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四十三章 生机丸

第四十三章 生机丸

  见他如此阴狠的表情,青菀心里一沉。青阳有危险!她悄悄将匕首握在掌心,心里犹豫是否借着这个机会除掉他!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为了青阳,她不怕手里沾血!

  可是恰在此时,有人来了!那是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他的左边脸上有一道显眼的月牙形伤疤!他见到孙小郎躺在地上,吓得魂不附体,三两步跑去跑到孙小郎身边。关切地问道:“少爷!您怎么躺在这里?您没事吧?”

  “哼!混账,饭桶!怎地才来?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孙小郎被他扶着站起来,转身就给了小厮一巴掌,一脸的凶神恶煞!那小厮也不吭声,忙不迭地赔不是。青菀收回匕首,事已不可为!

  好在青阳一直跟在伍先生身边,只期望孙小郎不敢在白家动手,以白家对伍先生的看重!想来更多的是维护伍先生,毕竟关乎着子孙的学业大事!据说当时白老爷三顾茅庐,才请到了伍先生上门做客居西席的,伍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曾经可是当届“解元”,能在那么多秀才中拔得头筹,也算是个人物!若不是当年放弃了殿试,只怕状元及第都是有可能的!

  落地举子,也是举子!中举者可以直接为官的。不过,凭借举人身份做官,一般只是担任地方上的事务性官员,如学官之类。如果想做更高级别的官员,必须得继续参加考试。不知道当年伍先生经历了什么,竟然在殿试前放弃了前途,将自己拘在这遥远的边陲小镇,教书度日,看似是不思进取,可是青菀却觉得,他这种行为,颇似自我放逐!青阳作为伍先生唯一的得意弟子,深得伍先生爱重,孙家也是会顾及几分白老爷的颜面的!

  第二日一早,青阳正在窗下念书,伍先生去家塾上课了。一只小小的身影,扑棱着翅膀停在他的窗前!

  “哥!哥!早安!”是元宵!它的足上有一个小竹筒,背上还驮着一个小布包,很是喜感。青阳有些惊喜,他伸手将它抱在怀里,顺顺它脑袋上的毛,元宝舒服地眯起眼。青阳取下来它脚上的小竹筒一看,是一张卷成卷的小签,原来是青菀给他的信,他仔细看了看,内容很短,写的是让元宵时刻陪在他身边,平时可以给伍先生解闷,尽量不要回去,用功读书,有事让元宵捎信回来!末尾还叮嘱他,元宵背上有两个小瓷瓶,那瓶大的是给他的,小瓶是元宵的,让他每日和元宵都务必各吃一粒!吃完再让元宵回去取!

  元宵很乖巧,它也好些日子没见青阳,亲昵地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嘴里还嚷嚷着:“哥,哥,早安!吃药丸!”青阳将那小一号的瓷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一粒绿豆大小的药丸,元宵一伸嘴就吞下去,幸福地眯起了小眼睛!青阳拿出大的那瓶,打开塞子倒出一粒,这一颗要大得多,他好奇地放在鼻子下闻闻,一股清淡的药香传来,他想都没想就直接吃下去,有些淡淡的甜,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不大一会儿,他只觉得精神一振,这几日读书的疲惫一扫而空!他惊奇地看着手里的瓷瓶,珍而重之地收到怀里!

  这药丸是青菀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里面是用了几味寻常补身子地药材,辅以灵泉水煎制后做成药丸,吃多了也不会伤身体!她做这些一是为青阳养身体,二是贿赂元宵来当耳报神!元宵这小家伙儿,也是机灵鬼,青菀本来说的是两天一粒,元宵却讨价还价到一天一粒,青菀怕它吃坏了,专门做得很小!别看这小小的一粒,浓缩的都是精华!不让青阳离开白家,孙小郎就不会找到机会害他!这也算是另一种借势!不过借势终究是别人的力量!终有一天,她要站在比这些人都高的位置,让这些人对她只能仰望,不敢轻易招惹她的家人!

  青菀仔细回想了以前吃过的中药,她小时候身体不好,她妈妈专门找的老中医给她调理身子,她模糊中又想到几位补气养身的方子,悄悄写下来,她去了几家药铺配了中药,自己回来偷偷躲在空间里熬制。现在手里已经有了不少的药丸,有些还是比较贵的草药,这些基本上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加了灵泉水的药丸,那药力自不必说,效果呈几何倍数上升!可以说,只要人没死,她就能救活!这些逆天的药,她是不会轻易拿出去的!任何一粒,都足以让世人疯抢,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懂!

  这天元宵飞回来了,它带回了青阳的信,信上说自己一切如旧。青菀放下心来,看来孙小郎回到白家,并没有为难青阳,估计他也怕白俊莹去白老爷面前告状,白老爷虽然是花钱捐的员外郎,可是白家人才济济,据说有好几位后辈在京中为官。孙家一介商贾之家,地位上自然也是矮上一等的!青菀又将元宵背回来的瓷瓶装满,放它回去!

  这一日又是去镇上送菜的日子,青菀早早地去,早早地回。回来的时候路过城门口的护城河,就见到河边围了一群人,她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仗着个头小,挤进了人群,就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躺在地上,她的发丝散乱,双眼紧闭,看着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人群都在围观,青菀听到人群中的议论声不时传来:

  “可怜见儿的,看着年纪不大,倒是很烈性!”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小小年纪,就这般想不开!”

  “快!快让开,我是大夫,让我看看她!赶紧让出道来!”这时候青菀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挤进人群,他后面跟着一个挎着药箱的小童,瞧着面善。仔细想来,这位可不就是元宵节那日,替青敏赶走醉汉的许云武嘛!还是一贯的热心肠,他蹲到溺水女子身边,拉过她的手腕,搭上脉搏,白皙的脸色越发严肃,最终他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表示回天乏术!

  青菀见他判定女子的死亡,觉得太过可惜,这女子看年岁也不过二八年华,会不会是假死状态?她想到前世学过的几堂急救课,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吧,总要试试看才知道!她凑到前面,在许云武旁边蹲下,用手指轻轻地掀开女子的眼皮,以手指压迫她的眼球。

  “你做什么?这人已经死去了!你怎可如此无礼?”那小童上前呵斥青菀,许云武却拦住他,只是静静地瞧着青菀的动作,青菀也不理会他,仔细观察,瞧见女子的瞳孔经过压迫后变形,她松开手指后,瞳孔又恢复过来,这说明病人没有死亡,真的只是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