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五十八章 添箱

第五十八章 添箱

  她的眉弯如月,大红色的喜服上绣着喜庆地龙凤呈祥图案,将她一张浓淡相宜地脸,衬得肤如凝脂,双眸如秋水莹莹,说不出的妩媚多姿。即将嫁给自己钟意的男子,那份喜悦之情从她的眉梢眼角渗出,一下子将原先的五分姿色衬出了七分!

  江氏看着娇艳欲滴的花秀红,心里五味杂陈,毕竟这是她从小带大的孩子,虽然是自己的小姑子,虽然她长大后对自己这般不堪,她这一刻却只记得她小时候的可爱模样,从蹒跚学步,到长大成人,一幕幕都仿若昨日一般,想到这里,她的眼眶不禁有些红了。

  花秀红似有所感,她转过头看到江氏微红的眼眶,有些不悦地说道:“大喜的日子,在这里掉眼泪耗子给谁看,真是丧气!”江氏一噎,她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待嫁的小姑子,哪里还有往昔的软萌可爱?青菀和青敏左右靠在她身边,各自拉住她的一只手安慰,江氏性子柔婉,有时候还会有些多愁善感,她们自己得娘心里想啥,她们咋会不知道。

  只可惜江氏这一腔柔肠,换来的不过是兜头的一盆冷水罢了!江氏拉住两个女儿的手,眼里的泪意退去,她还有两个贴心的小棉袄,她不会再为了这个狼心狗肺的小姑子,掉一滴眼泪!

  “二婶儿,今日给我小姑添箱,不知道你准备了啥?侄女很是好奇呢~”花青苗在旁边的说道,一双大眼睛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没啥,我们家底薄,可不敢和大嫂比!左不过是不太悬殊就是了!”江氏仍是淡淡的。

  “呵呵,二舅妈可真会说笑,我大舅妈可是送了一套整副的头面,外加金三事、银三事各一副的,更不消说还有好些尺头,绣品啥的,不知二舅妈送了啥,我倒是真的很好奇!”王凤娇拿着帕子捂住小嘴娇笑着,眼底的嘲讽丝毫不避讳,青阳的拒绝让她怀恨在心,拼命地踩低江氏。

  二房一家算是被净身出户的,她的家底在座的可都是一清二楚,虽然她进门的时候提着一个包袱,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

  “我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我就不拿出来献丑了!”江氏把地上的包袱拎起来,放到旁边的箱子上。

  “二嫂,你总是说小时候待我如何如何的好,我这就一回人生大事,你居然就拿了不值钱的物件儿糊弄我?不知安的是什么心?是诚心想让李家笑话我寒酸吗?”花秀红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撅起嘴来,喜娘在一边笑呵呵地打圆场:“新娘子要开心点,大喜的日子,想来二娘子肯定是费了些心思的,礼轻情意重嘛!”

  “什么礼轻情意重,连我的人生大事都不上心,不知道情意重在何处!”花秀红一点都不领情,将手里的钗子一把丢到梳妆台前,发出哐啷一声!喜娘一噎,脸上有些讪讪的。花秀红就是这么不讨喜的性子,果然没有让青菀意外!

  “二弟妹,看把小妹急的,我在外头都听见里头的动静了,既然她们都这般好奇,不若打开了给大家看看吧!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时候小徐氏挑了帘子进来,她嘴里打着圆场,眼底的幸灾乐祸却逃不过青菀的双眼!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不过是擎等着看笑话罢了!

  “娘,就打开让她们看看又何妨?”青菀眼见着几人起哄,她的眼底划过冷意。

  “好吧,既然大家都想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江氏说完,轻轻地打开包袱上的结扣,几人好奇地伸头过来,想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包袱打开,露出一只四四方方的妆奁,这只妆奁是红木雕刻而成,雕花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凤尾和凤冠处都描了一点金,看着非常喜庆应景。

  几人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这只妆奁,光是看外观,显然是值不了多少钱的!

  “我以为是什么稀奇的宝贝,原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妆奁,二舅妈这般小心谨慎,真是贻笑大方!”王凤娇第一个跳出来叫嚣,花青苗也拿着帕子掩嘴偷笑。青菀暗笑这些人的肤浅,还未看到全部,便这般嘲弄,到打脸的时候,不知道她们怎么找补!

  见众人一脸的鄙薄,江氏一把将妆奁的外盖打开,转过去对着几人,一道光闪过,几人都被那光线照射得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只见这只外表普通的妆奁,居然内有乾坤!妆奁的内盖处,镶嵌着一面镜子,这镜子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的。竟能将人映衬得纤毫毕现,几人睁大眼睛,纷纷凑过来细看,嘴里不时发出阵阵赞叹声!

  “也没什么,不过是一面玻璃镜子罢了,倒叫你们笑话了!”江氏端着镜子任这几人来回观看!

  花秀红眼中闪过惊艳,她劈手从江氏手里夺过妆奁,捧在面前,镜子不是很大,却刚好将她的五官照得清清楚楚,里面有一张眉角含春,欲语还休的脸,连眉间的一颗小痣都映得清清楚楚!

  越看越喜欢,她涂了鲜红蔻丹的手指,捻出一粒珠子,在光线的映衬下,显出晶莹的光泽!妆奁内部设计的很是精巧,做成小小得多宝阁,每个格子里都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彩色玻璃珠子,她捏在手里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王凤娇和花青苗也凑过来,她们眼里都有惊艳的光芒,“小姑,小姨,能不能给我们看下?”她们两人竟然同时出声问道,显然也被这几颗珠子吸引了。

  小徐氏目瞪口呆地看着妆奁,别的不说,就那几颗珠子看上去,质地就难得一见,颗颗澄澈,瞬间比她送的什么金三事,银三事比下去了!

  “不行,这是二嫂送我的添箱礼,怎么能给你们?”花秀红迅速地盖上妆奁的盖子,竟然还讨好地朝江氏笑笑,“二嫂,你费心了,我很喜欢这件礼物!”

  “你喜欢就好!”想到刚刚这几人的冷嘲热讽,江氏提不起劲去应付她,这一屋子虽然都是亲戚,要她说,还不如赵三媳妇儿来的真性情,一家子人还勾心斗角的,着实让人腻烦。

  “二舅妈,你这妆奁和珠子是从哪买的?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王凤娇居然挽起江氏的手臂,一脸地讨好。

  “这事儿你就要去问菀菀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江氏说道。

  “额,菀妹妹,快说,这妆奁是从何处得来?一定很贵吧?”王凤娇和花青苗都凑过来,一脸地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