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鬼摸金 > 第140章 尘归尘兮土归土 新

第140章 尘归尘兮土归土 新

  忽然我又听到乔治的声音,我回头看身后,他竟然就趴在我下方,朝我招手,似乎很着急,我有些错愕,不想理会,但乔治使劲摇头道:“NO,NO,NO,请不要扔下我,请不要扔下我。”我心中一软,便在狭窄的盗洞中伸手去拉他,乔治也朝我伸出了手,我刚要抓住他,忽然我周围的山体塌陷了下去,我大半个身子就悬在了半空,仅仅凭借手上的力道挂在边缘。凌虚子见我有危险,赶紧将腿伸下来拉我,我抓着他的腿这才重新回到盗洞中,我是再也不敢停下来,更不理会身后乔治会不会再出现,我拼了命的朝上头爬,只盼尽快出了盗洞才好。

  也算是侥幸,巽风并没有把我带走,直到我们逃出盗洞,回到地面上的时候,大地晃动了几下,我们周围的整片山坡草地往下陷落了个大坑,眼看着就要掉下去,我们四人互相帮扶,朝着远处的山顶发起最终求生的冲刺。

  当我们冲到顶上的时候,那处山坡整个掉了下去,下方云雾弥漫,根本看不到底。

  我们四个人九死一生,终于是虎口脱险,大家都躺在地上,重重的喘着粗细,山顶上山风清凉,使得我们紧张的情绪稍稍的缓解了一些。

  此刻正是清晨时分,一轮红日从云海之中探出脑袋,顷刻间满世界的云雾都变成了红色。

  凌虚子坐起来凝望着远处,笑道:“太白积雪六月天,都说太白山雪景不错,没有想到太白山上的云海日出比起泰山来还要壮观啦。”

  我爬起来望向东边,可不是,莽莽云海,景色美不胜收。

  雷子道:“当真是九死一生啊,太他娘的凶险了,差点就出不来了!!哎,我说老刘,咱们都没死,你在古墓里说过要是不死,回到北京可要请我吃十顿大餐的,你可要说话算数。”

  玲儿听了笑道:“大家为了我出生入死,这饭该由我来请才是,大家下山之后到了太白县,我先请大家一顿,压压惊,至于到了北京,我请大家到京都美浓吉。”

  雷子一听道:“嘿,大手笔,京都美浓吉,人称第一日料,食材那都是空运过来的顶级食材,吃法讲究,最好的要数怀石料理,一个人只怕是六七千块钱也拿不下来啊。”

  玲儿说:“既然说出口,那我就请的起。”

  玲儿家里富裕,这是自然的。

  我们先到太白县的万福宾馆暂作休息,然后晚上吃了顿饭,第二天便回到北京。

  回京后,玲儿按合同将另外一百万打到我的卡上,有了这两百万,凌虚子准备扩大业务,招兵买马,将相灵师这份工作扩大为一份大的业务公司。

  我说你就行了吧,坑蒙拐骗的勾当咱能省就省吗?

  凌虚子说:“那除非你跟着我好好学习,要不然,我就得另找徒弟了。”

  过了两天是我的生日,那天晚上我、凌虚子、雷子正准备上王府井下馆子搓一顿,喝几口小酒乐呵乐呵,刚出门见路口停了辆轿车,轿车窗户打开,玲儿在车里朝我们招手。

  我走过去说:“你怎么来了?真是时候。”

  玲儿说:“你过生日,我能不来吗?”

  我好奇,她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

  玲儿招手让我们上车,有话车上说,我们三个上了车,她说要带我们去京都美浓吉,雷子登时欢喜。

  我在副驾驶和她聊,她不住的看我,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当我问起的时候,她又笑着,故作深沉起来,只顾开车,并不说话,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怀石料理是京都美浓吉的招牌饮食,可我发现玲儿吃的并不尽兴,我便找了个由头叫她到外头休息间,问她心里有什么事?

  玲儿竟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凌虚子为了救我和家族的人,给你们设下圈套让你们钻,太白山中这一趟凶险异常,让你们几个吃了许多苦,我也是非常愧疚,当初隐瞒着你们,我对此始终心有不安,我在这里只想对你、道长、雷子说声对不起。”

  我一听,什么呀,原来为这事郁闷,这不都过去了嘛,过去的事咱们翻篇,这就跟过生日一样,过一次生日长一岁,长一岁咱就干长一岁的事,翻篇的就别提了。

  玲儿听我这样说,挤了个微笑,说了声谢谢。

  我点了根烟抽着,袅袅的烟圈在指间飞舞而起。

  玲儿看着我,突然问我:“我记得在神庙下头,雷子被树根山神吸了元神,昏死过去,之后醒来的时候,他说他做了一个梦,当时情况紧急,大家也没来得及问,也不知道他当时做了个什么梦,你回来有没有问过他?”

  我说:“你咋还想着这事呢?”

  玲儿说:“我就是有些不放心,想了解了解。”

  我说这事我还真问过了,雷子说他梦见被一头树身人头的家伙带到一片大沙漠里,走着走着那家伙就不见了,他一个人就在沙漠里迷了路,可忽然眼前浮现出一座空中之城,朝着空中之城走过去,走着走着就被流沙吞没,他以为自己死了,可睁开眼看到在一片黑漆漆的地下空间里,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他走入宫殿当中,看到大殿里站着一个女的,那女的背对着他,他走进去想要靠近那女的,可不知为什么,那道背影始终非常的遥远,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走近,而且,任凭他怎么呼喊,对方都是不搭理,周围死一般的静,仿佛那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就连那个女子的背影都是幻觉一般。他正要转身离开,身后那女子却笑了起来,听那声音感觉有几分熟悉。

  玲儿听到这,问我那声音怎么熟悉了?

  我说:“雷子回忆说,梦里头听不大真切,但似乎跟你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玲儿一惊,脱口而出:“我?”

  我说:“雷子是这样说的,雷子听到笑声正要转身,却醒了过来。”

  玲儿望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了半晌,对我说:“他和段森做的梦差不多,段森在古墓中告诉过我,他当时梦到树身人头的怪物把他带到沙漠中之后同样掉到了那黑暗的地下空间,当他见到那个女子的背影的时候,周围已经被大火包围,他最终没有跑出大火,被大火烧死在里头。”

  我听她说到此处,也感觉有几分蹊跷,为何二人都做了梦,而且梦的相似度那般高,唯一的不同就是一个没有火,一个有火,这两个梦到底要告诉大家什么信号呢?

  玲儿推测说:“我感觉这个梦是一种预言,一死一生的预言,很可能段森注定就要死在太白山中。”

  我说:“这也未必,或许,这两个梦所涉及的那处沙漠正是预言要告诉我们的信号。”

  玲儿也仿佛想到些什么,她告诉我说她昨晚也梦到了那处沙漠,而她在沙漠中也见到了那座地下宫殿,并且在宫殿中见到了一个男子的石像。

  “一个男子?你认不认识?”

  玲儿面无表情的说:“那男子就是你!”

  我当即愣了。

  太白鬼阵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