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高手 > 第八百六十二章 了解 新

第八百六十二章 了解 新

  “听着,这件事情肯呢过会有危险,但是我们不会让让你难做的,这件事情的选择权在你自己身上,我们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史院长缓缓地说出了他们的要求。

  果然...

  齐楚天心中有些颤抖,他心中隐隐约约有着一些猜想。但是具体的他还是想听两位院长亲口说出。

  “还请两位院长明示。”

  “这件事情是这样来的,如果你愿意,我是说在你愿意的前提之下,”史院长将齐楚天的态度看的很重,显然是对于齐楚天有着发自内心的关怀。

  这一点让齐楚天很感动,只是齐楚天知道感动不能代表一切,就算再大的感动也不值得用自己的生命交换。

  “我们会用神通推算你之前进入的地点坐标,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既然你和叶风痕能够进入那个宫殿,那么你们两人自然是被宫殿所接纳的,”说到这里就算是史院长的语气也有些微微的变化,看来对于齐楚天和叶风痕的际遇还是颇有些羡慕的,“我打算再次送你进入宫殿,我希望你能够把传说之书带回。或者不必把全部带回,能够带回一页或者几页也行,当然越多越好,不过这也有些不现实,毕竟是仙书,怎么可能轻易就带回来更不用说把他们分离开来。”史院长带着微微自嘲的语气。

  “当然我知道其中可能有着很大的危险,并非是因为我和两位院长不愿进入,只是你自己也清楚进入那座宫殿的大门需要你们的鲜血,我们的鲜血极有可能根本就不适合,我们两人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真正进入的方法,但是机会只有一次我们不能完全没有把握,更何况我们也在时刻担心着仙界之门是否会关闭,如果我们进入之后没有把握好时间那么出来之后仙界之门关闭一切自然成空,我们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待下一次仙界之门的开启。”

  史院长把话说的很清楚,这也让齐楚天真正地了解了两位院长的难处,事实上两位至尊境的轻者自然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他们对于外界的势力骑着镇压的作用,最好的就是坐镇在学院里面。

  “怎么样,你意下如何?”史院长看着沉默的齐楚天心中也有些没谱,毕竟接下来要进入的就是极为危险的地方,谁也不愿意亲身涉险,哪怕是他们两个人,如果齐楚天饿米有答应的话那么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我答应,我愿意进入那座宫殿,但是至于是否能够将传说之书带出来这我无法做出有效的保证。”

  传说之书是何等的事物,齐楚天还是有着自知之明的,这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带出来。

  “很好,你愿意。”副院长和史院长心中都有些欣慰和惊喜,他们本来是打算给齐楚天足够多的时间去考虑的,尽管他们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但是这是应有之义。

  “关于传说之书这件事情,你其实不必有太多的担心。”在听到齐楚天同意之后,即使一向是语气冷淡的副院长也不禁温和了起来。

  “不知两位院长有何教我?”齐楚天知道两位院长肯定有着什么应对自然不可能会让自己直接去取传说之书。

  “我们会转角给你意见事物,它能够帮助你取得传说之书,但不是现在,尤其是你仙子啊还没有做好准备。”副院长开口道。

  “我希望明天再去,今天留给我自己用来整理。”齐楚天轻声说道。

  这个要求自然不算过分,虽然现在两位院长现在时间紧急,但是这种事情自然会同意。

  在齐楚天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对两位院长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自然也不想出现这种如果,不过一切都有可能,我希望在我失败之后还请两位院长好好照顾我的哥哥。”

  齐楚天难得地问通明叫了一声哥哥,他明白此行的危险。

  两位院长郑重地点了点头,答应了齐楚天的请求,史院长更是开口道。“放心,通明会得到学院的全力栽培和支持。”

  齐楚天这下总算是放心了,在他已经离开后他的耳边却传来了史院长的声音,“齐楚天,千万要相信你自己,一切都有可能。”

  “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史院长在偷偷向齐楚天传音之后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希望。”副院长微微笑着,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齐楚天,你怎么了?”一进门就看到状态有些不正常的齐楚天,通明更是有些心慌。

  他已经从白蛇口中得知了齐楚天上次试图解开封印时出现的问题,他自然不懂这些情况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却是很清楚这自然非常危险。

  齐楚天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嘴角带着微笑,开口道,“没什么,关于解开封印这件事情我们都不必太担心。既然这些记忆属于我,我只是在找回这些记忆罢了。不过这件事我们暂时就先放过。现在院长要求我去完成一件事情,完成之后我们再来讨论。”

  齐楚天的一番话直接堵住了通明接下来的问话,并且既然是院长的事情那么自然是重要的,只是通明脑海之中总是回荡起白蛇关于齐楚天解开封印的事情,如此神秘诡异可怖,终归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齐楚天,对于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这件事情与你的身世之谜相关。不论是你还是白蛇,我也都希望你们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通明的话说的情真意切,话语之中满是关心。

  通明的话让齐楚天心头一暖,差一点就想把这件事托盘而出,只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他已经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了来自通明的关心,所以他也清楚如果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的话通明的反应。

  “我知道,但是我们时间还长,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实力低微,所以我们其实无需考虑太多。”齐楚天在调节好情绪之后语气变得温和,看上去没有任何事情。

  “好吧。”通明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件事情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齐楚天根本不想再谈下去,不过他倒是突然想起了齐楚天口中一直提到的院长布置的任务。

  “什么任务?”通明只是随口一问,不过还是有着好奇之心在里面,毕竟齐楚天的实力虽强,但是与众位导师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更不用说两位院长了。通明不是愚笨之人,为什么两位院长会突然给齐楚天布置任务?他联想到不久前齐楚天和叶风痕被两位院长叫走之后,心中有些隐忧。

  齐楚天心中一紧,他知道通明可能觉察出了什么,但是肯定不清楚,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这是院长特别为我准备的一次任务,两位院长对我的期望很大,我不想让他们失望。至于具体的任务内容我还不清楚,在开始之前我不能提前得知任务的具体内容。”

  “两位院长还真是奇怪啊,竟然不提前说出任务内容。”通明狐疑地道。

  “这是专项任务,应该每一个学员都会有的。”齐楚天打着哈哈,试图搪塞过去。

  通明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知道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多问就暂时抛过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先进房间了,赶紧做饭!”齐楚天状似轻松的开着玩笑,催促通明赶紧去做饭。

  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什么变化都没有,只是齐楚天比谁都清楚,一切都变了。

  通明这才有些放心,看到齐楚天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他无奈地摇着头去做饭了。

  回到房间之后,齐楚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躺在自己床上的白蛇。

  白蛇依旧全身乳白,整个人就像融化在齐楚天的床上。

  自从齐楚天和白蛇一同经历过上次的事件之后齐楚天就很明显地察觉到了自己和白蛇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们之前的关系谈不上什么,最多只能算得上是惺惺相惜在,但是现在却有了别样的感受。

  这和叶风痕之前的差不多啊…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白蛇突然开口道,“你一定隐瞒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齐楚天心里一惊,但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要知道,有时候可能是身边的人最不好欺骗但有时候你最亲近的人却最容易欺骗。”

  齐楚天没有想到白蛇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虽然他不得不承认摆设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此刻的他又怎么可能把一切说清楚?

  “齐楚天,现在我们可以说是一条战线的人,但是我和你的关系与你和通明的呃关系不同,所以有些话你可以对我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已经和你签订了契约,若果你有什么问题,那么我绝对不会好过,还有,别忘记了你的承诺。”

  白蛇的一番话让齐楚天微微动容,他明白白蛇所说的话都是对的,他犹豫着实在不清楚是否要把事情说清楚。

  “我想从你的沉默里面肯定有什么吧。”白蛇的语气之中带着微微的嘲讽。

  如果,如果自己所以不小心任务失败…

  那么与白蛇的契约自然是什么都没有了,更不用说之后的事情,可是如果自己和白蛇的契约失去之后那么他白蛇会做出来什么?

  想到这里的齐楚天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定了定神齐楚天终于缓缓开口,“这件事情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齐楚天微微苦笑着说道。

  “只需要告诉我。”白蛇没有犹豫。

  “是这样的,两位院长希望我去取得传说之书。”齐楚天没有把这件事情展开来讲,虽然齐楚天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白蛇但并不代表齐楚天准备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白蛇。

  “什么,传说之书?”

  白蛇听到齐楚天口中所说的话,一下子激动地从床上跳下来,本来如同奶脂的脸庞变成一片沉醉的酡红,修士一般情况之下气息悠长,除非手上或者脱离不会出现呼吸短促的状况,但此时此刻的白蛇却沉重地喘着粗气。

  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个消息对于白蛇冲击力是有多么的大。

  “怎么,你听说过传说之书?”齐楚天对于白蛇如此激烈的反应感到疑惑和不解,他可是第一次见到白蛇是如此的失控,难道白蛇了解这个传说之书?

  “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白蛇全然没有注意到齐楚天所说,只是嘴中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告诉我一切,传说之书在哪?我也要去!”白蛇的声音出奇地坚定,像是根本没有考虑过齐楚天会拒绝她的请求。

  “你在开什么玩笑。”齐楚天心中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白蛇实在是太过胡闹了。

  “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传说之书的意义。”白蛇看到齐楚天如此表情知道齐楚天可能是真的对于传说之书不够了解。

  “你了解传说之书吗?”齐楚天忍不住问道,关于传说之书的事情两位院长也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显然也不算非常了解,而现在看白蛇的意思她竟然是比两位院长还清楚。

  “你该不会是见过传说之书吧?”齐楚天的话语之中充满了疑惑。

  “这怎么可能,传说之书是至高之物,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好不好。”白蛇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鄙视。

  可是只见这个时候齐楚天却是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的确见过传说之书。”齐楚天并没有任何想要炫耀或者嘲笑白蛇的意思,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白蛇的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这也有可能的话…

  白蛇对于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无比的羞愧。

  “你为什么不早说,不早说你接触过传说之书!”白蛇此刻对于齐楚天的感觉真是复杂的,她原本不过是因为齐楚天和自己来自于同一个世界所以才对齐楚天有些另眼相看,本质上白蛇对于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灵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种优越感是从何而来的,只知道这却是天生的,不过对于齐楚天能够接触到传说之书白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接下来白蛇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口,像是害怕自己说话咬着自己的舌头一般,“你怎么见到传说之书的?”

  齐楚天暂时没有准备回答白蛇的话,在白蛇发现齐楚天接触过传说之书之后她对齐楚天的态度就有了一些变化,齐楚天自然也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所以他不失时机地问出了白蛇一个问题。

  “难道你对于传说之书很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