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九十五章 烟幕四起

第两百九十五章 烟幕四起

  说实话,在那一刻,远途暮钟内心里是有几分怒气的

  哪怕他们队长平时无数次教导和强调过了,斗技是比赛,是我们的职业,不要把任何情绪带入到战斗中来。

  但是在看见黑夜队的战术之后,他还是忍不住有了情绪

  荒唐,实在太荒唐了!

  他心里在想,明明他们队内的游侠和战士很明显跟不上,这两个人已经脱节了,凭什么还敢这样莽撞冲过来?

  是鲁莽?还是自信?

  开玩笑,他们可是煦!主宰整个四人赛的煦!谁能在他们面前说自己有自信?

  这两个家伙,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喂,小看人也要有个限度啊!”他佯怒,回头吼了一声,“决斗!”

  一面猩红的战旗从天降落,插在了他和正视图靠近后排的龙一中间,接着龙一就感受到身体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转头跑了回来

  这是嘲讽技能!

  一旁的燕南春视线瞥过,看见那面猩红旗帜之后又将视线放回到逐渐与自己拉开距离的无心身上。

  他这边可没有那么好的控制技能,不能够直接控住远离自己好几个身位的目标,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心杀至自方后排

  但是杀至后排又能怎么样呢?你终究还是孤身一人,一对三?她不是吕布,这里也不是虎牢关。到时候,只会被前后夹击,形成必杀之局

  况且,城南花开的自保能力在参赛的所有治疗职业中,说是最强的也不过分

  “哦?目标很明确嘛?不过...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她手中代表着攻势的红色能量暴涨,双手成爪,在空中挥舞。地面上藤蔓暴起,从冻土中“噗啦”几声刺出,婉转直上,将城南花开身体完全包围住的同时还探出两只灵活巨蟒般的尖刺条,似乎是随时准备着应对敌人。

  是上次见过的荆棘!不,比上次还要可怕!

  上次对战所爱隔山海队的时候,城南花开的荆棘仅仅只是铺在场地上,形成极强的控场作用

  但是这回不同,她感受到来自无心的压力,利用荆棘将自身保护住的同时,还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想要来切她的刺客,但凡看到那被木刺包围住像大型刺猬一样的身影,在心底都会生出几分退却之意吧?

  但是那女孩没有

  那个兜帽下冷静的身影,保持着疾驰目标明确的身影

  从一开始,她就确定好了自己的目标,也有了不顾一切的勇气

  我们常说,如果当时自己能够勇敢一点就好了。如果能够勇敢到只身入虎穴,说不定真能得虎子。勇气在战斗中,有时候会成为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光有勇气是绝对不行的。

  它是鞭子,不是兴奋剂。

  两道敏捷灵活的荆棘刺条从城南花开的身前射出,它们好像有着自主的意识那样,能随心所欲的被支配者操控,对敌人造成极大的打击

  面前是荆棘刺条,背后是提剑穷追不舍的燕南春,远处还有虎视眈眈的工笔绘清秋

  “哼,太过自大的年轻人,好好尝尝苦头,然后把这次的教训牢牢铭记于心吧!”正在和龙一决斗的远途暮钟看到不远处的那一幕,心里不禁这么想着,嘴角难免上扬些许弧度

  在他预料之中,已经可以看见那刺客小女孩理所应当的失败和悻悻而归的场景了

  但是为什么呢?只有一点他想不明白。

  为什么眼前这个和自己决斗的壮刺客,看见自己的队友陷入困境,向无头苍蝇一般的乱冲,却还能露出如此沉稳的表情?

  这是唯一让他感到不正常且不安的地方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向身后

  瞳孔剧烈一缩

  糟了,什么时候!?

  自己刚才被翻身越过自己的壮刺客给吸引了注意力,使出决斗之后就一直没有注意到对面剩余的两个人。此时想起来再回头望去,原地哪里那游侠和战士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小心...”他刚想出声提醒,却发现已经晚了,另一侧变故油生

  轻“砰”声响起,灰白色的烟幕四迸而起,遮挡住其中的视线,在外面的远途暮钟已经看不见自家后排的位置,更不想了解其中的情况,因为好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队内语音突然断开,听不见其他队友的交流声

  同时,那氤氲的烟雾还在不断往场内扩散,估计再过不久,就能蔓延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嘿,老大的东西真好用。让我再来加点料”

  烟幕里,一个古灵精怪的声音响起,但这奇怪的烟幕似乎居然可以隔绝声音的传播,没有让共处同一片烟幕内的其他人听见。

  她手中毒囊散开,飘散出诡绿色的粉末雾气,融入在这片区域中,迅速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两名选手,工笔绘清秋和城南花开率先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区域中找到了对方的位置。

  这还是靠城南花开凭借着记忆中的方位,在地面上布置植物建立起的联系。

  虽然这片烟幕似乎阻挡住了她植物的感知,但是工笔绘清秋看见植物之后,顺着方位自然很轻松的找到了她的位置。

  原本两人仅仅只隔了几个身位,但在这烟幕中却像是相隔了千万里那样

  他顺着植物,沿路和被包裹严实的城南花开成功会和

  “这什么情况?咱们中了烟雾弹?”

  城南花开看着他光张口不说话,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见”

  然后在工笔绘清秋的视角里,也只能看见她嘴巴干张了几下,不能听见声音

  很快两人就都反应过来,自己被屏蔽了声音,但好在凑近距离之后,在加大嗓门儿,还是能够保持最基本的沟通的

  “声音似乎被很强力的阻断了。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是什么情况,局势突然对我们很不利啊...”

  当时眼看着越过燕南春的无心被召刺护体的城南花开包夹,反将一军的时候,没想到那家伙“砰”的一声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瞬间从视野中消失

  接着场地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能感受到脚下的冻土依旧坚硬,这说明斗技场景没有改变。只不过在这烟幕中,他们无论是听觉,视觉,触觉,亦或是时间观,空间观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响

  就像工笔绘清秋距离城南花开明明只有几步的路程,却感觉像是在迷雾中漫步走了许久一样。这烟幕,居然有降低感知的作用。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技能?

  但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夫去思考那些了

  城南花开手指了指前方,嘴唇轻张不知道说了什么

  刚开始工笔绘清秋还没听清,但是不需要听清,顺着她指过去的方向就明白了

  原本灰白一片的烟幕中,几许象征着剧毒的幽绿色飘散而来,接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广,已经将他们两人彻底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