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五十章 深夜来客

第五十章 深夜来客

  晚上的餐桌上,果然一片翠色,嫩嫩的香椿芽煎鸡蛋,荠菜豆腐汤,凉拌马齿苋和清炒马兰头,最后一道蕨菜炒肉,荤素搭配,看着非常有食欲,江氏还蒸了一锅榆钱窝窝,窝窝是小麦粉和榆钱蒸制的,口感甜软香嫩。由于榆钱只有初春才有,所以这种食物只有初春能吃到。

  “娘,哪里的榆钱?”青菀端起荠菜豆腐汤,喝了一大口,又拿起榆钱窝窝咬了一口,满口生香。

  “是你春香婶子送来的,这不,你赵家三叔捡了两只小奶狗,给咱送来了!”青菀想起来,前段时间江氏还念叨着,开春了怕山上有啥大型动物下来,所以想着养两条狗看家,就跟来串门的李春香那么一说,谁知道她就上了心,这才没几天赵三就给送来了。

  “我去看看,搁哪了?”青菀最喜欢小狗,她放下筷子就下了饭桌。

  “菀妹,你快吃饭吧,小奶狗我放后院了,跑不了的。”青敏笑道。

  “让她去吧,这孩子!”江氏由着她性子。

  青菀还没到后院,就听到两声奶气的哼哼声,青敏怕小狗乱跑,把它们放在一个方形筐子里,此刻它们正用小爪子扒拉筐子,似乎想跳出来,无奈身子实在太小了,只到筐子一半高,青菀探头一看,只见奶狗浑身毛发毛茸茸的,非常可爱。

  它们见青菀靠近,双耳直立,警觉地龇开门牙发出“唔唔”警告声,只是这警告声却毫无威慑力,因为还带着奶味,青菀在它们面前的小碗里放入肉干,递到两个小家伙面前。

  小家伙很是傲娇,昂着脑袋不理会青菀的殷勤,青菀想了想,将碗里的肉干倒在手里,引出灵泉水把小碗倒满,刚开始两个小家伙还不为所动,直到其中一只鼻尖翕动了一下,又警惕地盯了青菀一眼,见她没有危险,终于忍不住诱惑,开始凑到碗边喝水,另一只有样学样,也凑过小脑袋。

  这招真是百试百灵,灵泉水对小动物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不知道是不是终于讨好了二小只,它们喝过水又将青菀递过来的肉干也吃光了。

  “哼,小样,还对付不了你们。”青菀抱起其中一只,她本以为会有柔软的触感,没想到看着软萌的小家伙,背毛却轻微有些扎手,她忽然觉得不对,仔细观察二小只,发现它们虽然看着像是狗,可是眼睛冷幽幽的,不似狗狗的温顺,而且吻部明显比一般的狗长而且更尖,口也要更加宽阔,拨开嘴唇,就看到牙齿尖而大!

  “这不会是两只小狼吧?”她的脑中冒出一个念头,将小家伙放回筐子里,她决定去问一下江氏,洗了手,重新坐到饭桌前。

  “看够啦?稀奇劲儿!”青敏打趣道。

  “娘,这两只狗崽三叔没说是哪捡来的?”青菀不理姐姐的打趣,端起碗边吃边问。

  “说是老山套那边捡的。”江氏随口答道。青菀心里有数了,老山套在南山更南的深山里,赵三经常进山打猎,估计是碰巧捡到的。她不禁想,要是能将这二小只驯化好,用来看家还真不错!

  深夜,一家人都睡下了。青菀忽然睁开眼睛,她是被一阵呜咽声惊醒的,在灵泉水的滋养下,她耳目之力远超常人。没有惊动青敏,她披衣而起,两小只晚上撒开在院子里,此时它们吼间发出呜咽声,显然有情况。

  青菀摸黑凑近声音处,就听到两声脚步落地的声音传来,两个人影从低矮的土墙翻进来,虽然极其轻微,却瞒不过青菀的耳目!那二人面蒙黑巾,皆是一身黑衣打扮,与夜色完美地融为一体,二人各自拎着一柄长刀,刀锋在夜色的映衬下,泛着幽冷的光!

  她悄悄隐入空间里,见白日里收进来的竹叶青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她也不怕,空间里她是主宰,禁锢住一条竹叶青不在话下。青菀紧盯着动向,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问道:

  “就是这里?”

  “没错!速战速决!”另一人回答道。青菀又等了一会,确定对方只有两人,她眼睛危险地眯起来,意念一动,一道绿色的闪电飞出,直奔那二人而去,因为事发突然,对方毫无心理准备,其中一人被竹叶青张开的毒牙咬中鼻子,那人吃痛,连忙去抓遮脸地布巾,试图甩开竹叶青。

  另一人挥起手中长刀,就要砍向竹叶青,青菀怎会让他得逞,她一个石子扔出,打中对方膝盖,又将竹叶青召回空间里,那人膝盖吃痛,来不及收势,刀子砍向同伴的脑袋,那被蛇咬中的男子心中大骇,连忙后脚一错闪避过去,刀锋险险擦过他的面庞,面巾掉落,青菀终于看清他的面貌,那人左脸上有一道显眼的月牙形伤疤,似乎在哪里见过!

  一切发生的奇快,她也不及细想,手指按动机关,“嗖嗖”两声,弩箭入肉的钝响声传来,那二人皆是闷哼一声,显然已经中招!

  “有,有埋伏,快撤!”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惊骇之色!他们不做丝毫停留,迅速地翻墙逃走,青菀见二人身法很快,显然是练家子,这次能得手,全仰赖着偷袭!若是正面交锋,青菀绝对不是对手!会是谁要她们的命呢?青菀捡起地上的面巾,回想起那人面貌,她忽然想起在哪里见过此人,又想到江氏早上去给青阳和伍先生送的食盒,她心中已经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了!

  青菀握紧拳头,看来她得为青阳早做打算,之前做的东西也能派得上用场了!她摸摸手臂上的物事,内心一片冰冷!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进入四月,这个月有两件大事,一是花秀红的亲事,二是青阳的府试。府试是县试已录取的才可以应试,连考三场。要求五名村里的人和一名秀才保举,方有资格参加考试。府试通过者方可参加院试。通过县、府试的便可以称为“童生”,参加由各省学政或学道主持的院试。童生参加过院试合格后,才能称之为“生员”,也就是俗称的“秀才”。

  因为这个月一直服食生机丸,青阳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很好,学业上也是进益颇多,伍先生一边欣慰青阳的认真,一边对他的进步也看在眼里!四月初十这天,青菀读了哥哥的来信,知道他将要启程,青菀让元宵背着一个小包袱回去。

  四月十二,青阳跟着白家的马车一起去了府城,伍先生自然也是一路同行。这次考试定在四月十六,放榜也要四月二十前后了。

  白家的长子白俊阳也要参加这次府试,所以和伍先生、青阳一路随行,也好有个照应。白俊阳此人性子温和,比青阳年长一岁,虽然以前青阳是他的书童,却并未签身契,他也一直把青阳视作玩伴儿,现在青阳又拜在伍先生门下,算是他的同窗!二人向来感情极好!青阳递了一个小瓷瓶给白俊阳:“哪,留作精力不济时候用一颗!可以提神醒脑!”白俊阳接过小瓷瓶。拔开塞子闻了闻,药香馥郁,定非凡品,他揣入怀里:“谢了!”伍先生见两个学生都信心满满,他也放下心来,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