭空间的陈宇博士。

  而就在于此相隔不过一堵墙壁的实验室里,数十张显示器正在显示着一张张实时图像,图像的主人正是被关押的陈宇。

  “目标新陈代谢速度进一步提升,较最初带上观察器械时提升了27.45%,较昨日同时段提升5.01%。”

  “目标体温升高至38.3摄氏度,较昨日同时段提升0.2摄氏度。”

  “……”

  监控室中,各类数据实时记载,最终汇总交到了该实验室最高负责人张涛博士手中。

  此时张瑶博士面色并不太好,因为她手上还有另外几份份实验报告,与陈宇注射药剂相匹配的十五只实验小白鼠,最后一只存活者在今天早上八点十四分时,突然出现抽搐、心跳加快、体温过高等急性症状,伴随着狂躁、攻击性加强等特征,在十三分钟后出现脑死亡迹象,最后引起多米洛反应宣告死亡,几乎与其它十九只小白鼠最终死亡时所发生的症状完全一致。

  而该批次小白鼠从注射试剂,到最终死亡,其死亡时间全都集中发生在注射药剂之后的70~73天时间里。

  拿着这份报告,张瑶同时带着怜悯的目光注视着监视器上陈宇的身影,她此时也不知道是该把这份报告告诉他,还是继续隐瞒,让其保留最后一分希望。

  然而科学实验就是这样,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当初孤注一掷注射该试剂的陈宇正是看到了实验小白鼠身上所产生的效果,在没有等到实验结果的最终验证情况下,仓促进行自我注射,造成的结果极可能是他自己本想挽救的性命,未尝不可说是一种讽刺。

  现在各种仪器监控下,陈宇身上所产生的种种细微变化,虽然跟小白鼠身上变化有所出入,可大致发展方向上深刻一致的。

  “嗯?”

  刚刚翻阅完有关实验小白鼠的报告,转而展开下一份报告之时,张瑶的眉头一下子便皱了起来。

  “在陈宇居住区五里外的老鼠身上,发现了c2病毒踪迹,极可能是当时保卫处成员冲入陈宇居所实施抓捕时,造成病毒外泄!”

  “现正在扩大范围追踪c2病毒范围,不过以现有数据预计,情况不同乐观,应立即向上级汇报!”

  这一份报告上所书内容,让张瑶心中刚刚升起对于陈宇的怜悯,顿时化作乌有,甚至此时望向陈宇的眼神里,多出了几分怒火与悲愤。

  像她们这样的实验计划,本就应该在密闭空间中直到彻底定型完成,每一步都需要加倍的谨慎态度。

  这些时日来,她们每一次实验、每一次可能接触到实验病毒的情况下,事后都需要经过彻底杀毒之后,才能回归正常生活区。然而到最后,因为陈宇一己之私,极可能会对整个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破坏,一如二十年前那一场科技暴乱一般,如何不让睿智的张瑶对其感到反感。

  “盘古,018913号报告汇报上去了吗?”

  打开通讯器,张瑶甩掉脑海中感性的情绪,向实验室外的工作人员追踪手上报告的情况。

  “是的,张瑶博士,报告已经上传到华科院冯四海院长手中,冯四海院长在审估该报告可能造成后果后,向国防部和国安局同时递交了报告。”

  盘古带着磁性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变化地做出了回答。

  “那实验室外有没有其他应急措施?”

  张瑶继续追问。

  “对不起,权限不够,您无法获得该报告上报后所下达的应急处置。”

  “……”

  张瑶表情一滞,作为生物研究所职衔最高的研究员,她的权限在某些方面甚至高过研究所所长,如果连她都无法获知外界情报,那么想必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后果及其严重。

  “哔!”

  视频通讯突然响起,张瑶顺手接通通讯。

  “张瑶博士,现在方便吗?”

  映入张瑶眼帘的,是华科院冯四海院长那一张略显沧桑的老脸,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了惯常的慈祥笑容,却是一脸沉重地盯着屏幕前颇有些邋遢的张瑶。

  “方便。”

  张瑶点头致意。

  “018913号报告估计你夜已经看过了,国家卫生部和国安局在获得这份报告后,最终决定让我向你提出要求:展开所有物力,推进对10654号试剂的人体实验和实验分析,尽快获得该病毒对人体造成影响的详尽报告!”

  “情况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虽然是理智的科学家,可是想想最可能发生的情况,张瑶博士还是忍不住带着几分期盼地问了一句本不该问的问题。

  “张瑶博士,作为该试剂的研发者,你应该很清楚试剂泄露可能造成的影响,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以最快速度挖掘该试剂的种种变换,同时研究对症下药的解决方案!”

  冯四海院长一席话,打破了张瑶博士心中的幻想。

  “对了,从现在起,你们的研究所将实施最严格的安防措施,除非研发出解决方案,或是上面下达命令,否则生物研究所将会进行全面戒严。”

  “努力吧,小张,一切看你们的了!”

  “通话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