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三十七章 主公,你少tm喝点儿

第两百三十七章 主公,你少tm喝点儿

  我一直有想过,能有一**心的朋友,在山野间来一场觥筹交错。能让我卸下所有的防备,和尘世间难免附着的包袱

  平时间,你是朝九晚五的公务员,我是晚上不睡白天不醒的哥谭市蝙蝠侠,每每想聚在一起,总差了点运气

  我总是幻想着,老天能赐给我们一次机会,不顾过去,不虑未来,只享现在

  “干杯!”

  “干杯!~”

  “敬休息!”

  “敬包叔!”

  众人的玻璃杯交击在一起,发出咣咣的清脆声音,饮料即使从里面洒了出来也毫不在意,因为和此刻的美好想必,那点儿糖分和酒精又能算得了什么

  吨吨两口,是喉结上下,液体滚过喉管发出的声音。畅爽的感觉沿着神经冲上颅骨

  席地而坐的他们,尽显随性和原始乐趣,面前是大块的野餐布上架着的桌板,让他们能够以合理的姿势享用包叔的美食

  “快快快,尝尝我的秘制烤鱼,还有当年那味道不”

  包叔像是第一个迫不及待试试自己手艺的人,伸筷先夹了口鱼,还没放到嘴边,就看见旁边的丸子凑了过来

  “放心吧包叔,好吃的不得了!刚刚你端过来前我已经偷吃过了”

  “是嘛!那我就放心了”

  他美滋滋地尝了口自己最不放心的烤鱼,味道居然意外的不错,这样他就放心了,离开了座位继续他的“烤制”工作

  烧烤这东西嘛,食材不一样,火候不一样,需要的时间自然也都不一样

  等都烤好了一锅端上来,冷的冷,生的生,那不行。撸串儿,必须得撸老板现烤好的,签子递给你,还能燎你手毛的那种热度

  上面的肥瘦得当的五花肉被恰好地烤制到香气溢鼻,就着滋滋冒油的声音,一口咬下去,这才叫满足

  “包叔,两串大腰子!诶罗子,你吃不?”光头举着啤酒,喊了包叔一声,然后看向身旁的罗战

  罗战尝了口烤鱼,一想,撸串儿那肯定得来腰子啊

  “包叔,三串,不,四串!”

  在场的人喝的都是各式的称心软饮料。只有光头喝着从工作室里带来的德国黑啤

  他举着个大黑罐儿呼哧呼哧往杯里倒,张夜问大家都喝可乐橙汁,就你一人喝酒,没人陪你,你不闷得慌么?

  光头说你不懂,我这是场上无伴心中有伴。别看桌上就我一个人喝酒,其实俺心里还有一个步兵加强连,举着法国酒庄的上等葡萄酒,和我说“喝这个,这个才得劲!”

  张夜说这洋酒劲儿果然大,才喝了半杯就醉成这个鬼样子

  “我才没醉,瞎说!老板,腰子好了没!?”

  得,现在都不叫包叔,直接改叫老板了

  在场唯一会喝酒,或者说乐意喝酒的,也就只有大巴司机了

  但人家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和他们一桌,说自己带了盒饭,回车上吃去了

  退一万步讲,人家可是司机啊,司机喝酒,开车你敢坐么?

  唯一一个会喝酒的,居然当了司机。就好像你晕血,但是偏偏当了打针护士一样。这不是给自己找不愉快么?

  司机说他也不想的,但人家实在是给的太多了!

  包叔一听,感同身受

  “我太懂你了,等会儿我带两串腰子找你喝酒......茶,喝茶去!”

  “要点菜的赶紧啊。带来的东西挺多的,不吃了浪费。晚上的份儿还有呢,别担心”

  那边,正烤制着带过来的龙虾的包叔刷好一层油后,正叉着腰询问着大家的要求

  “生蚝生蚝!我刚刚在后备箱里看见有冰鲜的生蚝了”罗战喊道

  “包叔,麻烦再加一份烤鱼吧,这烤鱼实在是太好吃了,对了,这次少放点辣椒,小舒刚刚脸都辣红了”闻人可举手说出了她的要求

  “咱们打桌球吧!”光头扯着嗓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来了一句

  “光头你能别喝了么,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荒郊野岭的上哪儿给你找桌球去?”丸子有些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谁说桌球了?我说的是桌游!三国杀,狼人杀,你们懂不?”光头解释了一句,又咕嘟咕嘟灌了几口黑啤,众人是真佩服他能和自己喝得这么开心

  “桌游放心,我替你们带了”一旁还沉迷于钓鱼的祥叔接了一句:“就在大巴的后备箱里,一会儿我去拿过来”

  “先不用了祥叔,咱们这还在吃饭呢,你别理他”

  “话说祥叔,你真的不来一起吃吗,包叔的手艺很不错的哦”闻人可如是问了一句

  祥叔一边静静看着飘在湖面上的浮漂,一边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老包的手艺好,等你们吃完我再来”

  “好久没出来过了,我也得怀念一把青春的感觉才行!”

  见祥叔在那边乐在其中,众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一阵欢声笑语、载茶歌舞下吃完了午饭

  然后光头这厮吵着要打桌游,大家说拿来当个茶余饭后的娱乐项目也不是不可以,所以他们又开始玩起了三国杀

  “杀!”

  “对三!啊不是,闪!”光头迷迷糊糊,差点把三国杀当成了斗地主

  张夜和罗战交换了个眼色,意思是咱俩忠臣,居然摊上个整日酗酒,荒淫无度的主公,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罗战说行,我是他妈是内奸,早就想干他了,玩个主公选吕布,太狠了!

  “哈哈哈!”

  突然光头大笑起来,看着他手里抓来的牌,将它们“啪叽”一声摔在了桌面上

  “方天画戟在手!尔等纳命来!”

  三国杀的小卡片中,他的吕布手持四方战戟,星眸铁臂,腰胯下是赤兔骏马。伫立虎牢关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现实里,张夜说“杀”,他说没闪,掉一滴血

  李小良顿时急了,高呼一声“休伤我主!”这厮玩了个貂蝉,几乎是明牌打的忠臣。看见光头的主公吕布掉血,他终于看清局势,把忠臣张夜列为了敌人一列,手中准备了三十六套连环法宝齐出不穷

  “还没到你的回合呢,牌拿上去”

  “哦。”

  貂蝉痛呼一声人和不如地利,地利不如天时。奉先,你若走了,我也就不活了

  张夜使用的张飞同时张家人,插画里,一对刚眸浑圆锵力,高吼一声“燕人张飞在此,三姓家奴,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杀!”

  “没闪,掉血”

  “哼,区区吕毛头,不过如此,杀!”

  “我擦,你丫还没完了,掉血!”

  “主公,如果有来生,少他妈喝点酒,杀!”

  “草,貂蝉快他妈救我!”

  李小良大惊失色

  “我没桃啊,我手里三张酒,要不主公你再喝点儿?”

  光头气得直翻白眼,到死来也没找到另外一个忠臣和内奸都在哪,场上一水儿的反贼

  “不行不行,这局不算,有人耍赖了。再来一局,我还要当主公,我还要选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