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三十四章 凤娇变脸

第三十四章 凤娇变脸

  “好大的口气!恰好府尹大人在前街,倒不如我现在去问下,覃阳镇何时变成你王家的地盘可好?”青阳本不想掺和女孩子之间的小争执,他知道以二妹的性格,是不会吃亏的,事实也果然如此!不过花秀英说出这话,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就不得不站出来为娘几个撑腰!

  遽然一站到亮处,青阳似蒙尘的宝剑出鞘,让人眼前一亮!看清那人面貌,王凤娇似是被重锤击中,此刻也顾不上去哭了,她不错眼地盯着那张清俊的脸,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像是有个小鹿要从胸腔里蹦出来,有几年没见青阳了,没想到曾经不起眼的表哥,竟变得如此好看。

  花秀英还要上前,被她一把拉住:“娘,菀妹妹肯定不是故意的,你快别说了!”说着她又看了青阳一眼,双颊一瞬间变得嫣红,冲着青阳一礼,道:“凤娇见过表哥!”语气神态哪还有之前的刁蛮,在泪痕的衬托下,显得有几分我见犹怜。青阳见她突然变成这样,也有些莫名其妙。花秀英却敏感地察觉到闺女的变化,她拉过王凤娇,隔在两人之间,狠瞪了一眼青阳。

  “呵呵,都是一家人,这还在大街上,别闹得外人看了笑话。”这时候小徐氏终于不继续在一边看戏,出来打圆场,她满脸地热络,“青苗,还不快见过你二婶儿,你不是老说想她的吗?”那花青苗施施然地飘过来,她步子迈得极小,连裙裾都未动一下,上去一福:“青苗见过二婶儿,二婶一向安好?”江氏见花青苗过来,点点头:“还好,有些日子不见,青苗越发乖巧了。”

  “谢二婶儿夸赞!两位妹妹也是越发可爱了。”说着还冲青敏姊妹俩一笑,这笑脸十分温婉,要不是青菀刚刚看到她的小动作,真的会被她的表象骗到。拿王凤娇当枪使,这花青苗也不是省油的灯。

  “二弟妹到家里坐坐吧,赶巧遇见了,总要去喝杯茶不是?”小徐氏笑着去拉江氏的手,江氏下意思躲开,小徐氏的笑容就一僵,随即又镇定自若地说道,“呵呵,你看我这记性,每年的上元节这天可不就是青敏的生辰么,就算不去家里,到铺子上挑两样东西做礼物也好。”浑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不了,大嫂,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从镇上赶回去,趁着这会子路上人多,也好走一些。”江氏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娘!你们咋在这啊?不是说了去好味斋吃宵夜,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人来!”一个少年的声音瓮声瓮气的传来,青菀转头看去,就看到是两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当先一人个头高挑,面皮微白,生得很是清秀,年纪也就十六七岁。后面那个则完全相反,是个五短身材,很是敦实,而且他面容生得粗黑丑陋,一张大饼脸上挂着黑黢黢的雀斑,哪像十九岁的年纪,猛一看倒像是和她娘相差不大!二人过来后,都是一脑门的汗。虽然同样是穿着白衣,那姿容和气度,却一个好似白天鹅,一个好似癞蛤蟆!

  小徐氏看儿子过来,眼底里终于露出诚心的笑,她上前掏出帕子,替那粗黑矮丑的少年擦去额上的汗滴,一脸的心疼:“树儿,跑这么急作甚,娘马上就过去,累坏了吧?”说完又转头训斥当先的少年:“青木!你是咋照顾大哥的,看他这满头的汗,要是被冷风一吹,着凉了咋办?”

  “是,娘,孩儿做得不对!大哥要过来,孩儿拦不住,只好一路跟来了!”说着他抬起袖子擦掉自己额头的汗迹,看到立在一侧的江氏,上前打招呼:“青木见过二婶,二婶可是来看灯会的?怎么没去家里坐坐?”他的眼神可比小徐氏要真诚许多。

  “哦,青木啊,好些日子没见了,长高不少,二婶就不去家里了,天晚了,还得赶回去。”

  “那太遗憾了,过年时候我在房间里温书,出来的时候,二婶已经回去了,都没有给二婶拜年,这边再给您拜个晚年!”说着冲江氏一礼。

  “青阳和两个妹妹也来了!长高不少,青阳有空来找我玩,听说你也念书了,有不懂的可以提出来大家互相交流!”

  “青木哥,有时间自会上门打扰!”青阳也很喜欢这个二堂哥,二堂哥的性子温顺,如谦谦君子。

  “哼,乡下穷小子,不过识得两三个字,你竟如此抬举他!青木还给我不过来!”那粗黑矮丑地花青树看着青阳一脸的鄙夷。花青木有些无奈,他歉意地冲着青阳一笑,只得提步过去。

  “呵呵,青阳别跟你青树哥一般见识,他惯是口无遮拦,我回去就骂他!”小徐氏见长子如此蛮横,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而又说道:“不如二弟妹带着几个孩子一同前去好味斋吃宵夜?人多也热闹些!”

  “不了,大嫂,我们先回了,不打扰你们去吃宵夜了。”江氏似是见惯了小徐氏这般虚假的模样,淡淡地说道。若是诚心邀请,一开始就直说便是,哪会这会子又来卖好?她们和大房以及花秀英,根本不是一路人,何必过去找不痛快。

  覃阳镇外有一条河,围城而建,河水很宽,晚上在灯光的映衬下,犹如一条璀璨的黑色玉带,河水上面飘着很多小小的莲花灯,随着水波荡荡悠悠,似是镶嵌在玉带上的一粒粒珍珠,煞是好看!

  这些灯有些是人们用来祈福的,有些则是为了悼念逝去的亲人。护城河相连着外侧的覃南江,莲花灯可以一路顺着水漂到江上去,江河湖海上船只,只要见到漂来的灯船主动避让,以示吉祥。

  打梆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合着更夫高亢的喝唱声:“戌时一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往常这个时间点,城门早已关闭,由于今日是上元佳节,城外也有许多老百姓来看灯会,所以城门内外到如今都是灯火辉煌,一片灯海一路延伸到官道上,照亮了城外的好长一段路。

  才出城门,没走出几步,就看到有一列全是妇人的队伍从城外迎面走来,这些妇人盛装打扮,年纪也是参差不齐,年岁长者有五六十岁的,年纪轻者有十八九岁的,皆是做已婚妇人打扮。

  “娘,这个时辰,一般都是出城的多,咋还会有人从外面回来?”青敏有些奇怪地问道。

  “哦,这是‘走百病’。”江氏答道。

  “啥叫‘走百病’?”青菀也被勾出了兴趣。

  “呵呵,有句老话,我一说你们就懂了‘上元雪衬一灯红,走百病后摸门钉。但愿来年生贵子,不枉今番寒夜行’。”听了江氏的解答,青菀又长见识了。原来这是妇人避灾求福的一种民俗活动。须是在特定时间进行,妇人们聚合在一起,或走墙边,或过桥或走郊外,目的是驱病除灾。有些已婚不孕的妇人,摸城门钉,取『添丁』之意,希望来年可生子,或是用手触摸庙中大门上的门钉,以此祈盼家庭人丁能够兴旺。