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六十九章 秀英献计

第六十九章 秀英献计

  一番细问,花秀英才终于知道事情的原委,她想了想,还是不能放过李家这棵摇钱树,便小声劝慰道:

  “娘,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男人哪有不花心的,眼下小妹是正头夫人,底下那几个不过是一时新鲜,等妹婿玩够收心了也就好了,眼下最紧急地事,是让小妹给他家添个男丁,到时候腰板就硬了,让那几个小蹄子滚出李家,还不是迟早的事吗?”

  花秀红听到这话,脸色一变,眼神有些凌厉地尖叫道:“大姐,你这话说得轻巧,若是姐夫出去拈花惹草,你也能如此轻飘飘地吗?我看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哪里有半分为妹妹抱不平!”

  “小妹,大姐真是为了你好,既然不想和离,更不能被轻易休弃,你自然要打起精神来!你想啊,眼下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别的更好地法子吗?”花秀英搂过妹子的肩头,好言相劝。

  “秀红,你大姐说得也有道理,好孩子,咱们暂且忍忍,等站稳了脚跟,再一个个去收拾那几个骚蹄子也不迟!”徐氏又将花秀红搂在怀里,花秀红听了娘和大姐的话,慢慢地止住了哭泣。

  她的心里五味杂陈,又是懊恼,又是后悔。懊恼的是,这门亲事是自己死皮赖脸地求着她爹去提的,后悔的是,为何当初要说那句玩笑话?如今得了李家的这般对待,让她以后怎么办才是,慌乱之间,越来越觉得大姐说的那些话是她唯一的出路!

  为今之计,只得暂且夹着尾巴做人,待到有了底气,再整治那起子贱人不迟!放开了紧咬地牙关,她拿着帕子掩去泪痕,冲着花秀英说道:“大姐,小妹一时情急,说错话了,大姐别怪罪我才是!”

  “小妹哪里话,一家子姐妹,大姐怎么会放在心上,娇娇,快些打一盆温水来,给你小姨洗脸梳妆。”王凤娇娇声应了,便提步去了灶房。

  “青敏,去帮我打一盆热水来!”见到青菀在灶下烧火,青敏在洗碗,她下巴一抬,颐指气使地说道。

  “凤娇姐,你没看我们都忙着吗?那热水就在大灶里头,你就不能自个儿舀出来?”青菀瞥了她一眼,又示意青敏不要去,她可不会惯着她的臭毛病。青敏自然是向着自己妹子的,所以也继续洗碗,没动地方!

  “你敢不去?我上门是客,咋地,让你端盆水你都不愿意?”王凤娇娇喝一声,对着青敏姊妹二人颐指气使!

  “瞧你说的这话,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这时候说自己是客啦?没见过哪家的客站在主人家的地头上指手画脚的!”青菀半点不留情面!

  “你!”王凤娇气呼呼地站在原地,徐氏的声音从西厢房传来:“娇娇,快些端水过来,马上开席了,让你小姨先拾掇拾掇!”青菀听到这声音,挑衅地看了她一眼!王凤娇气得拿了盆子就去灶里舀热水,又端着水气哼哼地走了!

  “你惹她干啥,看她气得那个样子!”青敏把洗过的几个碗放到灶台上。

  “我就是看不过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咋地,她是客,咱就该是那伺候人的奴婢?姐,下回她们再使唤你,你也别管她!你看这回,她不是也没辙吗?”青菀笑嘻嘻地道。

  “你呀,姐知道了!”青敏知道妹妹在维护自己,她自然应承。江氏笑眯眯地看着青菀,觉得很是欣慰。她将最后一盘菜炒好装盘,就让青菀端到饭堂去了。

  家里人多,所以分了两桌坐,一桌在正厅,由花老爷子、徐氏、花富海,花富江陪着李福满和花秀红坐,这一桌则是在灶房,小徐氏、花秀英和王凤娇,以及江氏娘三个单开一席。

  自始至终,青菀都没有让青敏出去,她可是知道李福满为人的,觉得他的眼神看青敏一眼都是亵渎。青敏一向很内敛,她也乐得不往前凑。

  看着面前的一盆干蘑豆腐汤,王凤娇很是不喜,她眼睛扫视一圈,视线定在最中间的那一盆红烧肉上,二话不说就把自己面前的豆腐汤换了过去,也不管青敏的手还伸在半空。青敏眼前的红烧肉连盘子都被换走,她面色有些微红,只好筷子一拐就近夹了青菜,默默地吃着!

  这还不算,王凤娇又将主意打到那一盘白斩鸡身上,又端起自己面前的豆角炖土豆准备去换,青菀眼睛一眯,总算是见识到被王凤娇的霸道,她一伸手将白斩鸡往自己这边一挪,让王凤娇扑了个空,又端起面前的一盘炒青菜,将红烧肉换了回来:“凤娇姐,你吃这个,对皮肤好!肉太肥,吃完长胖就不好看了!”比脸皮厚嘛,反正这里她年纪最小,谁怕谁!

  将那盘红烧肉放到青敏的面前,“姐,你吃这个,咱娘烧了半天的,可入味了!”青敏轻轻冲她摇摇头,让她别为了自己惹事。青菀冷哼一声,这一桌子可都是江氏辛苦烧的,怎么她姐连一块肉都吃不得!她家也不是吃不起肉,分家这段时间,肉就没断过,只是先撩者贱,这个气总是要争一争的!

  这番举动,气得王凤娇嘴一噘,只是她已经捞不到红烧肉,当着这么多人不好发作,只得将土豆炖豆角放下,先伸出筷子去夹鸡腿,青菀后发先至,将唯一的那块鸡腿夹走了,放到了江氏的碗里,王凤娇气的拿眼睛瞪青菀,青菀自顾自地夹起一块红烧肉吃得喷香,一个眼神都欠奉!

  王凤娇一摔筷子:“你咋回事?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花秀英眼见要吵吵起来,赶紧看了一眼上房的方向,她是怕惊到上房的新姑爷,不免被看笑话,连忙安抚的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王凤娇碗里,王凤娇却将肉往桌上一扔,碗一推就不吃了,坐在一边开始生闷气。

  “凤娇姐,你咋啦?我娘烧这一大桌子菜很辛苦的,你不吃也别浪费啊!咱这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回肉,可不像你们家里,顿顿吃肉,这好好地红烧肉都能糟践!”青菀指着那一块被丢弃的肉,状似心疼地说道。那眼底的挑衅气得王凤娇牙痒痒!

  “凤娇,这块鸡腿我还没动过,要不你夹过去吃?”江氏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青菀,示意她别闹,一顿饭而已,忍忍就过去了,闹大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哼,我才不吃别人的口水!跟八百年没见过肉一样!乡巴佬!”王凤娇丝毫不领情!

  “乡巴佬说谁?”青菀一喝。

  “乡巴佬说你!”王凤娇下意识回一句,话一出口,她才惊觉上当!

  “你个没教养的东西!居然敢说我?”王凤娇气急败坏,也不再伪装淑女,眼底的凶狠似乎要喷薄而出。

  “哟,不端着淑女的架子啦?说你怎么了?不知道到底是谁没有教养,居然对长辈这般态度!你爱吃不吃,谁也没请你来啊?端着大小姐的谱,在这里挑吃挑喝,打量着谁都要惯着你?我娘从早上忙到现在,你算老几?居然敢对她这么说话!“

  说完把鸡腿压回到江氏碗里,“娘,姐你们别管她,要都依着她,这顿饭就不用吃了!你们从早上忙到现在,也都累了,就该吃点好的补一补才是!”青菀又看了王凤娇一眼,说出的话,语气很重!

  那眼神带着轻蔑,从上到下的鄙夷,似是烙印在王凤娇的脸上,有如实质一般灼烧得她脸上火辣辣的。王凤娇如坐针毡,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着,这眼神让她忽而想起青阳的鄙夷,她终于被气得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