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八十九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八十九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真抱歉呀师弟,这么快就叫你过来”

  “没事,师姐。出什么事了?”

  “倒不是我们这边出事...是严老将军那边...”

  听到这个名字,他皱了皱眉头,严老将军出事了?

  “严老将军出事了?谁能动的了他?他怎么了?”

  荆素儿摇了摇头,

  “不,与其说是他要出事了,不如说是大城主要出事了...”

  大城主...严老将军...

  蓦地想起昨天城主大殿内的那一幕,严老将军不顾阻拦,似乎是有事要想大城主决定,但大城主似乎非常害怕,在躲避着他

  再联想到今天的南原城评比,既然要评比的话,大城主和其他四个城主一定都在场,

  所以...严老将军想要趁此机会,再次向大城主请命?

  还真是固执啊...

  一瞬间,他就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是因为他的事...不过又有些不解

  “我和严老将军只不过是一面之交,论实力想必也比不过师姐你,叫我来是为了...?”

  “正因为你和他不熟,才有可能说得动他”

  一旁的老头手里的烟枪在地上敲了敲,悠闲地说道

  “我跟他之间正是因为太熟悉了,有些话反而起不到作用了。素儿也是,一看见她严爷爷就心软。这么比起来,你更像个局外人”

  “更何况你现在身份可靠,严老将军也能信得过”

  手里的烟枪在空中晃了晃

  “南原城有两位将军,老将军,少将军。少将军年轻气盛,急功近利。

  老将军顽固刚强,视死如归。两个人谁也看不惯谁”

  “适逢南原城大比,周围定有重兵把守,却万万不敢阻拦德高望重的老将军。”

  听到这里,张夜总算懂了,先他一步回答

  “他们只会看到老将军擅闯大比,乃是不敬!却看不见大城主费尽心机的逃避老将军”

  “这么一来,严老将军就落下了把柄,少将军以此挤兑严老的话,大城主因为与他有过节,虽然未必会赞同,但必定不会反对!

  届时,老将军地位岌岌可危!”

  老头听他分析的还挺正确,虽然哼了一声,却又有几分满意

  “你小子悟性还不错,还不快去将军府!迟了大比可就要开始了。”

  “只是弟子还有一个疑问”

  张夜挠了挠头,有件事还没弄明白,没想到荆老头像是猜中他心思一般,先一步说了出来

  “你如果想问严老头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话,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好了,我懒得告诉你”

  切,不说算了

  走之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昨天大城主那胖子一见到严老将军,立刻就走后门溜了,

  万一一会评比开始,严老将军再闯进去的话...有没有可能...

  心中有一个不好的想法骤然而升

  万一那胖子又跑了怎么办!?

  那评比还办不办了?君镇城主的真龙泪是不是白送了!?

  我的机密任务岂不是白瞎了!?

  而且张夜感觉以那胖子的个性,完全有可能做出“在评比上怪叫一声‘帮我挡住他’就跑了”这种事情来!

  不行,得赶快去找严老将军才是

  接受任务:严老将军的请求

  任务:严老将军的请求

  任务简介:南原城评比将至,严老将军似乎要利用这次机会提出他的请求,但这无疑对他自身不利;前去说服严老将军,让他放弃擅闯评比。

  任务提示:距离南原城评比开始还有:00时47分33秒

  接到任务后,转身刚要走,突然想到将军府在尊南区,而自己现在正在广南区,

  昨天城主给的使者令已经到了时限,自动消失了,这进不去尊南区啊?

  “嘿嘿,师父,弟子有一事...”

  刚想问问老头有没有使者令一类的东西能让他自由进出的,结果就听他说

  “暗堂地道四通八达,遍布整个南原,无处可去,无处不可去。”

  说罢,他用烟枪敲了敲地面某处,暗堂内一处墙壁突然出现一道口子

  “第二个出口便是严老头的府内”

  嗬,听他这么一说,张夜心中一讶

  遍布整个南原?他说的可不是南原城,而是整个南原

  这老头难不成是南原地下头头?暗堂是南原超级地下组织?

  但除了荆老头、荆素儿和鱼伯三人,没见着暗堂有其他人啊?

  先前还听说鱼伯说什么“荆老头男功只传一人”之类的话来着,说明他除了自己以外应该没有其他男弟子才是……

  真是奇怪,以后有机会再问问看好了......

  转身进了荆老头为他打开的暗门中,按照他说的

  第一个出口...不是这里...

  第二个出口...到了!

  “砰砰”

  伸手敲了敲木盖,发现这木盖居然没上锁,较为松动,轻轻一推便能从内部推开

  刚钻了半个身子出去,就见到面前正坐着一人

  那人断了一只手,已经用纱布包扎好,但似乎还有丝丝鲜血往外冒

  头部也用纱布围了数圈,整个脸只漏了一只眼睛在外面

  身上穿的甲胄破烂无比,几个洞漏在外面,已经谈不上什么保护作用

  我的天!

  心中一惊,怎么才一会儿不见,严老将军被人揍成这个模样了!

  但仔细一瞧,眼前这人的身材似乎又瘦了一些,不如老将军那般壮实,

  两人对视了一眼,张夜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好意思啊,走错了!意外,意外!”

  一溜烟又钻了回去

  不过转念一想,这是第二个出口没错啊?

  暗堂地道又不是什么公交车站,怎么可能把地道随便开到别人家里去呢??

  赶紧又钻了出来,看了看四周,果然严老将军就站在他的背后,一双略显严肃的眸眼正盯着他

  “你来了”

  张夜从地道里钻了出来,尴尬地点点头,又看了看坐在一旁伤痕累累的那人

  “严老,这位是?我看他伤得不轻啊...”

  老将军先不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对那伤员点了点头

  “阿正,你先去里屋等候片刻,我和这位小兄弟聊完再带你去见大城主”

  那男子费力的轻点头部,表示了解,转身走进了里屋

  原来只是知道严老将军打算闯进大比现场,没想到听他的口气,似乎还要带着这个伤员进去?

  他一个人就够那胖子大城主喝一壶的了,还带上个伤得如此严重的士兵,这不得给那胖子吓坏了!

  “严老,听您的口气,似乎要带着他去大比现场啊?”

  指了指已经走进里屋的伤员阿正,严老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张夜又接着问他

  “您到底有什么事是非要当面和大城主说不可的!此去大比,早已有人虎视眈眈,布下了圈套,就等着你往里跳呢!”

  说出这句话之后,又看了看他脸上的坚决,顿时觉得自己的提醒有些多余

  如此久经沙场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连如此阳谋都不明白!

  老将军沉默半晌,声音有些沙哑

  “是荆老头让你来的吧,你回去告诉他”

  “为了我的将士们,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