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八十三章 撑伞人和暴雨

第两百八十三章 撑伞人和暴雨

  观战位上的观众们看见他们这短短两次交锋,议论声逐渐大了起来

  尤其是昼夜那边,罗战看见张夜匕首攻势被屏障挡下,有些不快的踢了踢坐在他前方的光头的椅背

  “诶光头,你不也是个牧师么?你怎么不读书的?”

  没想到光头也无可奈何,摊了摊手“你懂个啥,书这种武器实在是太难爆了,而且攻击模式有限。你别看他现在虽然还能威风着,等战斗一旦拖长了,书里的印记消耗完,你看夜哥揍不揍他就完事了。”

  虽然书中可以提前篆刻好神圣法术,但是却有数量的限制。

  失去了魔杖加持的牧师,无论是吟唱速度和魔法威力都大幅下降。

  如果把魔杖牧师比作是细水长流的山川,那么教本牧师就是洞穿山谷的疾风

  疾风虽劲,后劲不足。

  场中比任何人都更知道自己无法打持久战的教本牧师,拼命小郎君本人,凭借着自己头顶上真实之眼能看穿隐身的优势,对试图躲避的张夜发起了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但很快,他便发现这些攻击居然被毫无例外的给躲开了

  躲开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躲开之后这家伙的身影好像会固定消失一段时间,即便是真视之眼也无法观察到其踪影。

  每当他再次出现时,又会带走自己教本中篆刻的一枚防御印记。

  如此几个来回,刺客那边血也没掉,倒是不见什么消耗,自己反倒是越来越着急了。

  “不对劲...为什么技能全被闪避掉了?”很快反应过来的他察觉到其中必有问题,这个刺客的闪避率高的吓人。凭自己157%的命中,虽然不算高,但居然次次都被闪避开,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所以他和当初的空贾一样,吃过亏之后很快改变自己的战术,从之前的单体法术转换成了范围法术

  神圣新星!

  他站在直升机的最顶端,来保持着最开阔的视野。朝着面前释放出了半圆形的神圣法术,如果这一招命中,隐身中的敌人会瞬间显形。

  如果未命中,那么就说明张夜现在在他的背后,同时准备好的第二发神圣新星就会无情的朝后释放。

  提前准备好的法术几乎不需要吟唱时间,瞬发是他最大的优势

  很可惜,随着像波涛一般的光辉朝前方涌起,并没能看见有什么刺客的身影,但他丝毫不气馁,即刻转身,手中教本书页翻转,又是一记神圣新星朝后方放出。

  原本对自己的技能有着极度的信心的小郎君,在看见两次反方向的神圣新星全部没有找出张夜隐身后的位置时,开始动摇了。

  正如在此之前,他一直抱有同样信心的真视之眼也失灵了

  暗处,在角落里的某个人看见这一幕,似乎勾起了他一些不愉快的回忆,狠狠咬了咬牙。因为在不久之前,他才刚刚经历过和这类似的事情,看见场上的画面更是让他感同身受

  从他的视角看来,站在直升机顶部穿着洁白牧师袍的身影,在颈脖上方,正盘着一个忽明忽暗的诡异身影,不是张夜又是谁。

  即便他以夸张的姿势跨坐在小郎君的肩膀上,而且已经提刺随时准备进攻,但是后者似乎像是失去了知觉一样,就是感受不到就在自己肩膀上的人。

  这种能够融入影子内的技能,在观众眼里或许是“神技”,但是在真正斗技中遇到的时候只会破口大骂一声“无赖!”

  拼命小郎君正纳闷儿着,突然感受到自己肩膀上一沉,颈脖上瞬间传来窒息感,手中教本也不自觉启动,爆发出一股巨力将企图在肩膀上攻击的张夜推开

  “切,你那破书里到底还有多少技能啊”

  被排斥开差点掉入场地外的落崖,张夜用两把无影刺入地面减缓冲击力,才得以停下来。

  在这一场双方谁也打不着谁,谁也不掉血的较量中,就看是小郎君先找到伤害到张夜的方式,还是张夜先把他那破书本里面的藏着的防御技能先给消耗干净了。

  但是张夜在心里想,如果自己是这个牧师的话,知道自己第二天将要进行1v1斗技,而且还是个bo3赛制,肯定会提前准备好十分充足的技能。至少在第一场里面,想要做到把他的技能消耗干净,是几乎不可能的。

  相比较来说,反而是张夜先被他以各种奇怪的技能蹭到,或者时间流逝殆尽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

  那么既然如此的话...

  “卧槽,好快!”

  “快看呐,快看!”

  原本因为这场比赛进行了几分钟,都没有任何一方出现伤亡,甚至有些感到无聊的观众们,现在突然逐渐沸腾了起来

  只因他们见到场中的刺客双手携刺,俊姿如电,正不断向牧师发起攻势

  起初观众们的视线还能始终跟随着张夜的动作,但慢慢的他们逐渐发现,自己哪怕只是在用眼睛看,也接连错过好几拍。

  是因为观众们已经视觉疲劳了吗?

  当然不是,这才是今天上午的第七场比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累了。

  于是他们逐渐反应过来,是张夜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在保持那样高强度的进攻状态下,居然还有提升的空间,这家伙的极限到底在哪!?

  这是手握着“不断自动放出防御技能”教本的小郎君心中唯一的念头

  起初他对这种愣头青的打法是嗤之以鼻的,甚至还有空隙使了几个范围魔法,其中有一个还成功命中,蹭掉了他27%的血量。

  但后来他发现自己渐渐的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赖以施法的教本正被迫释放出一个又一个提前刻好的防御魔法,让他根本没有机会使用,仿佛这教本已经不停他使唤了

  就算每当爆发出击退魔法,将他击退至边缘,也会被他利用那诡异的影子瞬间回到他的身边,继续着不断的攻势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就像是你撑着一把耐久度不断在下降的伞,但是天上的暴雨迟迟不停

  躲在伞下,所有的孤独和无助袭来

  那还能怎么办嘛,伸手打老天爷一拳吗?说你他喵的快给我把雨停了!不然我就上去揍你了

  奈何就是揍不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