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六十五章 原来是他

第六十五章 原来是他

  “柳姨,这是谁啊,你咋如此小心?”青菀满心好奇。

  “是上面那位!”柳千禾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天上。青菀恍然,原来真是青天老父母?大名鼎鼎地县太爷也悄悄地来了仙味居,可见这佛跳墙的名气委实不小!谁能想到,这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子,居然就是覃阳镇的一把手,青菀一直以为会是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呢!这时候她的脑中又闪过那一抹纤瘦的身影,犹记得当日,那女子捂着自己的小腹,满脸的爱怜,也不知道她如今咋样了!

  难怪柳千禾不收他的钱,青菀不禁佩服柳千禾的圆滑,这样子也算是变相的一种寻求保护,更难得的是,县太爷明显觉得很受用!这就够了!

  仙味居的口碑就这样打了出去,每日限定二十份的佛跳墙,总是一拿来就被抢购一空!一时间整个覃阳镇都沸腾了,佛跳墙的滋味也是一传十,十传百,被传得神乎其技,更有甚者,连着吃了几忠佛跳墙,竟然连多年的老病根都没有了!

  一时间更是让这些食客老饕趋之若鹜,有些隔壁镇上的人也一大早赶来排队!只可惜每日限定二十盅,坊间传闻,就连县太爷来了,都没办法改变!

  当然了,那不过就是坊间传闻罢了,其实从这一日开始,说是每日二十份,实际是做了二十二份的,专门给县太爷备着,只等他哪日想来吃了,随时就有,不会再像第一次那般尴尬!这自然也是青菀的决定,她们小小的商贾,自然是不敢得罪县太爷的!

  一盅难求,这也更加加深了有些人对佛跳墙的执念!以至于后来仙味居不光限定每日二十盅,还限定没人仅限一盅,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尝到这等人间美味!无形之中,仙味居的地位就在整个覃阳镇变得特殊起来!

  不到晚间,青菀就发现有些人探头探脑的往后厨凑,以她的眼力自然不会认错,纵使那男人装作漫不经心,也换了几身行头,却终究是瞒不过青菀!

  看样子,这人是打算晚间跟着马车去找寻佛跳墙的由来了,她的心底暗自警惕!才不过两日的功夫,竟然惹来了别人的觊觎!虽然每次江氏都跟着马车前来,从来没有露了行藏,而且,除了二喜和柳千禾,也并没有人知道佛跳墙是江氏的手笔。

  不过总要未雨绸缪,时间久了,到底还是瞒不过有心之人的耳目!不能让江氏再以身犯险,她脑中快速地想着办法,北街的宅子!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她小声地和江氏说了出去一趟,就趁着人多,跟着人流往北街而去!

  到了悬济堂,就看到当归在拴马,显然是才从外面回来,她见四下无人,便从空间里拿出食盒,疾步上前问道:“当归,许大哥可在?”

  “在的,花玉小哥!你直接进去便是,我家公子才出诊回来!”当归见是青菀,显得很是亲近,那几日在花家帮着种玉米,他可是出了不少力的!青菀从食盒里端出一盘卤肉递给当归:“拿去尝尝!”当归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忙不迭地道谢。

  青菀提着食盒就进去了,这时候几位老大夫还在看诊,只是眼看着天要黑了,病患已经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青菀直奔最里间的一间,诊室门关着,青菀轻敲门,发出“嘟嘟”的响声,紧接着,里面传来一声男子的应答:“请进!”

  “许大哥,还未用饭吧,我给你送些吃食!”青菀拎着食盒进来,许云武刚刚换下外出的衣衫,此刻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地坐在桌子后面,修长白皙的手在书写着什么,青菀瞄了一眼,似乎是在记录着病例,那字体极为清隽,她将食盒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只是静静地等着。

  “花玉小弟,快请坐,怎地此时给我送吃食?这般晚了,还未回去吗?”他边说着,便放下手中的狼毫笔,起身来到青菀隔壁的椅子上坐下。青菀掀开食盒,一样样拿出之前准备的几样小菜,许云武还真是有些饿了,眼见着几样小菜做得精细,不由勾得馋虫大作,当着青菀他也没有什么好拘谨的,拿起筷子便大快朵颐起来。即便速度不慢,他的吃相很是斯文。青菀简单地说了和柳千禾合伙开铺子的事,又说道后厨有人转悠地事,许云武边吃边静静地听,食不言,他的饭桌礼仪贯彻的很是到位。

  “......许大哥,还是那间宅子,我想租下来。”青菀见他吃得香,自己组织好语言,终于开口。因为要为佛跳墙保密,所以出去租房或者客栈都不方便!

  上次玉米全部拉回去以后,宅子已经归还了许云武,这次怕江氏有危险,她只得再次开口,没办法,谁让北街是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而且离仙味居又近!许云武点点头并未回答,指着旁边的小柜子示意她去打开。青菀有些狐疑地打开,就见到里面静静地躺着几张文书,因为折叠地很好,看不出写的是啥!

  “打开看看!”许云武咽下最后一口菜,又端了一盅茶漱漱口,才开口说道。青菀打开文书,就看到是一张地契和一张房契,青菀一惊:“许大哥,你这是?”

  许云武笑笑说道:“早就想给你了,之前拿了你的药丸,我很是过意不去,这套宅子一直闲置多年,我用不上!重新去衙门立了档子,过了红契就是你的了,收着吧!”

  “不行的!许大哥,你帮了我们许多,上次我哥受伤,你那般精心照顾,最后还不收诊金,我就已经过意不去了!怎么好再收你的宅子?我只是想着租而已!”青菀大囧,她真不是想图谋许云武这间宅子的说!

  “你听我说,花玉小弟,不瞒你说,我对你姐姐...咳咳,你们要是能搬来北街居住,我的心里也是非常高兴的!”青菀满脑黑线,原来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真是好个算计!

  “许大哥,你钟意我姐姐,我看出来了。恕我冒昧,你有没有问过家里的意思?我姐姐毕竟年纪还小,我娘也并不想这么早就把她嫁出去!我还要多一句嘴,你家里可有婚约,可有家室?我姐是不会做妾的!”青菀对这倒是直言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