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小神农 > 第1104章 这样止血,很不卫生

第1104章 这样止血,很不卫生

  最强小神农正文第1104章这样止血,很不卫生等到那头龙飞近的时候,林田哑然失笑。

  他还以为那火红色的龙,是特异的品种。

  没想到,那是因为它全身上下套着火红色的衣服。

  不用问,这肯定是火云凤弄的。

  火云凤指着火龙,说道:“那是我的火龙,叫做妙妙。”

  林田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叫做红红。

  火云凤对林田解释道:“不要看小我的妙妙,虽然它的修为境界不是很高,只是先天三层的境界。

  但是,它在我做衣服的时候,可以帮我很大的忙。

  你看了就知道了。”

  说话间,妙妙就来到了火云凤身边,对着火云凤轻轻叫了一声,看上去挺喜欢火云凤这个主人。

  火云凤不知道哪变出了一根东西来,丢给妙妙吃。

  林田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时,有些讶异。

  是一条巴掌长的蜥蜴干。

  天空之城也有蜥蜴,真神奇。

  妙妙吃完蜥蜴干,明显更加高兴了。

  “妙妙,零嘴吃完,就该是干活的时候了。”

  火云凤把刚才剪裁好的布料,把它们一张一张地放到地上,拼到一起。

  她指着地上的布料,对妙妙说道:“妙妙,来,融一下。”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妙妙就张大了嘴巴,缓缓喷出一小团火苗来。

  这不像林田以前看到过的火龙,一般的火龙,动不动就喷出一大团火,爆发的感觉。

  而这条叫做妙妙的龙,喷出的是一道细小的火,沿着布料接合的地方,缓缓往下移动。

  那控制力度,令人惊讶的精确。

  随着妙妙的火熄灭,那两块本来分开的布料,瞬间就融合到一起了,融成了一体,看上去没有接缝,好像是一体成型的一样。

  “原来一体成型的衣服,是这样来的。”

  林田总算是明白了天空之城人做衣服的原理。

  怪不得他听李四说过,火龙的用处挺广。

  据说,有一些人家,家里没钱买火类符纸,就便宜买一些年老的火龙回来,给他们供应火源。

  融合完一条缝,火云凤又拼第二条缝,让妙妙继续喷火融合。

  三下两下,这件衣服全部接缝都融合了起来。

  火云凤高兴地将衣服拎起来,给林田展示。

  “林田哥哥,你看,这件衣服已经初步成型了,好不好看?”

  林田看着这一件衣服,比火云凤的个子还高,觉得有些好笑。

  火云凤的个子比较矮小,胡薇薇的身材稍微高点,所以衣服也会相对长。

  “挺好看的。”

  他说的是实话,虽然比不上地球上那些超级时装设计大师的手笔,但是有自己的特色,在这样子的审美环境之下,能做出这样的衣服,不错了。

  “我觉得,我婶婶一定会喜欢。”

  火云凤笑嘻嘻的,心情很好。

  “是的吧,我也觉得,她会喜欢的。”

  她又拿出一条蜥蜴干,丢给妙妙,说道:“任务完成,你可以去玩了。”

  妙妙吃完蜥蜴干,就飞走了。

  火云凤拍了拍手,将裙子搭在肩上,说道:“有趣的环节搞定,我们去完成最后一步。”

  林田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几盒五颜六色的干果,干果大部分都是黄豆大小,还有各种用特定手法做成的干花。

  “这些装饰物的摆放位置也是有规律的,你看我画的图,颜色大小按照图上的来。”

  火云凤拿出了几根有粗有细的金属针,还有纤维做成的线。

  她麻利地把线穿到针眼里,递给林田。

  “来吧,我们开始把装饰品缝上去。这些代表着丰收和希望。”

  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果子,要从里面挑出相应的颜色,需要一定的耐心。

  林田是第一次做针线活,以前在家都是王翠娟给他做,再不济就是白灵给他做。

  针线活不知何时,好像变成了女孩子专属的才艺。

  不过,缝东西不是什么难事,看火云凤演示了一次,他就懂了。

  缝着缝着,果子有点滑,林田一不小心手指被针扎了一下,顿时就冒出了一滴豆大的血珠。

  “啊!你受伤了!”

  看到林田受伤,火云凤赶紧伸手过来,把林田的手指拉到她的嘴边,看样子,要帮林田吮手指止血。

  还没到她的嘴边,林田默默地把手抽了回来。

  笑话,看过电视剧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典型男女暧昧的情节。

  林田不想让火云凤有误会的瞬间,为了避嫌,他也是用苦良心了。

  他抽回了自己的手之后,淡定地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张止血贴来,麻溜地撕开,贴好伤口。

  看到这里,火云凤一阵惊讶。

  “这是什么玩意儿?好像可以止血的。”

  林田递给她几张止血贴,说道:“止血帖,受伤流血了,可以贴上去。

  以后别吸手指止血,很不卫生,容易让伤口感染。”

  “好,谢谢!”

  火云凤接过止血贴,刚才失望的小情绪,马上就消散无踪。

  虽然错过了跟林田亲密接触的机会,但起码自己得到了小礼物。

  “你们的世界,这些好玩的东西挺多的啊,这种东西是谁发明的,好有用啊!”

  林田一笑而过。

  要跟一个原始人解释现代社会的科技,是很大的工程。

  被扎了这么一扎之后,林田就不想再缝了,他最讨厌就被针扎血,就跟他要滴血认主时的抵触心理一样。

  “这个我不擅长,除了缝制的事情,我还能帮别的吗?”

  火云凤想了想,说道:“那我来缝吧,可以同时开始做你叔叔的喜服,男人的喜服做得比较快。”

  林田巴不得赶紧做完这一套喜服,跟火云凤朝夕相处,难免让她产生某种错误的幻觉。

  “好。”

  她按照设计图,拿出了相对应的石头和草,丢进了锻造炉里。

  正当林田用盖子压制布料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火夜的喊声。

  “你们可以停手了哦,是时候去吃晚饭了。”

  “好的,再过一小会,我们就过去。”火云凤冲着门口回了一句,笑着对林田说道,“肯定是我姐做的晚饭,为了庆祝你们三位贵客的做的大餐。”

  迦南人的大餐?

  林田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