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四十八章 徐氏的愚昧

第四十八章 徐氏的愚昧

  “哎,怎能让你花钱?你这不是打大叔的脸吗?为我跑腿办事,这顿算是大叔我请的,小二,记我账上!”老黑的性子比较豪迈,他大手一挥,阻止了青菀。

  一顿饭食,青菀也没和他争辩,她转身去了悬济堂,想来想去,这事还得拜托许云武。毕竟他的为人,青菀还是信得过的!

  她到的时候,许云武还在给病患看诊,见她回来了,很是高兴,细心地叮嘱了病患的日常饮食和注意事项,又将开好的方子递给当归,让他去隔壁药堂找小伙计抓药,当归拿了药方就走了。许云武连忙请青菀坐下,自己动手倒了杯茶递给她。

  “小兄弟,你怎么走得那般快!银票我已经备好,你且等着,我去取来。”

  “许大夫,我有一事相求。你只需帮我这一回,就当是抵了那药钱可好?”青菀赶忙拦住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许云武,简单地将想要买玉米的事情说了,“……我毕竟年纪尚小,还是拜托许大夫出面买下这批番麦,我有大用!”

  “此事好办!钱你先收着,等番麦买回来再说吧,只是这番麦你买下来放在何处?”许云武并未去接银票。

  “地方我还未想好,你先帮我买下,我稍晚去寻处地方安置,到时候拉到那边即可!”青菀见他不要银票,想了想就先收回来。

  “我这正好有座闲置的院子,可以先给你用!你无须再寻别处安置,反正院子也是闲置着无人居住的!”

  “那太好了,院子我先借用一段时间,我可以出租子的!”青菀一拍手,笑得见牙不见眼,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租子就不用了,我收下你的馈赠,总要有所表示才对!日后但有所求,你尽管直说!我定全力为你解决便是!”许云武一笑,目光柔和。

  二人商定后,就由许云武出面买下这些玉米,因为还在船上,所以由老黑找马车拉到许云武说的院子,这院子是典型的三进院落,离药堂并不远,也就隔开了几十米距离,院子的正门开在北街上,地段相当不错!

  老黑找马车运送了好几趟才算完结,青菀清点了货物,五十五袋,不多不少!许云武付了钱,那老黑很是开心,他收了银票,又从怀里拿出了十两银子递给青菀:“小哥,今日多亏了你,大叔这一趟才算没有亏本!下回大叔从南方回来,给你带礼物!”

  “那先谢过大叔了!”青菀笑眯眯地接过银子揣进怀里,银货两讫,皆大欢喜!青菀再次拿出银票给许云武,这次他收下了,似乎不愿为了这点银钱争辩,许云武心里觉得,以后相处得时间久了,自然有机会慢慢还人情!现在他即便给钱,青菀也是不会接受的,虽然才见过两面,他就是这么笃定!

  等青菀忙活完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她想着再去看一眼涟漪,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看来她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天不早了,青菀也匆忙锁了门往家赶!

  果不其然,还未到家。就看到江氏往官道张望,显然在担心她!青菀一手推着板车,一手冲江氏挥着,江氏迎上来,嘴里还不断地碎碎念:“咋才回来?吃饭了吗?灶上给你热着饭,赶紧趁热吃!啥事耽误了?”

  “娘,我吃过饭了!您别担心!”回到家里,青菀将今天救人的事简单地说了,当然隐去了不能说的部分。

  青敏也一脸惊奇:“那这位姐姐究竟去了何处呢?”

  “这姑娘也怪可怜的,孤苦伶仃地在外头,要是早些带回咱家就好了,左右也就是添一双筷子的事?这还怀着身子,怪让人不落忍的。”江氏有些唏嘘。

  “娘,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老话不都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就别瞎担心了!”青菀赶忙劝道。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使人闻之一醉,这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山上的映山红开得正盛,深红色的似火燃,淡粉色的似桃夭,玫瑰色似胭脂,一朵朵,一簇簇,映衬得满山娇艳,像是彩霞环绕着整个山腰,偶尔还有几丛嫩黄的迎春花迎风招展,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青菀真是爱死了这个季节!

  她挖出一丛婆婆丁,放进背篓里,眺望着山下。她的家就在山脚,江氏走在最前面,青敏紧跟其后,娘三个手中各自拿着一根直棍,穿行在低矮的灌木丛中,手里的直棍一是登山时借力,二是可以打开草丛避开蛇虫鼠蚁。三人的背筐都已经半满,春天就是挖野菜的季节,嫩嫩的茎叶、芽头,焯过水后或是凉拌,或是炒食,那滋味别提多爽口了!

  “姐,你还记得那回不,我膝盖破了那次?”

  “咋不记得,回回我俩没挖够野菜,我奶都不给饭吃!你胆子大,要不就是爬到树上掏鸟蛋,要不就是下河去摸鱼掏虾,咱们烤着吃,就那回你把膝盖磕破了,怕咱娘知道担心,你还要拿泥巴去糊呢!”青敏一笑,似乎想到了那个画面。

  “那还不是被我奶给逼迫的,要不是哥带着我去淘换这些东西,咱早都饿死了!”

  “这些事娘咋都不知道?”江氏竟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她有些讶异!

  “娘,我奶专捡你不在家时候,支使我俩,你有啥法子?后来我哥去了白家,总算能好些了,他经常偷偷地藏了自己那份带回来,这才总算是没有真正饿肚子了!”青菀继续揭露徐氏的恶行。

  “那你俩咋不跟我说?”江氏心疼的揉揉小闺女的头发。

  “娘,说了真的有用吗?”青敏小声问道。

  “这……”江氏一时语塞。她忽然想到小闺女以前活泼灵动的,后来她去了白家应工后,就变得越发唯唯诺诺,她的心紧紧揪起来!是她没用!才让几个孩子跟着吃苦,眼下几个孩子重新变得阳光开朗,她是又心酸又欣慰。

  “娘,您说,我奶为啥那么偏心?难道我爹是捡来的?”青菀好奇地问道。

  “娘也不是很清楚,你爹不大愿意说这些事。有一回,你爹喝多了,说你奶在你爹小时候还想把他沁死在河里头,后来有人来了,你奶才没那么做!”江氏接着说道,“你爹他为啥去当兵?还不是你奶给逼得!我有一回听见你爹挨骂,你奶说他生下来就是克她啥的!说啥算命先生说了,你爹要是平安长大,她就没有好日子过!要是你爹不走,她就吊死在南屋前头啥的!你爹他又怎么忍心自己老娘去死!”青菀听得炯炯有神,徐氏竟然为了这个荒谬地原因,要杀了自己亲生儿子?几人一边聊天一边挖野菜,时间过得飞快。

  “娘,你看是不是有人往咱家去了?”青敏把背篓往上托了一把,回头看了一眼山下,连忙问江氏。

  “看着像你奶!”江氏有些不确定。

  “真是我奶!”青菀眼力好,加上这里才半山腰,也不算很远。

  “不知道她想干啥,要不回去看看?”江氏看见徐氏有些发憷。

  “我和我姐再挖一会,娘你自己回去吧!”青菀还想去山上看看呢,辛苦半天才上来,她不愿意下去。

  “那你俩把筐里的野菜都给我吧!”江氏把所有野菜都按进自己的背篓,就下山去了。

  “菀妹,你说咱娘能应付咱奶不?”青敏不禁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