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三十五章 家里的新成员

第三十五章 家里的新成员

  天上渐渐地飘起雪花,初出还如柳絮翻飞,随着北风的呼啸,雪片渐渐地变大了,似是一张巨大而绵密的网,铺天盖地的罩下来,之前还如圆盘一样皎洁的月儿,也隐入乌黑的云层中,地上的光线也随之幽暗。

  好在娘几个终于到家了。远远看去,零星的几户人家,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在朦胧的夜色中,分外显眼。青菀将手提的红灯笼递给青阳:“哥,挂起来吧!”青阳个高,稍微踮脚就把灯笼挂到门两侧。火红的灯笼,在暗夜雪景的映衬下,显得很有几分诗意!

  江氏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脚下突然踢到一物,“痛!”那东西居然叫了一声!几人对视一眼,后退一步,都觉得有些惊悚!青阳壮着胆子往那处一看,黑乎乎的一片,像是一只鸟,他捡起来对着灯笼一照,有些不确定地说:“莫不是凤黯?似乎还活着!”青菀想了下,凤黯就是乌鸦!

  “不似凤黯,你看它的脑袋上有黄色!”青菀仔细看了下,反驳着,看着倒像是鹩哥,不过天太黑,她也不确定。

  “先带回家吧,看看能否救活!”江氏一锤定音。青菀贡献出自己的兔毛手套,青阳将黑鸟包起来。

  到家后,青菀赶紧找来小碗,端来半碗温水,里面兑了灵泉水。她拿着一个小竹勺,准备喂给黑鸟,青阳掰开鸟嘴,青菀喂了一勺,黑鸟没有反应,水顺着它的鸟嘴漏下去,喝进去极少。

  “还能救活吗?”青敏凑过来问道。

  “只能死鸟当活鸟医了。”青菀也不确定,要不是他们回来得早,只怕这黑鸟非得冻死不可,眼下它奄奄一息,也不知能不能活。又喂了几勺水进去,仍是喝得少,漏得多。青阳把黑鸟放到铺上干草的筐子里,端进屋,屋子里烧了火盆,更暖和一些。几人洗洗睡了,逛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

  “早安!用餐!早安!用餐!”第二日一早,青菀是一阵叫声吵醒的,她拉起被子蒙上头,眼睛困得睁不开,却又被聒噪声吵得睡不着。

  “吵死了!”终于,她睁开眼,一把掀开蒙头的被子。这时候青敏端着脸盆掀帘子进来,看她一脸的不痛快,轻笑一声:“菀妹,那鸟活过来了!娘说是一只九宫鸟,可活泼了,你快起床去看下!”

  “原来真是一只鹩哥!”青菀也有些兴奋,她的睡意瞬间全无,迅速地穿上衣裳鞋袜,用青敏端来的热水把脸胡乱地一擦,就出去了。鹩哥昨夜在青阳屋子里,为了方便青阳平时习字看书,之前江氏又花钱托木匠给他打制一套桌椅,就摆在窗户下面。昨晚鹩哥的小筐子,就摆在这儿。青阳也是被它的叫声吵醒的,起来就逗弄这小家伙儿,小家伙儿也不怕生,似乎翅膀之前受过伤,不能飞,它就围着屋子乱跑,很是活泼,嘴里还不停地叫着:“早安,用餐!早安,用餐!”看来它是饿了。

  “原来是个小吃货!小吃货,你叫什么名字?”青菀逗弄着它,小家伙儿很是机灵,它似乎能闻到青菀身上的香气,扑棱着翅膀就跑过来,蹲在青菀的脚上,嘴里不停地叫着:“好香!早安,用餐!”青菀奇怪地看着它,“哪来的香气?”其实,她不知道在灵泉水的滋养下,自己身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灵气,尤其是鹩哥这般聪慧的动物,对其非常敏感。

  江氏端来一碗黍米,递给青菀,让青菀喂它,青菀捧起鹩哥放到书桌上,把小碗放到鹩哥面前,没想到鹩哥看都不看,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青菀,嘴里聒噪着。青菀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起身出去,不一会端来半碗灵泉水,鹩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它欢快地飞到碗边喝起来,几人看得哈哈大笑,江氏打趣道:“这九宫鸟还真是讲究,得先喝汤,后吃饭!”青菀跟着笑,江氏哪里知道,这小家伙馋的是灵泉水。

  “既然你这么爱吃,就叫你元宵可好?”青菀点着小家伙的头笑道,小家伙儿也不理她,只顾着喝水。

  “有人在家吗?”外面传来敲门声,江氏起身去开门,兄妹三人都盯着鹩哥看。

  “哥,你说元宵是有主的吗?”青菀问青阳。

  “看着像是有主的,一般野生的是不会说话的,你看它,额元宵,会说的话还不少呢!”青阳也从善如流地叫鹩哥的名字,看得出,他对元宵很是喜爱。

  “哥!哥!早安,用餐!”元宵终于美美地喝饱了,它抬头冲着青阳叫道。

  “哈哈哈……哥,它也叫你哥!”青敏被逗笑了。

  “元宵,叫姐姐!”青敏冲着元宵逗弄。元宵眼睛咕噜噜地一转,跳到碗边开始啄食黍米。

  “姐,你看它还挺傲娇的!”青菀被小家伙逗笑了。

  “姐,姐,早安!”元宵又开口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来它是跟着青菀叫得。青菀捂嘴笑,不会等江氏过来,它跟着叫娘吧?兄妹三人笑作一团。

  “……嗐,不累,多谢嫂子给的粮食和菜蔬了,还给了那么大的一条鱼,可让我那三个娃能过个肥年。”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传来。

  “她三婶儿,你们也太客气了。一点粮食不值啥的,多亏她三叔,我青菀才能从鬼门关救回来!我这心里的感激,都说不尽,你可别客套了!”江氏紧握赵家三婶儿的手,眼里都是感动。

  “嫂子,我今日是特意来谢我的小恩人的,我这身子你也是知道的,如今也大好了,这可多亏青菀给我们出的主意,自从睡了这个土炕,我这身子居然一天天的好起来了,这不,孩他爹捉了只野山鸡,特意送来感谢你们!”青菀从打开的窗户看出去,原来是赵三夫妻俩过来的,赵三手里还拎着一只五彩羽毛的野山鸡。几人对视一眼,都出去打招呼:“三叔,三婶儿,快屋里坐。”

  “她三婶儿,你可别这么客套,这山鸡你带回去补身子,我可不能收,你家还有几个娃,也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江氏连忙推辞。

  青菀听他们一说,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她冲赵三说道:“三叔,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们也支一个土炕?”

  “行啊,下午我就回家去拉泥坯,到傍晚就能支好。”赵三笑着应了,他家里的土炕睡着确实暖和,婆娘的身子也大好了,生活有了盼头,真是干啥都是一身劲儿。实际赵家三婶的身子大好,估计是那一缸灵泉水的功效,不过青菀是不会说的。

  “她三叔,你看这孩子胡闹,你可别往心里去。”江氏赶忙阻拦。

  “嫂子,我小侄女难得开一回金口,咋说我都得满足不是?”赵三憨厚地笑了。

  “三叔,不急这一会儿的,让我娘把野山鸡给炖了,等下再去把三个弟弟妹妹接过来,中午一起吃顿饭。”青菀觉得即便让他们把山鸡带回去,他们也是不肯的,倒不如直接炖了,两家人一起吃。

  眼下两家的关系,倒是比花家那一群正宗的亲戚还要亲厚,赵三两口子是厚道人,人品也非常好!赵三和媳妇儿连忙阻拦,江氏哪里会听,他让青阳去接三个孩子。赵三推辞不过,便只得应下了,他也跟着青阳一块回家去。昨夜一场雪不算小,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东边走,脚踩到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