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师父,我想学技能

第两百四十二章 师父,我想学技能

  张夜问荆老头,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你的成名绝技,就是那种取人首级于无影无形,敌人摸不着,看不透,甚至不到次日凌晨集合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将军早已瞳孔涣散,口吐白沫,被刺死帐中。

  最好冷却时间短点,消耗再少些,你知道的,做我们这行,难免会碰到个一打多的情况,到时候我怕一击刺出就再也没有还手能力了。而且,范围还是得尽可能大一些就好,一刺摄神,满座皆惊,如梦似幻,如鲠在喉,如来佛祖

  荆老头问,你到底想他妈学什么。

  张夜又想了想,自己防低血少,要不先学个保命技?不行,已经有鬼褪这种技能了,再学一个稍稍有些浪费。想到自己唯一的身法技:迷影步必须要和力爆配合,而力爆的疲惫效果又时常让他瞻头顾尾。那就来个新的身法技吧?不行,自己现在的攻击方式还是有点单一,光想着逃跑走位躲技能,不如多想想如何一击制胜,不留余地

  张夜说,给我来个什么奥义绝技之类的吧,攻击方式多点,华丽点,自己这次出去是要给别人直播看的,越华丽越吸粉的道理我还是懂得,刺、劈、砍、样样诛心、每一刺都能带出刃风和刀光,配合我灵活极致的身法,到时候不是迷妹一堆?

  荆老头听了,递给张夜一个脸盆

  张夜说,师父,还是你贴心。知道我即将参赛,让我好生休养,照顾自己。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看上去是个脸盆,实则还能用来泡脚,始于足下,要踏踏实实,脚没洗好,鞋子臭脚。师父,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大了,还能想到这一出,你放心,我会好好准备的,对了,暗堂热水在哪儿打?

  荆老头说,我他妈是让你早点洗洗睡吧

  “师姐,你快来评评理啊,师父今天已经爆了两句粗口了,我真的是必须好好批评批评他了!”

  荆素儿早在一旁笑得不行了,捂着肚子摆摆手

  “哈哈哈,小师弟你太逗了。”

  “我来给你翻译一下,爷爷的意思是,你的暗堂积分太少了,学不了啊。而且,这么全能的技能,也不存在啊。爷爷他老人家,重实战,轻表面。你想要的那些花头啊,恐怕都学不到咯”

  张夜一听顿时泄了气,啊,原来自己的暗堂积分还不够啊,自己都已经叫上老二烟鬼他们做了这么久的暗堂委托了,害得他们没有麻将打,叫苦不迭。直呼“我们是卫兵,不是工具人!”

  现在时间是1月2日的晚上,明天早上将会公布“天下第一斗技大会”的海选形式并且当场开赛,时间紧迫,所以他从开服之后就一直在做暗堂委托,等级也来到了43级,虽然升级速度不算太快,但还是牢牢占据了等级榜榜首的位置,领先第二名的41级足足一个大级别

  高高兴兴攒了几十个暗堂积分过来,就是为了明天的斗技大会学技能,没想到荆老头居然还告诉自己学不了?

  “荆老头,我受不了了,我真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荆老头一副“你看你这德行”的表情,看向荆素儿:“你看吧,我就说这小子只有在学招式的时候才会叫我师父”

  “你受不了?你受不了个屁啊,你师姐已经算是照顾你了,给你选的都是些难度小,条件简单的任务。还特别允许你带着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结果两天时间,你就做了这么几个委托,哎”

  他长叹一口气,好像还在嫌弃张夜这两天做的暗堂委托不够多一样

  刚刚还说“生气”的张夜,顿时一脸讪笑

  “嘿嘿,我的好师父,你通融通融呗,咱都是一家人,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看在素儿师姐的面子上啊,多教我几个技能呗,也让徒弟这次出去不那么丢脸”

  荆老头哼了一声,说你要技能何用?

  张夜说,行侠仗义,替天行道。重铸暗堂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荆老头说你再瞎扯我就揍你

  张夜说为了和人斗技啊,切磋武艺,胜者才有变强的资本。曝光度,曝光度你懂不?爱豆,粉丝你知道不?

  作为一个高智商的NPC,他似乎好像能以他独特的方式来懂得这些词语的意义,以至于两人的聊天代沟不算那么大

  “想得到万人敬仰呗,我知道,最近那个在你们中间举办的什么大会来着”

  张夜一听,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那就好办了啊

  “斗,斗,斗殴大会!”

  “什么斗殴大会,是斗技大会,斗技!”

  荆老头弹出一根食指,左右摇摆,眉头轻皱

  “斗技,又称持械斗殴,只分高下,不决生死,简直就是耍流氓。真正战场上,谁还和你点到为止”

  张夜说你这就不懂了吧,正是不决生死人家才能过审,才有观众看,才能有赞助有粉丝啊!师父,一句话,教还不教就完事了

  荆老头说不行,我这里都是决生死的本事,白刀子出,要红刀子才能收,不是小孩子玩沙雕用的塑料铲,也不是金属质感金属壳,掏出来只能射水的软脚虾

  “那行,那我出去斗技,逢人就说我是南原城暗堂的亲传大弟子,不是师父不教本事,是弟子我才疏学浅,悟性太差,一招没学会,此仗我输得心服口服”

  张夜转过头,如是嘀咕了一句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荆老头嘴角抽了抽

  “哎,可惜啊,暗堂的名声恐怕...”

  “慢着!”

  荆老头抬手打断了他

  “你小子从哪里学来的,还会胁迫师父了?”

  张夜一听果然有戏,荆老头对其他东西不看重,对于自己暗堂的名声还算是上心。哪怕现在暗堂正处于很少人知道的情况,但是仍然很重要

  一抱拳,摇了摇头,只当没听见荆老头的话

  “师父,弟子还有事,先离去了,往师父老人家照顾好自己,休养生息,安养晚年”

  说罢,还把之前荆老头拿过来的那个脸盆递了回去,把后者气得不轻

  “哎哎哎,算了算了,看在你小子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我教你两招也罢,出去别老打着暗堂的旗号,我嫌丢人!”

  张夜还是那副表情没变:“师父,我去意已决,请您自重”

  手上却伸出三根手指头

  “除非教我三招”

  “你小子还他妈挺得寸进尺!”

  “等我参加完斗技大会,再回来给你做两天的暗堂委托!”

  “成交!”

  荆老头一咬牙答应了下来,他没想到的是张夜心里此刻正考量着到时候找个什么借口开溜才好

  “说吧,你小子想学什么类型的招式,我先说好,不符合你现在实力的招式我可绝对不会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