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 177章 少年穷,穷一时!

177章 少年穷,穷一时!

  钱,让多少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友,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钱,让多少女生喜欢上一个毫无爱恋的男生。

  钱,让多少不相爱的人睡在一起。

  钱,让多少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一句嘲讽,但却也阐述了一定的事实。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有钱,我没钱,而是你用你的钱,夺走我仅有的幸福。

  王越,被简仲锋的话给戳到了内心,一句话都说出不来。

  瞧见先前还有些争锋相对的王越,此刻却是久久未语,简仲锋那张古板的脸上,涌起一抹胜利者的笑容。

  简仲锋知道,他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他用一柄锋利的匕首,在王越心中一个叫自尊的地方,狠狠的剜了一个血洞,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将王越自尊心上的那个血洞扩大,彻底的击溃王越的自尊。

  简仲锋以一个成年人的智商,和商家的奸诈,压迫着尚未入世,经验尚浅的王越。

  简仲锋说道:“我给阿璃决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她停止在青春大学的学业,去国外留学,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在见到你纠缠阿璃,我派了我的司机去花城接阿璃,顺便,我嘱咐他,让他和你交流几句,好让你清楚的知道,你和阿璃之间有多大且不可跨越的鸿沟!”

  “简单的说,就是要你不要痴心妄想,阿璃就如同一个公主,而你,就如同是个平民,公主应该有公主的生活,平民应该有平民的觉悟,既然已经是平民了,安稳的去过一辈子就好了,从此尘归尘,土归土,不要去企图染指一些你无法染指的东西,能配上阿璃的,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是真正的人中之龙。”

  “我的司机之所以没有和你交谈,是阿璃把他给拦下来了,拦下来的目的,或许是小小的保护一下你那所谓的自尊心吧。”

  “阿璃拦下了司机,然后回家,19年,阿璃从小到大,第一次求我,她求我让你们在一起,她用了“求”这一个字,她用了眼泪这个东西,我心软了,不是为你而心软,是为阿璃而心软,当一个父亲,看见自己的女儿在哭泣,这种伤痛,只有父亲本人能懂,而这一切,是你造成的!”

  “我心软了,但是,我不想我的女儿以后过着贫穷的生活,所以,我和她立下了一个约定,约定的内容是,如果你能在四年内挣到300万,那就说明阿璃的眼光是对的,你有能力让阿璃过上富裕的生活,如果你不能,那就说明,阿璃的眼光是错的,你,王越,注定是一个平庸之人,那时候,我会以父亲的眼光,帮助阿璃寻找一个合适的夫婿。”

  听到这里,王越一下子呆住了,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如白纸一般惨白,没有丝毫的血色。

  王越的脑海中,全是简璃在笑的画面。

  这个柔弱的的女孩,用她的眼泪和哀求,终于感动了他的父亲,虽然仅仅是一次机会,但是,她至少争取到了,正是因为她争取到了一个机会,所以,她才会在睡觉的时候,露出那抹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吧。

  那一刻阿璃的笑容,被慕菲的拍照给记录下来了。

  王越一想到他在一霎那曾经因为简璃的笑容,而联想到某些肮脏的东西,他抬起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啪!”

  王越打了自己一耳光。

  这一耳光打的十分的用力,王越的脸上当时出现一个手掌的印痕,五根手指印痕十分的清晰。

  “啪!”

  王越猛的扇了自己第二个耳光。

  “啪!”

  紧接着,王越毫不犹豫的扇了自己第三个耳光。

  “啪!”

  “啪!”

  “------”

  王越整整扇了自己十个耳光,

  这一耳光,在片刻间完成,王越的脸上,是叠加的手指印痕,原本一张白暂的清秀小脸,此刻一片通红和红肿,嘴角被打破,有丝丝的血迹。

  王越恨不得打死自己。

  那个柔弱的女孩,为了他,流下眼泪,用哀求的语气去求她的父亲,好不容易换来一次机会,然后露出开心的笑容,可是,在某一个霎那,他竟然联想到了某些肮脏的东西,他真是该死!

  简仲锋很清晰的听见“啪-啪-啪”的煽耳光声,可是,他一张古板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在他的认知里,这是王越该打的。

  简仲锋说道:“或许,我今天的话语说的很残忍,但是,我只是想让你清楚的看清这个事实,我说这么话的原因很简单,我希望你能主动和阿璃断了联系。”

  王越咬着牙齿,冷笑一声,说道:“你觉得我做不到?”

  听见王越反驳般的话语,简仲锋的脸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眼睛中,明显露出一抹淡淡的吃惊之色。

  简仲锋以一个成年人的手段和老练的心机,用各种旁敲侧击,又或者是一针见血的话语,层层面面的将王越的自尊心打垮,可是,他没有想到,王越不仅没有被他打垮,反而在种种压力之下,依然说出了刚硬的反驳之话。

  虽然,王越的反驳之话让他吃惊,但是,仅此而已。

  简仲锋冷笑一声,说道:“你认为你能做到?”

  王越紧咬牙齿,道:“少年穷,穷一时!我无法出生在豪门世家,但是,我却可以为阿璃创造一个豪门!”

  “世人可以笑我,欺我,辱我,轻我,厌我,贱我,但是,哪个敢轻言断我王越的未来!”

  “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而我,恰恰有这个资本,就是这个简单不过的资本,就可以让我翻身!”

  王越铮铮铁语,字字珠玑,毫不退让!

  如果他一退,失去的,是简璃,是整个世界的色彩。

  哪怕前方的毒蛇猛兽,哪怕前方是阿鼻地狱,但是,王越决不后退!

  这一刻,简仲锋久久未语,他不是被王越的铿锵话语给惊讶到了,也不是被王越的豪言壮志给感动到了,他只是在思考,思考如同用更残酷的手段,来击溃王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