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五十七章 泾渭分明

第五十七章 泾渭分明

  不过看小徐氏的做派,也不难理解,这小徐氏长了一张会讨人喜欢的嘴,加上八面玲珑的性子,每次回来都哄得徐氏和花秀红乐开花!而且她自己男人管着铺子,手里银钱充足,所以对花秀红也是出手大方。每次回乡下,好看的尺头、服饰没少送,所以徐氏对她平日里的奢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最重要的是,这是她徐氏亲自给大儿子挑的长房儿媳,又怎么会错呢?

  小徐氏看江氏躲开她的手,嘴角的笑就是一僵,眼底快速地闪过一丝阴霾,只是很快就被她用笑声遮掩“哎呀,看我糊涂的,居然忘了恭喜我青阳大侄子考中了童生,听说还是前三甲的好成绩!大伯娘这里可道一声喜了!”虽然她的语调欢快,青菀却没放过她眼底划过的那一抹嫉妒之色,毕竟他的两个儿子,可是连初试都落榜了的!

  说起这事,当日青阳之所以一人回来,也是因为白俊阳考中了头榜第一的好成绩,白家族里有人在镇上宴客,请了伍先生作陪,青阳因为归心似箭,所以当日雇了老于的车子只身回家,这才中了孙小郎的埋伏!

  好在他有生机丸护体,还有梅花袖箭这件防身利器,才算躲过了一劫,那孙小郎就比较倒霉了,回去就大病一场,加上腿上被青阳的袖箭射中,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现在变成了一个跛子!他后来还怕青阳报复,特意回来清理了现场,才算是没有闹出大乱子,出手两次,都有死伤,相信孙小郎也不敢再轻易下手了!

  “大伯娘过誉了,不过是一场童生试,没有什么可恭喜的!”青阳淡淡地说道。童生试还有最高一级,就是由各省学政或学道主持的院试。考试条件也更加苛刻,需得有6名村里的人和2名秀才保举,方可参加考试。院试通过者才可进入官方学院继续深造,成为一个地方生员。俗称“秀才”,算是有了“功名”,这一路的艰辛也可想而知了!所以青阳并未骄傲,他知道,这条路任重而道远,岂可因为一时的成绩而沾沾自喜!

  “青阳表哥,你来了!”一个娇俏的身影从屋里出来,她穿着水红色的桃花衫子,越发显得娇俏可人,她疾步冲到几人近前,这才想起来先给长辈行礼,“娇娇见过两位舅妈!”

  “哦,是凤娇啊,有礼了!”江氏有些淡淡的,她是知道王凤娇的刁蛮的,对她虽然不喜,表面上还是要客套一下。

  “哎呀,娇娇可是越长越水灵了,赶明个那张家的后生可是有福啦!”小徐氏挥着帕子,打趣道,王凤娇可是自小就定了亲的,覃阳镇一家饭庄的少东家,小有家资。

  “哎呀,大舅妈,啥张家的后生,人家早已和他退亲了!你快别提了!”王凤娇生怕青阳听到,赶紧出言打断,说完又偷看青阳的脸色。

  小徐氏听她这么一说,却是一愣,再看她的神色,又看了一眼青阳,她心里有数了,不由暗暗鄙夷王凤娇,真是和她娘一样会攀高枝的丫头,眼见着青阳有出息,又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她明面上却不能拆穿,只能顺着她的话头:

  “看大舅妈这张不讨喜的嘴,我们娇娇这般出挑,是要好好挑拣挑拣,不然不是辱没了娇娇这般姿容了么~”

  青菀冷眼看着这二人在这里做戏,心里很是腻烦,这时候花家大姑花秀英从屋里挑了帘子出来,见到江氏娘几个,冷哼一声,“娇娇,和那些闲杂人等费那么多话作甚,还不去好好陪陪你小姨!”

  “知道了,娘!”王凤娇敷衍着花秀英,却没有马上过去。

  小徐氏脸色一黑,这“闲杂人等”四个字,可是连同她都包括在内了!只是花秀英已经回了屋子,她一贯在外都是温和的,此刻不好发作出来,只能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将这份不快暗暗记在心底。

  “青阳表哥,你近来可好?凤娇好些日子没见,觉得表哥气质好生英伟,凤娇心头如小鹿,嗯乱撞!实不安稳,不知几日不见,表哥可有,想我?”王凤娇娇娇怯怯地去拉青阳的衣袖,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小声表白,这一举动不可谓不大胆!

  “表妹自重,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青阳只一眼,生生止住了她的动作!王凤娇呆愣当场,青阳的眼里有鄙夷,有嘲讽,唯独没有爱意,她的身子如兜头浇了一盆凉水,透心的凉!

  直到青阳的背影远去了,她的脑中纷杂地闪过羞恼,闪过愤恨,最终她只是一跺脚,悻悻地去了西厢房。

  各房窗子、门上,都贴了喜庆的红纸和窗花,正屋门上还挂着一条绸带,大红的颜色,似火一般艳丽,直衬得整个院子都是喜气洋洋的,院子里,大门前都摆上了酒席,院外支起了一个大灶,一个个厨子、伙计都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吆喝声,说笑声,道喜声,声声入耳,可谓是热闹非凡。

  “压箱礼”或者称“添箱礼”,是新娘的娘家亲人,送给新娘的钱财、绣品,尺头,或者糖果食品等。到了男方家里,来贺喜之人要“看新娘,吃喜果”,这时新娘会把带来的糖果分给贺喜之人。

  喜房都是女眷,而且花秀红还要梳妆打扮,青阳不方便跟着进去,他和江氏说了一声,就去了前院帮忙。

  江氏则是带着两个闺女,挑了西厢房的门帘子进来,花秀英端坐在梳妆台前面,喜娘在给她“开面”。花青苗和王凤娇搬了锦凳,围坐在她的旁边,几人说着悄悄话,俱是一脸的笑意。见江氏几人挑了帘子进来,她们的笑声一顿,气氛也顿时一变。花秀红眼角撇了几人一眼,也不主动说话!

  倒是花青苗率先起身给江氏问好,江氏笑着应了,坐在稍远一些的位置。青菀拉着青敏的手,站在她背后,两边人离得很远,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姊妹俩好奇地盯着喜娘,就看到喜娘正用五色棉纱线为花秀红“开面”。花秀红虽然疼得龇牙咧嘴,却只能一声都不吭得忍着。“开面”之后,喜娘又麻利地给花秀红修眉平鬓,一双巧手上下翻飞,如同作画一般,将一张本来素净的清秀面孔,描绘的越发精致妍丽,整个人似一株初绽的芍药,雍容华贵不足,却有一份独有的青涩和妖娆。

  最后换上大红喜服,足蹬彩线凤凰绣履,腰系同色流苏飘带,下着一条绣花彩裙,头戴用绒球、明珠、玉石丝坠等装饰物连缀编织成的“凤冠”,再往肩上披一条绣有各种吉祥图纹的锦缎“霞帔”,一切便准备就绪,花秀红整个人也脱胎换骨一般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