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杀天机 > 第46章 后会总是无期

第46章 后会总是无期

  侯勇三人在营地转了一圈未发现什么异常,又问了几位散修,大家都是借这个营地短暂停留,对狐妖之事并无耳闻。

  不过既然天机阁给他们发了信,有一点可以确定,便是那十一位失踪精壮男子之事是确凿的。

  侯勇有点一筹莫展了,调查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按照以往的流程,天机阁总会先自己调查,确定了抓捕对象后,在实施武力的阶段,再联系其他宗门配合。

  但这次的事完全没按照这个流程来做,三宝林营地表面上是一片风平浪静,这事到底是妖乱还是人祸都不好说。

  在营地待了半天,一无所获。

  人心似海,在这小小营地里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家都不愿多说,话里话外藏着掖着,多问几句便会不耐烦

  唯一遇着一个小和尚,说话一口乡音,但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午后,一无所获的三人坐在营地外的一棵树下,吃着干粮短暂休整。

  “侯师兄,怎么办?”李剑苦着脸问道,天机阁这几年拿捏青石宗的事他亦有耳闻,但这次出来他才是切实体会到了。

  这一上午折腾的,还不如让他和一个妖怪狠狠打一架来的痛快呢。

  “只能守株待兔了!晚上我们就在这附近住下,李剑,你与子沫留在营地,我去西边树林!”

  李剑刚想为师兄的安排鼓掌叫好,苏子沫就说道:“我自己留在营地就行了,林里危险,李剑你陪着师兄!”

  口气不容反驳!

  李剑看了看侯勇,又看了看起身走远的苏子沫,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上一口气。

  ……

  是夜,三宝林小河边。

  陈凡将遇到青石宗侯勇等三人的事说给许悠听。

  “侯勇吗?”许悠想起了这位认识十多年的老友,略有失神。

  “许姑姑,青石宗的人这时候来到这里,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不是为我而来的,下河练刀吧!”许悠淡淡的道。

  陈凡抿抿嘴,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如果真是为许悠来的,不可能只派一个侯勇加两个年轻弟子的。

  他跳进河中,开始练刀!

  ……

  “侯师兄,你说我要是跟苏子一起去北方可以吗?”

  三宝营地西边丛林里,侯勇和李剑坐在一棵树下,既是守株待兔,他们也不敢燃起明火,只能趁着黑夜枯守死等。

  侯勇正在打坐吐纳,听到李剑的问话,回道:“我劝你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别说子沫不会同意,就算她同意了,你师父也不会放你走的!”

  李剑没劲的靠在树干上,吐出一口浊气:“师父眼里只有杨凌风,把我留在身边又有什么用呢!”

  侯勇听到李剑话里的情绪,睁开眼宽慰道:“掌教也有自己的难处,如果杨师弟这次真能拿到将星,以后至少这样的活天机阁不会塞到我们头上了!”

  “我知道,可是……”李剑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幽幽一叹,“也罢,老老实实在青石宗待着,过几年将星赛,便能又见到苏子了!这几年我也要努力修行,可不能落后她太多,不然又要被她取笑了!”

  侯勇看着这位少男怀春的师弟,笑着摇摇头。

  别人都喊苏师姐、苏师妹,再亲昵一点喊一句子沫,偏偏他一直都苏子苏子的喊着。

  侯勇也年轻过,他当然知道李剑的心思,少年总是喜欢把自己和别人区别开来,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吸引心仪女孩的注意。

  就在李剑为苏子沫的即将离开而长吁短叹时,苏子姑娘正在营地里的一棵老树下闭目打坐。

  大约是换了一个地方的原因,加上夜晚的营地有点嘈杂,苏子沫总不能静下心来,越是逼迫自己越是觉得心烦意乱,最后只能恼恨的睁开眼。

  ……

  九百九十九!

  一千!

  新年伊始,陈凡状态极佳,一鼓作气劈到了一千刀,此时离天明居然还有半个时辰。

  他站在河中大口喘着粗气,扭头看向岸上的许悠,询问她是否还要继续劈下去。

  许悠露出欣慰一笑,对着陈凡招了招手,等陈凡走上岸,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抄刀决。

  “这是我默写出的刀法,日后你参照练习,以你的悟性,一年便可小成!”

  许悠又道:“青焰刀重势,你先练左手刀!如果想要练右手,依然需要先劈一千刀打下基础!”

  又顿了一顿,许悠看了陈凡一眼:“明日,我便不来了!”

  陈凡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道:“许姑姑,你这是要走?”

  许悠点点头:“原本是想多待几日再给你一些指导!但计划总归赶不上变化,侯勇带人来了,虽说不是为我而来!但我在青石山待了十几年,大家彼此太熟悉,我必须得小心!白马镇上最近并不安宁,即便我不走,最近这段时间,我们都要尽量少接触!”

  “那我和姑姑一起,往后也好有个照应!”

  “傻孩子,我是神山重犯,与我一起只会连累你!你还有更大的事要做!”

  陈凡默然不语,他虽心有不舍,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许悠说的是对的。

  “那我们还有再见的一天吗?”

  “也许有吧!”许悠笑了笑,破天荒的拍了拍陈凡的肩膀。

  四个多月以来,许悠每晚坐在河边数着陈凡劈出的刀数,三更而至,佛晓即归,从没有太多的交流,今晚她流露出少有的慈爱。

  “以后一个人闯荡,凡事多留一份小心!救辰月之事,尽心即可,无需勉强!我想即便你最终没能救她回来,她也不会怪你的!”

  陈凡点点头,鼻子有点酸。

  他双亲早逝,这些年得到的关怀不多,却每一次都是生死离别。相聚短暂,后会总是无期。

  “行了,我走了!青焰刀重势,刀法大开大合,凛冽狠辣!你若真想使出漂亮刀法,以后还是要选把合适的大刀、重刀,如此才能将青焰的精髓发挥出来!”

  许悠最后又嘱咐了一句,然后与陈凡拱手,转身离开!

  陈凡站在原地,看着许悠背影消失在林深处。

  他又抬头看了看天。

  顺天历二十年正月初二的夜空,黑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