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五十五章 来自大舅哥的警告

第五十五章 来自大舅哥的警告

  第二日一早,天才蒙蒙亮,大门外就传来敲门声,江氏开门一看,原来是赵三带着全家过来了,二宝和三宝裹着被子躺在板车上睡得正香,妞妞甜甜地叫了声“伯娘”。

  “嫂子,趁着晨间露重,地面松软,咱们早点下地去,也能趁着早上这会多干点活。”李春香笑着说道。

  听了这话,江氏觉得很是窝心。赵三夫妻俩能这么早过来,是真心为她着想的,江氏之前也正准备下地去,趁早早上这会儿多干点活。她赶紧招呼几人进来,二宝吧嗒吧嗒小嘴,模糊中叫了声“娘”,江氏以为吵醒他了,没想到他一转头又睡得跟小猪一样,喉间还发出轻微的鼾声,几人不由得好笑。

  江氏弯腰抱起二宝,轻声说道:“快送屋里去,晨间露重,可别着凉了!”李春香弯腰抱起三宝,穿过院子放到屋里江氏的床上,江氏替两个小家伙拢了拢被子,春日的早晨,还是有些凉意的。

  她又张罗着吃完早饭再去,赵三两口子哪肯,直说先干活,饭可以中午一起吃。江氏拗不过,只好让青敏在家做饭,等下送到地里去,忙忙活活地带着几人先下地去了。

  春耕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家家户户只要是能下地的,大多是全家总动员,青敏虽然在家,却也不会多轻省,她先在灶上烧着粥,蒸了馒头,又炒了几样清爽的小菜。接着还得去后院喂鸡喂猪,最后又剁了些青食给兔子,直忙的脚打后脑勺。

  等这边终于忙完了,那边就听到有人拍门,她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去开门,只见许云武提着药箱站在外面,当归去旁边杂树林拴马去了。

  许云武见到青敏,眼前一亮,青敏穿着一件翠绿色的春衫,将整个人映衬得如初夏的青荷一般娇嫩。春衫是江氏新做的,青敏和青阳也有,不过颜色都是苍色。

  “早安,青敏!”许云武率先开口,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青敏,语调极为温柔。

  “早,早安,许大夫!”腾地一下,青敏脸红过耳,她从未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没想到他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叫出来,那语调和神情,显得极为熟稔,让她脸上微微发烫。

  “我,我哥好多了,许大夫,快请进!”青敏有些不自在,她后退一步,让出路来。许云武暗笑自己孟浪,他提步往青阳的屋子而去,天知道他今日为何起一个大早!

  重新给青阳换药,敷药,许云武惊讶地发现,青阳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看着也不似昨日那般触目惊心的红肿,整个疤痕收缩得很好,若不是昨日他亲自给缝合的伤口,他都怀疑青阳这伤是许久以前的了!

  青敏端来一杯茶,放在桌上:“许大夫,请用茶!”灶上还烧着火,青敏也没有多待,就出去了。许云武的目光追随着她远去,久久收不回视线。

  “我大妹是个非常单纯的孩子,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许大夫若是只为有趣,还是趁早歇了逗弄的心思!”青阳默默地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

  “令妹玉雪可爱,我确实有些心动,至于你说的所谓逗弄之心,恕我不敢苟同!”许云武目光里一片坦荡。青阳珍视自己的妹妹,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几次接触下来,都没有见到这个家的男性长辈,他也看出这个家的一些情况。

  “许大夫,你明白我的话就好!”青阳背过身去对着许云武,语气坚定。

  “呵,青阳小兄弟,路遥知马力,我希望你不要过早的下定论才是!”许云武替他包扎好伤口,说了一句。二人谁都没有多话,元宵安静地躺在自己的窝里,它下腹的伤口其实不大,有生机丸来滋养身体,早已痊愈了,只是它贪恋青敏的照顾,不愿意起来,此时它的眼睛咕噜噜乱转,看看青阳,又看看许云武,不知道在想啥。

  这段时间,青阳渐渐明白了一些事,从梅花袖箭,到生机丸,虽然不知道二妹哪来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可是他却没有多问一句,二妹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只是二妹毕竟是二妹,不论怎么变化,对他们一家的心,始终如一的!

  早饭青敏已经做好,她又帮二宝和三宝打了洗脸水过来,二宝揉着眼睛,看着屋顶,又看看床铺,觉得还有些奇怪,怎么醒来的不是自家的大炕?

  “青敏姐姐!”看到是青敏,他咧开豁牙的小嘴笑起来。

  “哎,醒了就起吧。”青敏捏捏他软软的小脸,手感真不错!她的语调温柔,生怕吵醒了三宝。

  二宝转头看着睡得像小猪一样的弟弟,他坏笑一声,使劲儿揉揉弟弟的包子小脸,“太阳晒屁股啦!”三宝挥手打掉他作怪的小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睁开眼睛。

  兄弟二人自己穿了衣裳爬下床,饭菜的香味早已传来,三宝抽动着自己的小鼻头,一副小馋猫的样子!青敏拧了热巾子想帮兄弟二人擦脸。

  “青敏姐姐,我是大人了,我能自己洗脸的。”二宝不好意思地躲开她的手,自己拿过热巾子,动手洗脸,漱口,又帮着弟弟把脸洗了,很是乖巧。

  “二宝,三宝,你们俩洗过脸把这个先吃了,垫垫肚子!我去地里送饭!你们等我回来吃早饭哈。”青敏指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两个小碗。

  二宝伸头一看,每个碗里都铺了两个糖水鸡蛋,二宝吸溜一口口水,三宝也开心的端起碗,鸡蛋可是难得吃到的美食。

  “我也要去,青敏姐姐。”兄弟二人急着一起去,也不怕烫,三两口将糖水喝了个干净,又拿竹勺子将鸡蛋也吃干净,三宝舔舔嘴唇,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许云武和青阳自然也有份,就连坐在车辕上的当归也分到一碗,他有些受宠若惊。许云武其实已经用过早饭,不过看着这一碗热腾腾的红糖鸡蛋,他仍然是食指大动,吃完一碗红糖鸡蛋,那股甜意从口腔一路蔓延下去,直入肺腑。

  二宝和三宝跟在青敏后面,像两个小尾巴一样,嘴里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鸡蛋的美味、糖水的甘甜。许云武听见动静出来,他见青敏的小身板儿背起背筐,手里还要去拎一个不小的食盒,他放下药箱,赶忙跟着过去。

  “我来吧!”许云武从青敏手里接过背筐,背在自己的身上。

  “许大夫,我,我自己来就行!”青敏哪好意思让人家来帮忙。

  “没事,我力气大,你看好两个小家伙儿就行。”许云武说完又将她手里的食盒也拿走了。不等她的回答,他率先迈开大长腿走了。

  “许大夫,是这边!”青敏小声地说道。

  许云武尴尬地咳嗽一声,转身向着青敏指着的方向走去。

  “青敏,你叫我许大哥可好?叫许大夫难免生疏。”许云武没话找话。

  “这,不好吧……”青敏还未反驳,就被二宝和三宝抢先叫出来:“许大哥!许大哥!”

  “去!两个臭小子!”青敏追着俩小家伙走得快了几步,许云武在后面不疾不徐地跟着,嘴边噙着一个浅笑,脚步很是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